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小說

網站首頁 今日推薦 今日精選 都市生活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校園激情 武俠情色 經典豔情

【木椅】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緊身幻夢】

下一篇:【捉奸帶來的樂趣】(又名《醫院裡的情婦》



  「把你的臟手拿開……詹尼……詹尼救我!」

  兩個安全部的人員從出租車內揪出薩曼塔,她發出恐懼而煩躁的尖叫。詹尼。
翁得古沒有回答,因為另外兩個壯漢也把她拖出,並且她的喉嚨被死死扼住,按
到滿是塵土的道路上。

  幾分鐘後,這兩個女人被塞瞭嘴,蒙上頭罩,胳膊捆到背後,丟進卡車貨兜。
繁忙的城市中,沒有人看見這一幕,也不會有人來評論一番,仿佛這一切是最普
通不過的事情。

  這兩個女人是在奈洛比機場認識的,僅僅兩天時間。薩曼塔19歲,金發藍
眼,也許是她的年紀決定瞭不曾意識到這個城市的危險,象所有假期裡的大學生
一樣,周遊世界各地而毫無防范意識。

  在漫長的飛行途中,詹尼。翁得古在旁邊。她30歲,離婚,黑人女性中,
屬於很有魅力的那種。她就職於聯合國際正義人權組織,此次到這個國傢是組織
一次聚會,探討人權問題,並將鼓動群眾為人權吶喊。她們簡單談論瞭一些,就
發現薩曼塔並沒有意識到自己來到的地方是多麼可怕。她提議薩曼塔到她那兒去
住,或者立即飛回自己的國傢。而薩曼塔隻是客氣地聽著,並不理解翁得古所說
的這個國傢的種種暴行,那是法律和正義所不能容忍的。尤其不相信詹尼告訴她
安全部門如何例行公事地拷打被拘捕者,比如他們喜歡電擊受害人的生殖器官,
尤其是對女性。

  薩曼塔隻記得星期二早上和詹尼一起去她的辦公室,然後接到一個匿名電話,
警告她們將被襲擊。當警察到達時,聚會的人員已經離開,隻剩下漆黑的房間和
一些燒過的紙灰。抗議人群被警察驅散瞭,他們用長棒子亂打。一個陰沉的中年
男人出現在警察隊伍裡,他和警察頭目嘀咕著些什麼——任何人都知道,這個安
全局的私生子!

  詹尼操縱著汽車離開人群。「我知道沒法為你做什麼,……十分抱歉,你沒
落下什麼重要東西吧?」

  薩曼塔緊張地吞下一口吐沫,飛機上所有的說法也許就是事實。「不,沒什
麼,除瞭外衣和照相機。護照和錢我隨身帶著。」她摸瞭摸隨身挎的黑皮包。

  「感謝上帝,好,我將帶你到邊境上的一個私人機場。」

  車子在一陣顛簸中停瞭下來,詹尼下車看瞭看,狠踢瞭車輪一腳:「我就知
道這破車早晚要進垃圾場,哦,上帝,真糟糕!」

  「怎麼瞭?」

  「我們離開鎮子還不遠!一個小時的路才能到邊境。問題是,車胎爆瞭。」

  誰都知道,女人不會修車,5分鐘後,她們就被抓住瞭。

  薩曼塔在黑暗的、散發著臭味的罩頭裡扭動著、叫喊著,因恐懼發出胡亂的
聲音。半小時後,卡車到達瞭終點,沒有言語,仍然是兩隻手抓著她,然後是很
多男人沉重的呼吸聲和味道……更多的手,他們隔著薄薄的襯衣擰她的乳房,摸
她的屁股,並將手伸到腿間,驅使她小跑向前。她被帶到一個水泥臺階下的走廊,
這裡發出長長的回音。

  「為你準備的漂亮私人房間,不要擔心,我們很快就會回來。」這是她被推
倒進那間小房子前唯一聽到的言語聲。鐵門關上瞭。

  薩曼塔。劉易斯僅僅隻有19歲,她靠墻蜷縮著身體,在發臭的頭罩下嗚咽
著。

  「摘下來!」地下室另一間,詹尼。翁得古很快地眨眼,當骯臟的頭套被胡
亂扯走,她還一時不能適應白色石灰墻反射的強烈光線。房間很小,大約隻有1
0英尺見方,幾乎完全空的,除瞭兩個抓住她男人獰笑的臉,兩個對面站著的人,
就隻有屋子中間一張看上去很堅固的木椅。上邊的擦痕和陳舊顏色說明已經用瞭
很久,與一般椅子不同的是,前邊的扶手多瞭兩個立柱,立柱頂上是「Y」型分
岔。詹尼也註意到上面用金屬螺絲和鐵皮加固瞭凳腿。

