花椒小說

網站首頁 今日推薦 今日精選 都市生活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校園激情 武俠情色 經典豔情

【逆命登天途】(01-04)【作者:buoumao5095】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上古卷軸之血腥玫瑰】(03)【作者:breaker

下一篇:【九州仙蹤紀】(01)【作者:七彩極光】


作者:buoumao5095
字數:10456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一章

  吳昕是一個愛做夢的人,盡管現實裡的他隻是個社會底層的小屌絲。每次在
腦海中反復滾動小說主人公裝逼打臉的劇情時,他都會情不自禁的把豬腳替換成
自己,那種生殺予奪,睥睨天下的感覺讓他無法自拔。所以他無數次的祈禱,希
望自己能夠穿越到一個存在超凡力量的世界裡。

  命運之神聽到瞭他的呼喚。神出現在他面前。神對他說:「我可以滿足你三
個願望,但是願望的要求越高,帶給你的負面影響就越嚴重。凡人啊,說出你的
願望吧。」

  吳昕略一思考:「我有三個條件,第一我要穿越到一個能讓修煉者長生不老
的修仙世界。第二,我要一個尊貴的出身。第三,我要能修煉到最高境界的潛力。」

  神笑瞭:「你的要求不算高,但是你的經歷不會一帆風順,生活中肯定是要
遭受坎坷,去吧。那個世界在呼喚你。」

  吳昕眼前一黑,他便昏瞭過去。

              修真界-大荒城

  飄香酒樓裡,兩個修士正在開懷暢飲。酒過三巡,其中一個年輕人開口道:
「玄機兄,聽說貴宗最近有兩大喜事,可否和愚弟好好說道說道?」

  李玄機笑飲一杯酒,開口道:「賢弟有所不知,這所謂兩件喜事其實是一件
事。」

  青年修士面露不解:「哦?請玄機兄賜教。」

  李玄機說到:「我萬法宗戒律長老- 妙音仙子之子吳昕二十五歲便突破那金
丹之境。掌門大喜,稱之我萬法宗萬世之基。為瞭慶祝這個超級天才踏上金丹大
道,我們萬法宗同時向一宮二宗六門發出請帖,邀請他們派人來觀禮我宗盛會。」
李玄機撇撇嘴,譏諷道:「其二則是召開門派大比,選三十歲下修士進行比武。
獲勝者可以向掌門提一個要求。隻要不是太過火,掌門都會答應。」

  年輕修士驚訝的看著李玄機,他知道三十歲修士往往修行不超過二十年,能
突破煉虛境的都是鳳毛麟角。「那這豈不是專門為那勞什子吳昕專門準備的嗎?」

  李玄機苦笑著說:「是啊,我們掌門和長老們也是用心良苦,一是給各門各
派展現一下超級天才的風范,二是找個合理的借口,當著所有人的面確定瞭吳昕
下一任掌教的身份。至於其他人,隻當是走個過場,在大人物面前露露臉罷瞭。」

  青年修士看好友面露不虞,知趣的岔開話題,兩人觥籌交錯,又開始歡樂的
閑談。

  吳昕躺在自己的房間裡,閉目養神。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就不再是個屌
絲瞭。他的母親是修真界前三大派萬法宗的戒律長老,位高權重。得益母親的良
好遺傳,他也有副眉清目秀的好皮囊。他所許願的無窮天賦也在此刻顯現出來。
修真境界分七重:築基,練氣,化虛,結丹,元嬰,出竅,大乘。傳說大乘之人
修煉至極限便可飛升仙界。不過逆天修道之路何其艱險。大乘者隻有三人,分別
是媧皇宮宮主,萬法宗宗主,劍宗宗主。

  正因為有大乘者坐鎮,因此修真界最頂尖的勢力便是他們所代表的一宮二宗。
次一級的頂尖勢力則是六門,他們普遍擁有超過三名出竅期的真修。其他門派則
就差的有些遠瞭。像吳昕現在結丹期的修為在外界已經可以被稱為「真人」。