  她不願去看那張椅子,因為不願去想自己將面臨什麼。對她來說,已經聽過
很多有關這張椅子的故事,那些故事充斥著下流的暴力和人們不願提及的痛苦細
節。

  詹尼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個男人是問題真正所在,他的神色以及其他人恭
敬的態度說明瞭這一點。他旁邊是一個苗條的,看上去有些嚴厲的黑皮膚年輕女
人。他大約45歲上下,瘦小而線條分明的臉似乎是盎格魯人,金屬線似的頭發
夾雜著灰白,幾乎與他灰色的衣服一般沒有特色。那女人似乎隻有20歲,個子
不高,瘦,但很有力量的感覺,小而尖的胸部顯得孩子氣。她象士兵一樣穿著件
短袖白襯衫,不同的是腿上穿著蘭色短裙而不是褲子。她的頭發剪得很短,高顴
骨,厚嘴唇,發亮的黑色皮膚就象上等皮革。

  男人的目光透過金絲眼鏡,上下打量瞭詹尼一下:「我叫齊彭己,喬納斯。
齊彭己,我的軍銜並不重要,但為國傢安全可以對你做任何事情」。一種炫耀的
神態在他臉上浮現:「這位是恩達加警官,不要被她的年輕外表誤導,你會很快
發現她有做這種工作的天賦……她偏愛對付女性。」他停瞭一下,眼光落到詹尼
身體上:「特別是有些魅力的女人。」

  當男人說話時候,女警官的呼吸似乎有些沉重,她尖乳房的頂點在沒戴胸罩
的襯衣下變硬,明顯突起。詹尼。翁得古看到她興奮的眼色,將獲準虐待另一個
女人的神態,不禁戰栗瞭——作為一個女人,她應該知道什麼地方最敏感。

  「脫光她。」喬納斯。齊彭己平靜地命令。「恩達加警官一向喜歡全裸。我
必須提醒你註意,小刀很鋒利!」

  那女人靠近,身上散發著詹尼十分熟悉的,女人性興奮時候的味道。她閉上
眼睛,頭轉向一邊,拒絕著另一個女人的手指在自己胸前撫摩。一陣暖和的氣流
吹過她的耳朵,是恩達加發情般的聲音:「美人……我喜歡長奶頭……我喜歡對
奶頭的懲罰……你想要我弄它們嗎?」

  小刀發出「嘶」響聲,是在割破衣服。詹尼先是感到腹部突然接觸空氣的寒
冷,接著胸罩突然松開,兩個罩杯從乳房上落下。年輕女人的手再次摸上來,在
深棕色的乳頭上輕捏著。很快,詹尼起瞭反應,呼吸急促,兩個奶頭直立勃起。
「看,我說什麼來著……哦,感謝神,對,……漂亮……十分漂亮……也十分敏
感。」

  「去一邊,婊子……啊!!!」詹尼叫起來,那年輕女人的兩個指頭突然加
大力氣,鉗子般擠壓她的乳頭。「再沒有禮貌,隻會讓它們受更多苦頭……明白
瞭嗎?你這個恐怖份子!」

  「是……」

  指頭松開瞭,詹尼聽到小刀又開始割,她的衣服完全松開瞭,暴露出性感的
黑色內褲,她的外陰在內褲包裹下顯得豐滿突起。

  年輕女人老練的指頭輕輕按壓著她的陰部,讓30歲的女人無法抑制地蠕動
起來。詹尼。翁得古覺得胸部、臉上以及全身都開始發熱,有一些潤濕從內褲底
部泄漏。

  「吶……吶……」很自然的喘息,詹尼搖動臀部迎合著那鉤起的食指在潮濕
的尼龍佈外刮擦。一次,兩次,更加用力……

  空氣中的異常讓詹尼睜開眼睛,鼻子中聞到自己的體液味。那女人微笑著,
將兩個指頭捏在一起湊到詹尼的鼻孔下。指尖分開,發亮的黏液拉出絲來。男人
們有些沉不氣瞭,看到一個女人給另一個女人手淫,極大地刺激瞭他們的性欲。

  兩次快速的切削割開瞭內褲的接合處,衣物落到地上。現在,對面的那個男
人可以看到全部:陰毛整齊地修剪過,陰唇上刮得很幹凈,膨脹的中丘和肥厚的
陰唇此刻佈滿閃亮的黏液,並微微分開,若隱若現地可以看到裡邊淺色的嫩肉。

  年輕女人抬起手,輕輕捏住詹尼胸部的兩個頂點,並再次突然用力。這次,
詹尼緊閉著嘴唇,什麼也沒說。女人又微笑瞭,好象承認一種挑戰。

  仍然捏著乳頭,女人開始移動,強迫詹尼來到木椅旁邊。

  「坐下!」

  詹尼順從瞭。

  「胳膊背到後邊,腿分開。」手指開始用力。詹尼嘴裡發出吸氣聲,並遵照
著辦瞭。兩個男人扭住胳膊,把她雙腕上的尼龍手銬掛在背後的什麼地方,不能
活動。尼龍繩子纏繞到她的踝上,將膝蓋拖到那兩個叉子裡,腳則彎到立柱上,
緊緊綁住。從他們動作的熟練程度看,顯然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瞭。她的腿
張開,無法閉攏,讓她生殖裂縫暴露在淫褻的目光下。接著,他們牽扯她的手腕
向下,直到凳子腿,並系緊。這樣,強迫她脊背向後弓,胸部挺起。最後,一條
寬皮帶勒到乳房下邊,在凳子後背拉緊,扣上,防止她在拷打過程中挺起身來。
一個男人擰瞭一下她的乳頭,招來一陣笑聲。

  喬納斯。齊彭己拍瞭拍還在晃動的乳房:「翁得古女士,到瞭該談點什麼的
時候瞭。」他向前靠瞭靠,彎下腰扶著金絲眼鏡:「……在例行公事前。關於你
們反政府組織、成員名字,還有地址。」

  「我們是被許可的,你這個可惡的大猩猩。今天早上,你們焚燒瞭我們的材
料,這你是知道的。」她努力保持著鎮靜。男人在他前邊,她知道所有的談論都
是沒有用處的,他的言語隻不過是下流勾當的一部分。他們喜歡虐待遊戲。

  「啊,不,沒有一個反政府組織允許存在。」

  「我為KangaliAid工作,你得到這方面的材料。」她朝男人右手
裡的文件點頭示意。「並不是什麼反政府組織,你這個私生子!」

  喬納斯。齊彭己微笑著舉起手裡的文件。「意思是說政府還要為這個所謂的
KangaliAid提供資金,用來反對自己?」

  「你可以去日你的政府和自己,我……」

  「啪!」男人的一個耳光打到女人臉上,帶動著椅子在水泥地上跳瞭一下。
他的笑容有些勉強:「原諒我的無禮,還是去感謝之後的待遇吧。」他彈瞭一下
手指,兩個士兵從一扇隱蔽的門內拉出一張小臺子,移到椅子旁邊。臺子上邊有
個木制的盒子,大約有鞋盒大。上面有兩個黃銅端子,另外一邊有一隻膠木搖柄。
旁邊是一些盤繞的紅色或黑色電線,和一些從未見過、奇形怪狀的閃亮金屬物體。

  恩達加警官彎下腰,忙著解開那些電線。那男人抱著胳膊:「在警官開始之
前,讓我來告訴你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你本來有機會告訴我一些什麼的,但你拒
絕瞭。」他指著盒子。「這是我的小勸說者……比那些針刺進指甲縫、棍棒擊打
類文明多瞭。裡邊是一部老式電話,用另外的詞來說就是一臺發電機,它能夠提
供比較高的電壓輸出。」他停頓瞭一下,看到詹尼臉上厭惡的神情,知道她明白。
「恩達加警官將把電線連接到你身上,我會用發電機給電線通上電流。」他瞟瞭
一眼衛兵們臉上熱切希望的神情,黑黑的臉上露出笑容:「男人們一向喜歡看到
這場面的……他們將欣賞到你極不情願的表演……最終,翁得古女士,經過痛苦
後,或早或晚,你會告訴我所有的事情。」他笑瞭:「我會猜測,恩達加警官將
把電極安裝到你身上的哪個部位……作為一個女人,她總是能找到正確位置。」