  修行本是逆天而行,所以每過三個境界都要遭受一次天劫考驗。通過者更進
一步,失敗者化為飛灰。吳昕卻不用遭受天劫之苦,隻要境界足夠就可晉升。有
利也有弊,因為沒有雷罰鍛體的經歷,他的肉身強度要比同境界的修士弱很多。

  房門突然打開,一道俏麗的身影款款而來。吳昕感到一股熟悉的氣息。他眼
也不睜:「白靈師妹,你來瞭。」

  少女非常不滿,沖著在床上躺著裝死的吳昕喊到:「師兄,你怎麼又不來看
人傢。難道你一點都不喜歡我嗎?」

  吳昕翻身而起,看著這個母親門下靚麗的女弟子:「哪有啊,師妹可是師兄
的心肝寶貝。你也知道,過兩天就是宗門大比的日子瞭。這對師兄來說關系重大,
半點馬虎不得。這一個月我是房門都沒出過,整日裡不是在穩固境界就是鉆研法
術。」

  白靈的臉色才好看瞭一點,她坐在床榻上,勾住吳昕的脖子。她水光瀲灩的
眸子裡充盈著藏不住的情欲:「師兄,靈兒最近好辛苦,好辛苦。自從被你奪去
貞潔之後,靈兒的腦海裡都是師兄的身影,身燥體軟,徹夜難眠。」

  吳昕伸出怪手,隔著衣服把玩白靈的小乳鴿。他揚起嘴角:「師妹可是動情
瞭?」他除去衣物,露出一根大棒。白靈在吳昕的引導下將大棒子含入口中。看
她熟稔的服侍著自己,吳昕心裡滿滿的成就感幾乎要噴薄而出。

  一年前,他去母親妙音仙子那裡暫住瞭幾日。正巧遇到白靈師妹和一個年輕
的小雜役正在爭執。他們似乎是青梅竹馬,隻是仙凡有別,白靈天賦尚可被母親
看中收為弟子。而那名為韓立的小雜役則是無緣仙道,隻能成為一名門派最底層
的雜役。

  吳昕自然是當著師妹的面狠狠教訓瞭韓立一通,將他打傷。牽著白靈的手揚
長而去。

  相比於資質低劣,相貌平平的韓立。驚才絕艷,外表儒雅的吳昕真是如同謫
仙一樣的人物。也就半年功夫,白靈半推半就的成為瞭吳昕的女人。經過吳昕半
年辛苦調教,白靈已經變得沉溺於情愛合歡,不可自拔。

  隻是正在肉搏的兩人沒有發現,門外有一美婦人正在搖頭嘆息:「修真者最
重清心寡欲,白靈性欲旺盛,昕兒少年心性,這般淫樂隻會背離大道,耽誤修行。
罷瞭,還是找個機會將白靈調離。讓他們分開為好。」

  這邊的吳昕白日修行,夜晚同白靈翻雲覆雨。而被他強奪摯愛的韓立則另有
一番機遇。那日身心受創的他失足跌落懸崖,將死之際忽然得到上古大能傳承。
大能修肉身成聖之道,飛升仙界之時遭遇強敵偷襲身死道隕。唯有一縷殘魂穿梭
時間,尋找天地間可以傳承神通的繼承人。

  韓立血肉模糊的身體在大能殘魂的修復下煥然一新。不但擁有瞭堪比結丹境
的強橫肉體,更是在精神強度上突破瞭元嬰界限。大能所修功法不似尋常修真者,
走肉體成聖之道者不通法術,唯有強悍的肉體和遠超常人的精神力。

  脫胎換骨的韓立發誓報仇,他也報名參加瞭宗門大比,為的就是報復和羞辱
奪走他青梅竹馬的吳昕。

                第二章

  在眾人的期盼下,萬法宗終於召開瞭宗門盛典。媧皇宮捧香侍女- 傅雪妍。
劍宗長老- 李青蓮等大人物紛紛前來觀禮。第一日,吳昕在以他為主角的慶典上
大出風頭。各派大修士都為他送上瞭一份厚禮,沒人不想同他這樣的潛力新星交
好。不下兩位數的精英弟子願同他結為兄弟,更有數不清的妙齡女修自薦枕席。