  年輕女人舔瞭一下自己的嘴唇,拿著紅色和黑色兩根電線朝向詹尼,每根電
線的末尾附著一個金屬物,詹尼可以看到電線的另一端已經接到木盒子的銅柱上。
她用力拉扯著手腕的鐐銬,搖晃著頭部。那金屬物是被稱作「鱷魚夾」的東西,
因為有著一個長長的,鋸齒狀嘴巴。

  「哦,是的,你知道在什麼部位嗎?」恩達加捏住夾子尾部,夾子張開,可
以看到黃色閃亮而尖銳的金屬齒。「正好與你的長乳頭般配,讓我再次使它們硬
起來。」她吃吃地笑著,舔瞭舔右手的食指和拇指,然後輕輕捏揉著詹尼的左乳
頭。受驚的婦女弓向後,極力避免著生理上的自然反應,但毫無用處。女警官又
將指頭伸進嘴裡蘸瞭唾液,玫瑰色的乳頭已經再次堅硬突起,蒙著一層閃亮的液
體。

  「哦,到時候瞭,」她自己笑著,將張開的鱷魚嘴放到詹尼的乳頭上,慢慢
放松夾子的柄。詹尼向後躬身,她的呼吸從緊閉的牙關發出「嘶嘶」聲,不能忍
受夾子的利齒咬到那兒。

  「不……!不……啊!」

  半窒息的哭聲發自受害者,年輕女人故意將夾子嘴捏攏,刺激到肉樁深部的
神經。當她放開指頭,有少量鮮血從齒尖滲出。

  滿意地安裝好第一個夾子後,恩達加警官又仔細刺激詹尼另外一個奶頭,並
在安裝電極時候又讓她肌肉痙攣,但這一次,她努力抑制瞭叫喊。

  「好,好,想必你是一個堅強的女人……但是,5分鐘後,你會象嬰兒般哭
喊的。」她離開在木椅上無助蠕動著的30歲女人。

  一陣靜默,所有的人都能聽到詹尼粗重的喘息聲。她的頭拼命四處扭動著看,
依舊不相信他們竟然這樣做。她的身上佈滿汗水,黃銅電極醒目地附著在她的兩
個奶頭上,隨著呼吸微微顫動著。她的周圍全是殘酷無情的臉,每張臉上都流露
出淫穢的期待。她將頭前伸,追尋著從她胸脯頂點引出的紅黑兩條電線,一直連
接到桃木盒子上。那男人仍將左手按在盒子頂,右手扶著塑料搖柄,等待著好機
會。

  「看著我的手,翁得古女士。」他說著,並開始轉動搖柄,從盒子裡發出逐
漸加快的呼嚕聲。

  「伊————————!」

  詹尼。翁得古猛地靠向後邊,當電流穿過她的兩個奶頭,全身每一條肌肉都
收縮、顫抖。沒有詞,第一陣電流的洞穿讓她從齒縫中發出單一的嘶鳴。20秒
……30秒……男人停瞭下來,她也猛地跌落,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喘息聲裡,
口水和一絲咬破舌頭的淡淡血絲從她嘴角流出。

  象是要說什麼,她張開嘴,環視著刑椅旁邊的人……這時,男人又開始搖,
更快些地搖。詹尼。翁得古的身體又反張挺起。

  「伊——————————!」

  發電機每次發出「呼嚕」聲都讓女人在椅子上僵直、顫抖;每次洶湧的電流
穿過乳頭她都控制自己保持牙關緊閉。

  喬納斯。齊彭己點瞭點頭,對她的精神表示贊賞……但又加快瞭點搖動速度。

  「伊————誒————迂——!」

  汗水從每一個毛孔湧出,她在電流的熱吻下顫抖。這次,他故意逗弄,讓發
電機時快時慢,也就一次次強迫她在變化的電流下扭曲,在椅子上一次次弓起來。
當電流增強時候,她向後弓得如此厲害,胸脯挺起,露出肋骨,看上去象是故意
給她的刑訊者們提供特別的愉悅。

  5分鐘後,痛苦的音樂停瞭下來。

  這次,她的頭低向前邊,眼睛隻睜很小的縫,她的嘴無意識地張著,大量口
水流出,拉著絲落到乳房上。突然的靜默中,每個人都聽見液體落地的聲音,尿
從她分開的大腿間流出,通過木椅的縫隙濺到水泥地板上。

  年輕的警官將女犯的頭推起來向後靠:「等一下,真下流,讓我看看……」

  詹尼後仰著,當有人用手罩住她左乳房時候突然清醒瞭:「啊,別碰我…
…不……!」當黃銅夾子被扶弄,她的聲音逐漸提高。

  「準備說話瞭嗎?」女人說,用指頭彈擊著夾子尾部:「或者,讓我們換個
地方?比如……」她的手指滑行著向下,穿過詹尼的腹部,穿過整齊陰毛,在那
女性的生殖裂縫上停瞭下來:「用一個夾子夾在這個硬梆梆的小豆豆上……」她
的手指滑過裸露的裂縫,到達分開的陰唇頂部。

  「哦,上帝!哦上……帝!哦,不……不要……啊……不……不要這樣…
…」。

  兩個士兵拖沓著走過來,黑色褲子下明顯頂起老高。受害者粉色的陰核被輕
柔地手淫著,使她不由自主地扭動,帶動著乳頭上的電極。乳頭此刻已經可怕地
腫脹起來,顯得青紫發亮,象黃銅牙齒中間成熟的漿果。

  警官看著顫抖的受刑者,指頭逐漸用力、環繞按壓,從滿是淚水的臉上,觀
察著她的疼痛和沒有好處的性興奮。

  詹尼聽到男人的聲音:「警官在提問,詹尼。翁得古女士……我們沒有聽見
回答!」

  詹尼猛烈地搖著頭,努力避免著在熟練刺激下就要到來的性高潮:「不,什
麼也沒有……告訴你們的……啊!」她又突然發出嘶鳴,因為警官的指甲猛地刮
擦瞭她此時已經完全膨脹暴露出來的陰核。「我……告訴你……什麼也不知道
……除瞭……不……啊……啊!!」警官突然終止瞭對詹尼的手淫,讓她有種即
將爆發卻達不到頂點的難受,內心不自主地產生變態的懇求。

  「一會兒……」男人說:「我想是變化的時候瞭……一個在裡邊,一個在陰
蒂上,我倒要看看翁得古到底有多倔強。」

  「不——————你們……不能這樣,求求你……啊,——……」

  懇求變成瞭叫喊,當年輕女人猛地將夾子從詹尼乳頭上扯下,她哈哈大笑著
將兩個連著電線的夾子在眼前搖晃,然後彎下腰親吻著詹尼頂點上滴著血的乳頭:
「正如你等著高潮的到來,我們等著你的奶頭腫起來後再將夾子夾上去。」她微
笑著,又親吻另一個乳頭,而詹尼則因充血的陣痛扭動著身子,她覺得自己的奶
頭就向立即要爆裂。

  當恩達加熟練地在電線末端操作,詹尼明白瞭每個鱷魚夾都有一個連接口,
可以方便地更換。這次,警官裝在黑線上的是個發亮的金屬物,大約6英寸長,
象一根醜陋的細陰莖,手指粗的莖體,前端有個彭起的小球。整個物事鍍過一層
鉻,並裝有絕緣塑料手柄。

  詹尼的摧殘者半蹲在她的膝蓋間,小心躲避過地上的尿跡。她拿著手柄將電
極頭來回滑動於詹尼的陰部,將金屬部分抹上女性潤滑的分泌物。

  30歲的女人將頭用力前伸,恐懼的眼光死死盯住自己的生殖器,她終於明
白,無論招供與否並不是問題的實質……他們享受於拷打,並將繼續在她身上做
淫穢的事情——直到她的身體不能承受。

  當球莖按到她張開的陰道口,詹尼也明白瞭他們為什麼要在拷問期間不停地
對她進行手淫——她自己的潤濕可以增加電極的接觸面,不僅喚醒她陰道的感覺,
更使陰蒂敏銳。她用力拉扯捆縛帶子,但沒有用,她的陰道足夠潤滑,使得電極
輕易地插瞭進去。