  不過他並不是很開心,那個死纏爛打追求他母親的煩人大修也在觀禮的行列
中。古明炎,六門之一的凈天門掌門,赫赫有名的出竅後期大修士。當然,也是
他母親妙音仙子最瘋狂的追求者。各門派皆是排出高層一人帶些青年弟子。唯獨
他古明炎以掌教之尊的身份親自出動,所為的就是為瞭同女神見上一面。萬法宗
也有意同凈天門交好,便委派妙音仙子前去接待。此時典禮現場不見兩人,吳昕
心底真是頗為煩躁。

              萬法宗-蒼雲峰

  一個英俊的中年男子亦步亦趨的跟在美婦人身後。他低眉順眼的不斷噓寒問
暖。如果凈天門弟子看到這一幕,恐怕是要道心破碎,吐血而亡。一向威嚴嚴肅
的掌教古明炎在這個美婦人面前如同傭人般低賤。看他臉上那不加掩飾的諂媚笑
容,真是小醜一般可笑。

  妙音仙子今天穿著一身華麗的白紗裙,烏黑柔順的秀發高高盤起,成熟豐腴
的肉體在裙下若隱若現。她冷艷端莊的臉上掛滿無奈:「古掌門,您又何必如此
呢?妙音知你心意,隻是此生已委身於人。您還是放棄吧。」

  古明炎收斂笑容:「仙子此言差矣,雖仙子已為人母,但是貴夫亡故二十年
瞭。我輩修仙者又不同那世俗之人,仙子也不比同那人間遺孀似的守活寡。明炎
對仙子的一番心意天地可鑒,若仙子願下嫁於我,此生必然誠心相待。」

  說著古明炎竟直生生的跪倒在妙音仙子腳下。妙音仙子見他如此動作也是大
吃一驚,她連忙彎下身子去扶古明炎:「古掌門厚愛,妙音恐怕是擔當不起瞭。
妙音已不在想那男女之事,今生惟願修道尋仙,隻能辜負瞭掌門的一片心意。」

  古明炎呆若木雞:「仙子寧願孤獨終老,也不願意接受我的心意嗎?」他死
死的摟著妙音仙子的小腿。「既然如此,明炎有一事相求。隻要仙子答應瞭,明
炎從此絕不在騷擾仙子。」妙音拔不出腿,隻能說到:「古掌門請說,妙音若能
辦到,定然應允。」

  古明炎腦門重重的磕在地上:「明炎想要一觀仙子蓮足,求仙子成全!」

  妙音仙子如遭雷擊,她白凈的臉頰佈滿紅霞。「古掌門,您說什麼?」

  古明炎聲淚俱下:「明炎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難以啟齒,如果仙子難以忍受,
就當明炎唐突佳人瞭。」

  妙音閉上雙眼扭去過臉,抽出右腳來「既然如此,古掌門便看吧。」

  古明炎顫顫巍巍的抬起頭,一隻穿著冰蠶絲短襪的蓮足就在他眼前。他反復
撫摸著妙音仙子的小腳,妙音仙子身子一抖險些站不住。古明炎如獲至寶,那隻
小腳晶瑩剔透,五根腳趾如同白玉般滑嫩。天生的玫瑰色指甲像是寶石一般鑲嵌
在足尖。

  他張開嘴巴,輕輕含住足尖,舌頭挑弄著玉趾。鐵鉗一樣的雙手牢牢握著妙
音仙子的腳背。他不斷親吻發出啾啾的聲音。妙音仙子雙目迷離,空洞的眼睛望
著遠方。

  古明炎或親或聞,舔含撓弄。仿佛這不僅僅是妙音仙子可愛的小腳而是她魅
惑的身軀一般。

  他戀戀不舍的放開妙音的腳,溫柔的用法術蒸幹水跡,替她穿好鞋子。他深
深地鞠瞭一躬:「多謝仙子,明炎此生無憾。」說罷古明炎禦風而起,消失在天
際。

  妙音仙子緊緊夾著腿,面色潮紅,泥濘的下體直到現在還有淫水滲出。她到
底是個孀居二十年的婦人,怎麼可能沒有情欲呢?隻是因為自己的寶貝兒子,她
才沒有答應古明炎的追求。他的癡情,他的心意,妙音其實一清二楚。她壓下心
頭的種種漣漪,烘幹紗裙便回到瞭慶典現場。

  吳昕見到母親回來,撥開人若迎瞭上去:「母親,方才神農門的大師贈與孩
兒一瓶定顏丹,這定顏丹可助修士永葆容顏。」

  妙音仙子看著兒子,微微一笑:「昕兒有心瞭,這些東西還是送於你的心上
人吧。」

  吳昕大吃一驚:「母親您都知道瞭?」

  妙音仙子面色一正:「少年人初嘗禁果,沉迷肉欲這很正常,但是萬不可沉
浸其中。修道先修心,清心寡欲才能保證修行不為心魔所擾。如果你做不到,那
麼我也隻能把白靈從你身邊調開瞭。」

  吳昕撓著頭:「母親教訓的是,孩兒知道瞭。」不過他心裡還是不以為意,
畢竟他天生不用面對雷劫,不受心魔侵擾。母親所擔憂的事不可能在他身上發生。
隻不過礙於母親的威嚴,他還是唯唯諾諾的答應下來瞭。妙音仙子看他並未放在
心上,隻得一聲嘆息。

                第三章

  次日,宗門大比開始。本次參加的共有青年弟子六十四人。這些弟子是從內
外門上千青年弟子中精挑細選出來的,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同年齡中的佼佼者。吳
昕和韓立也位列其中。

  第一輪比賽,吳昕面對一個練氣境的弟子,他的對手看上去還很稚嫩。吳昕
面露微笑:「師弟請出招。」練氣修士聞言拔出寶劍,舞出一片銀光沖瞭過來。
吳昕現在原地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劍氣縱橫。

  他揮揮手便將對手的滿天劍影擊碎,吞吐鋒芒的劍氣離對手的眉心不過一指
的距離。「師弟招數精妙,不過有些太過華麗。劍招,殺敵之術。去繁就簡,一
擊斃敵才是正道,師弟可要牢記瞭。」練氣修士鞠躬行禮,口中稱是。

  吳昕走下擂臺,白靈直接飛進他的懷裡:「師兄好厲害,一招就擊敗瞭對手。」

  吳昕笑著說:「主要還是境界差距太大,他就像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兒一樣。
而我已經是個健壯的大人瞭。嬰兒怎麼可能打得過成年人呢?」

  吳昕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扭頭看過去。一個肌肉隆起,腦袋上一根毛
發都沒有的青年人沖他走瞭過來。吳昕仔細思索,腦海中並無關於此人的記憶。
他皺著眉頭:「不知這位師兄弟叫我有何事啊?」

  那光頭青年嗤笑一聲:「吳師兄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奪人妻子這種卑劣行徑
全然不放在心上。如今苦主上門卻認都認不出來,真是可笑至極!」

  白靈從吳昕的懷抱裡鉆出來,震驚的看著他:「你,你是啊立哥?」

  韓立大喝一聲:「住口,你這個賤人!」他面色猙獰,雙目赤紅:「沒想到
吧,我已經脫胎換骨瞭。今天,我就要在全部門人面前將你擊敗,我要讓你顏面
掃地。你給與我的痛楚,我都會一一還給你!」他轉過身去:「白靈,你這個貪
慕權勢,阿附富貴的賤女人,你會後悔當時的選擇的。」

  吳昕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是那個韓立?」他著實無法將這個體型壯碩的
光頭男子和那個黝黑瘦弱的鄉野少年聯系在一起。

  白靈也是一臉茫然:「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瞭?」

  不待兩人思考,第二輪比賽開始瞭,面對那些境界遠不如自己的對手吳昕隻
出一招便可獲得勝利。每次擊敗對手,他都會指出對手的不足。毫無意外的,他
一路碾壓挺進決賽。

  另一個擂臺上,韓立同一個女子正在對峙。擂臺下觀戰的弟子紛紛議論道:
「這個韓立是什麼來頭?怎麼從未聽說過?」

  「管他什麼來頭,鳳鳴師姐都能將他擊敗」

  「對對對,鳳鳴師姐可是煉虛大圓滿的強者,唯有吳昕師兄能壓他一頭,其
他人絕不是她的對手。」

  鳳鳴一襲紅裙,手握長劍。她俏麗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韓立心頭一動,面
露淫光:「鳳鳴師姐芳名,小弟早有耳聞。若師姐願同小弟共度春宵,小弟可以
跳下擂臺,拱手而降。」

  臺下弟子聽到韓立的污言穢語,紛紛破口大罵。鳳鳴美目含霜,長劍上燃起
熊熊烈焰。一聲鳳凰般的鳴叫,鳳鳴就帶著鋪天蓋地的赤紅火焰沖著韓立攻瞭過
去。

  韓立大喝一聲,一記重拳直迎而上。拳風所到,火焰熄滅。然後隻聽一聲巨
響,鳳鳴的長劍在韓立的拳頭下,一寸一寸的碎裂開來。

  臺下弟子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鳳鳴帶起的滿天火焰驟然熄滅,韓立揪著鳳
鳴的胸衣一扯。兩個點綴著紅櫻桃的白饅頭跳瞭出來,臺下頓時一陣驚呼。

  韓立淫邪的抓住鳳鳴的酥胸調戲到:「怎麼鳳鳴師姐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投懷
送抱,還在這麼多師門長輩和師兄妹面前展露自己的身體嗎?」

  鳳鳴又羞又怒,她丟下劍柄,一拳對準韓立的面頰就揮瞭過去。韓立嘿嘿一
笑,一把抓住鳳鳴的小拳頭就把她整個人轉瞭過去,他又把鳳鳴的另一隻手同樣
反剪在背後。鳳鳴拼命掙紮,但是她在專修肉體的韓立面前還是不夠看。韓立一
隻手擒著鳳鳴,一隻手狠狠的抽著奶光。弟子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鳳鳴師姐被人肆
意凌辱,他們張大嘴巴久久不能回神。

  「喂喂,你看到瞭吧,那個韓立在抽打鳳鳴師姐的奶子。」

  「廢話,我當然看到瞭。這鳳鳴師姐怎麼不反抗呢?看她那紅透瞭的臉,不
會是一個變態的受虐狂吧。」

  「你瞎啊?鳳鳴師姐一直在掙紮啊,你想想一個女修士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
玩奶子,還能面不改色不成?」

  鳳鳴此刻眼淚都快掉下來瞭,她的胸口被打的腫瞭起來,又癢又痛。臺下議
論她的聲音她可是聽的一清二楚。她對韓立恨之入骨,怒火中燒的她抬起腿,兇
狠的沖韓立的襠部蹬過去。韓立雙腿一夾,牢牢的控住。他啪的一聲抽在瞭鳳鳴
的翹臀上:「鳳鳴師姐真是狠毒,這是奔著小弟的寶貝下手啊。你如此心狠,小
弟可就不客氣瞭。」

  說罷,他一記重拳打在鳳鳴的腰椎上,隻聽咔嚓一聲,鳳鳴的下半身無力的
垂瞭下去。鳳鳴頓時淚如雨下,口舌也不利索:「你…你對我做瞭什麼。」

  韓立抓著鳳鳴的脖子把她提瞭起來:「師姐別怕,小弟隻是打斷瞭你的脊椎。
死不瞭,隻是您下半輩子,隻能在床上度過那大小便失禁的癱瘓歲月瞭。」他瘋
狂的大笑,一把扯開鳳鳴的紅裙子。她雪白的身子在風中顫抖,白嫩的雙腿中間,
一灣黃河水正沿著她雪白的肌膚流淌。

  韓立高舉鳳鳴,大聲的對臺下弟子喊著:「看吧,我們敬重的鳳鳴師姐,竟
然是一個在擂臺上偷偷撒尿的賤貨。」韓立獰笑一聲,瘋狂的將鳳鳴的雙臂掰斷。
鳳鳴涕泗交流,她因痛苦和恐懼而變形的臉上已經是一片死寂:「殺…殺瞭我…
求你…殺瞭我。」

  韓立解開褲子,掏出一根佈滿倒刺的棒子:「好啊,鳳鳴師姐,小弟這就送
你一程。」他像小孩子把尿一樣分開鳳鳴的雙腿,對準屁眼就捅瞭進去。緊窄狹
小的谷道直接被蠻力撕開,性器交合的地方鮮血噴湧而出。噗哧噗哧的淫靡聲就
連臺下最遠的弟子都能清楚的聽到。鳳鳴就像一個壞掉的肉娃娃一樣在韓立的懷
中甩動。

  看臺上,妙音仙子握緊拳頭,她憤怒的對掌教大喊:「宗主!你還在想什麼?
就讓這個人肆意殘害同門?」宗主冷冷的看她一眼:「這個年輕人,也是金丹。
別說一個普通女弟子,就是他要殺一個出竅修士,我也可以滿足他。」妙音顯然
沒想到宗主竟然會如此回答:「如果他天賦異稟就可肆意妄為,那我們萬法宗如
何團結弟子?如何面對天下同道?」

  宗主不屑的笑瞭:「我,你兒子,這個名為韓立的年輕人,我們是一種人。
你和這個鳳鳴則是另一種人。不能觸及仙道的人到處都是,她是煉虛還是出竅又
有什麼區別,千載以後不過一捧黃土而已。」

  妙音震驚的看著宗主:「你,你怎麼能這樣。」

  宗主冷笑道:「金丹之下,終為螻蟻。大乘之下,皆是蚍蜉。妙音長老,我
活瞭三千歲瞭。這世界上什麼樣的強者我沒見過,但是大乘期的還不是隻有我們
三個。多一個兩個出竅修士對於我們這種頂尖門派根本沒有什麼影響,我言盡於
此,你好自為之吧。」

  妙音仙子還欲說什麼,古明炎一把拉住她:「仙子,算瞭吧。事已至此,不
要爭瞭。」

  妙音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她狠狠的一甩袖子,憤然起身離開。

  擂臺上,鳳鳴還在遭受折磨,韓立抓著她的胸不斷用力,兩個圓潤的蓓蕾此
刻已經成瞭模糊的爛肉。她一聲瀕死動物般的慘叫,韓立的手中猛的爆開一陣血
霧。他一松手,用下體串著鳳鳴的身體在擂臺的邊緣徘徊。鳳鳴口中不斷滲出血
沫,她的舌頭都已經咬爛。此時她無比痛恨修真者頑強的生命力。

  韓立拔出後庭的肉棒,直接拽掉鳳鳴的下巴,粗暴的塞瞭進去瘋狂的發射著
白濁的液體。鳳鳴被抓著頭死死的按在韓立的胯下。沒過一會,她便沒瞭動靜。
韓立用她的頭發擦瞭擦下體,隨手把鳳鳴破爛的屍體扔下擂臺。

  他瘋狂的看著所有圍觀弟子:「看到瞭嗎,這就是與我為敵的下場!若她直
接跪地求饒,我到可以讓她做個精盆肉壺,可惜啊,給瞭她機會她卻沒有把握住。」
他穿好衣服,頭也不回的離去:「記住瞭,我是未來的大乘期強者,韓立是也!」

                第四章

  決賽就要開始瞭,一群年輕修士圍著吳昕。

  「吳師兄,你一定要為鳳鳴師姐報仇啊!」

  「嗚嗚嗚,鳳鳴師姐死的好慘啊,師兄你不知道那韓立真是毫無人性啊。」

  「吳師兄你要小心,那韓立賊子一身怪力,刀槍不入,是一個勁敵,萬萬不
可大意。」

  吳昕面色沉重的點點頭,他也知道瞭鳳鳴的死訊。那個女子比他大兩三歲,
是被門派收養的孤兒。不幸的出身造成她有些內向的性格,不過她的的確確是一
個外冷內熱,心性善良的好女孩。

  吳昕慷慨激昂的對著那些淚流滿面的同門們大喝道:「今日,我必誅此獠。
為鳳鳴師姐報仇雪恨,以慰她在天之靈。」人群爆發出狂熱的呼喊。

  「誅殺韓立,報仇雪恨」

  人群為吳昕分開道路,他穿著白色長袍,步履矯健的登上擂臺。此時,韓立
早已等候多時。他摸瞭摸自己光禿禿的腦袋:「呦,這不是吳師兄嗎,你也來送
死瞭?我怕你死後,白靈孤苦伶仃,沒有依靠。我已經為她安排好瞭後路,送她
去凡人界當花魁如何?哦,可能您這仙傢公子不清楚什麼叫花魁,那我就解釋一
下所謂花魁,就是讓肯花錢就能玩的賤女人,哈哈哈哈。」

  吳昕根本不為所動,他冷冷的撇瞭一眼:「這就是你最後的遺言?那麼,你
該上路瞭。」

  吳昕禦風而起,浮在空中。雙手一掐,兩道閃電憑空炸響直劈在韓立身上。
韓立看著手臂上被灼傷的皮膚大笑一聲:「金丹雷法也不過如此,難道你就這點
本事?」吳昕挑挑眉,韓立的肉體強度遠超他的預期。雙手飛快的掐出數十個法
印,天地陡然色變,烏雲如蓋般聚集在擂臺上方的天空。

  一時間狂風大作,雷電交加。兩道紫色雷霆連接著吳昕的雙臂,他袍子獵獵
作響。仿佛是掌握雷罰的天神降臨。天地間響起他洪亮的聲音「韓立,自廢功力,
此生為鳳鳴師姐守墓,我饒你不死。」

  韓立面無懼色:「就憑你也配饒我?」他想起青梅竹馬卻離他而去,投入吳
昕懷抱的白靈就是一陣心痛,他高高揚起頭來:「吳昕!你饒不饒我無所謂,而
我!絕不饒過你!」

  天河倒灌般的雷霆接二連三的在擂臺上炸響。堅固的大理石地面也被劈的磚
屑齊飛。擂臺下的弟子們齊齊的向後退開幾米。

  吳昕死死的盯著地面,不斷的牽引一條又一條的紫色巨龍攻擊韓立。

  圍觀的弟子看著天上烏雲漸漸散去他們交頭接耳的討論著。

  「這就是結丹期修士的力量嗎?真是太可怕瞭。」

  「吳昕師兄果然是我輩第一人,那韓立賊子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是極是極,那賊子自不量力的激怒吳師兄,此刻定是化為灰灰瞭,哈哈哈
哈。」

  吳昕面色凝重,他還是感知到瞭韓立的氣息。那兇獸般囂張的氣焰有所減弱,
但還是非常的旺盛。

  果不其然,漸漸散去。韓立半跪在地上,他低頭笑著。

  圍觀者們難以置信的發出哀呼:「怎麼可能,他怎麼還沒有死?」

  「這個韓立真是怪物啊,他為什麼這麼強?」

  「吳師兄還能贏嗎?吳師兄你千萬不能輸給這個傢夥啊!」

  韓立抖抖身上的塵土,他的表皮焦黑一片,隱隱還能聞到烤熟的惡臭肉味。
他聚精會神的調動精神力,直接幹擾瞭吳昕和天地靈力的溝通。吳昕登時感到身
體周圍一陣滯塞,他連忙落到地面。虛空中一握,一柄青玉制成的法劍出現在他
手中。遍體星光一閃,一套輕便的銀色鎧甲罩住身體。八把飛劍在他周身環繞,
四把倒懸在空中,四把蓄勢待發直指前方。

  他法劍一揮,韓立包圍著他的精神力一掃而空。一股充沛的天地之氣迅速補
充到他的身體裡。

  「韓立,你很不錯,不過也就僅此而已瞭。」

  韓立怒吼一聲,像離弦之箭一樣沖他飛撲而來。

  吳昕心念一動,四把飛劍交錯著迎上來犯之敵,法劍亮起一道紅光,一條咆
哮的火焰長龍盤旋著出現在空中。

  韓立一拳擊飛一柄飛劍,躲過剩下兩道交叉而來的銀光。雙臂護住腦袋一頭
撞進瞭咆哮的火龍中。他非常清楚,隻要能接近到吳昕身邊,就能快準狠的使出
秘技一招制敵。顯然吳昕也看穿瞭他的企圖,身形急退,飛劍又從後方飛瞭過來
劫擊韓立。

  盡管如此,韓立和吳昕之間的距離仍是不斷接近。韓立看著近在咫尺的吳昕
大喜過望,右拳上凝聚出一股恐怖的力量。他瘋狂的大笑著:「去死吧吳昕,是
我贏瞭!」

  擂臺上驟然響起肉體撕裂的聲音,不忍直視悲慘場景的弟子們痛苦的閉上瞭
眼睛。白靈悲慟的伸出一隻手,淚花在眼角綻開:「不,吳師兄!」

  「為什…麼,會這樣,你…是…怎麼…做到的。」

  「哼,一個驟然得到力量,被力量扭曲的可憐蟲。你以為肉體強大,精神力
出眾就無敵瞭嗎?法術,是千萬年無數修士總結出來的寶貴財富。法器,區別於
修仙者與靈獸的工具。你就如同那皮糙肉厚,牙尖嘴利的無腦野獸一般,面對我
這樣科班出身,全副武裝的精銳修士,焉有不敗之理?」

  擂臺上,八把長劍刺穿韓立的四肢,牢牢的將他定在原地。青玉法劍穿心而
過。韓立的拳頭離吳昕不過半指距離,然而他在也不可能寸進半步。吳昕半個身
子被血液染紅,但他卻沒有半個傷口。

  韓立勉強的慘笑著,血液從他的傷口,從他的口中不斷流出:「我做錯瞭什
麼?這上天為何如此待我?我同靈兒青梅竹馬,你卻橫刀奪愛。我出身低微,傢
境貧寒。但我為她付出瞭十數年的感情,而你!隻是出現在她面前半個月,就把
她從我身邊奪走。你帶她在各個地方野合,多少同門看光瞭她的身子,你既然不
愛她,隻把她當做玩物,那你為何非要對她下手?明明師門裡比她漂亮,比她美
麗的女修也不少,你倒是說啊。說啊!」

  吳昕突然邪魅一笑小聲的說:「你可能不知道,白靈隻是把你當做鄰傢哥哥
一般看待,我打傷你,奪走她。就是想看你這樣的屌絲痛苦掙紮而已。實話告訴
你吧,其實我就是想把你的靈兒玩爛瞭,懷上別人的孩子瞭再還給你。讓你感激
戴德的替別人養孩子,沒想到你竟然能老鼠翻身,差點傷到我,哈哈哈。真是有
趣,有趣!」

  韓立怒目圓睜:「你!無恥!我不會放…」

  吳昕突然拔出來法劍,大喝一聲:「人做錯事,就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韓
師弟!下輩子做個好人吧!」

  說罷,他一劍斬下韓立的人頭。韓立的人頭在地上滾瞭兩圈,死不瞑目的面
孔緊盯著天空,仿佛在無聲吶喊,天道何其不公!

  擂臺下的弟子看到他們的師兄怒斬韓賊,齊聲高呼「吳師兄!吳師兄!吳師
兄!」

  吳昕高舉染血的長劍,一步一步的走向宗主和觀禮者所在的高臺。白發銀眉
的萬法宗宗主- 宗歸一站瞭起來,他看著龍行虎步向他走來的吳昕:「說吧!宗
門大比的優勝者,冉冉升起的超新星!你的願望是什麼?」

  吳昕略一思索,露出古怪的笑意:「我的願望是……」

               未完待續


上一篇:【上古卷軸之血腥玫瑰】(03)【作者:breaker

下一篇:【九州仙蹤紀】(01)【作者:七彩極光】


本站專注于成情激年豔言黃性誘級圖文小說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花椒小說 www.hj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