  「啊——!」

  電極的頭部穿過陰道口的肌肉繼續向身體裡延伸,冰冷導致的異樣感覺從沒
經受過。球狀的金屬頭一直接觸到她的子宮口,塑料護柄則緊壓在陰唇上,使得
她的整個陰部都被蓋住——黑色的電線從她分開的大腿根引瞭出來。

  「這個是為特殊部位設計的」。

  詹尼盯著紅色電線尾部的東西。已經換成一個銀色的小夾子,象一個小螃蟹
的螯,張開後也有齒。

  女警官分開詹尼的大陰唇,手指向上滑動,露出粉色部分,繼續後推,便展
示出女性特有的閃亮小珠子,十分優雅地,她移動夾子,讓陰蒂落在齒間,然後
慢慢松開,緊緊咬住瞪大驚恐眼睛女受害人的最敏感器官。

  詹尼已經緊緊拉扯住皮帶,但依然不能抑制陰蒂傳來的疼痛。但是當她看到
男人的手又扶住發電機搖柄時,嗚咽變成瞭狂亂的喘息。

  「假如沒有任何話。」他看著刑椅上女人驚恐的臉,平靜地說:「你將得到
……親愛的,一會兒,你將遭受……」他開始搖那手柄,緩慢地。機器發出「呼
嚕」聲,再次填滿刑訊室。

  「不……啊……咯咯……」

  這次,沒有沉悶,而是發自肺腑的叫喊。詹尼的身體在捆縛下拉緊,當電流
穿越時候,全身肌肉悲慘地、無法控制地痙攣。盡管皮帶緊紮在她的胸部下,但
她的屁股仍然抬離瞭凳子表面,陰部挺起,顫動著,象在與空氣做愛。她的頭仰
向後邊,大張開嘴,眼睛突出,凝視著骯臟的天花板,整個臉象是固化的痛苦面
具。整整1分鐘,她在這種惡魔般技巧的摧殘下保持著嚎叫,並在越來越快的搖
動下承受著電流畸形的穿刺。那叫聲,根本不應該發自人類。

  暫停過程中,是嘲弄的語言:「啊……叫瞭這麼長時間,別忘記看著搖柄
……你覺得累瞭嗎?女士?哦,親愛的,我的小盒子永遠不會累。有些什麼要告
訴我瞭嗎……哦,沒有。也許到瞭警官把電極插入你骯臟屁眼的時候瞭。」

  「哦……上帝……哦……上帝……求你……求……」

  癱坐在椅子上,僅僅能聽到她喘息聲中斷歇的詞句。

  「不?你應該告訴我些什麼的,否則,我會加快些搖動這小玩意。」發電機
的聲音又響瞭,當電流燒灼著她的陰蒂並強奸她的陰道黏膜,翁得古的胡言亂語
聲立即又變成呼喊,身體靠住椅子,大腿的肌肉強烈抖動,胸部下的皮帶深深勒
入,顯得乳房突起。她的手腕反轉,試圖在手銬下解脫出來。

  「警官,我並不認為翁得古女士準備談論些什麼,讓我們看看接下來……」

  「不——不——不——不——……哦……不……求……不——不……不——
——————————求——求求你們——求!」

  警官將那可怕的探針從詹尼。翁得古的陰道裡抽出來,她仍在椅子上扭動著,
嘴裡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年輕女人將滿是粘液的球莖靠近詹尼的嘴唇,開心地
笑著:「你知道這東西馬上將去哪裡嗎?……哦,不知道……所有的地方它都喜
歡。」她蹲下,一隻手扶住詹尼的肩膀,一隻手順著椅子面將球莖伸入受害人的
屁股縫裡。下意識地,當球莖接觸到肛門時候,詹尼。翁得古將屁股抬瞭起來。
但是,皮帶又將她壓瞭下去。這無關緊要,她無法阻止警官緩慢而有目的的深入。
她呼吸沉重,用力弓起,嘴巴大大地張開,金屬球不可抗拒地撐開她柔弱的肛環,
並在她自己的潤滑、收縮下完全進入——她的屁眼就向一張饑餓的小嘴,吸允般
地容納瞭將給它帶來痛苦的東西。

  詹尼狂亂地叫著:「太大瞭……不……太大……啊!……啊————!啊—
—不!,把它拿出去,求你拿出去……求求你……」

  很快,她的勞累讓自己的身體軟瞭下來,讓電極肆無忌憚地留在直腸裡。

  「告訴我們你的組織成員!」無情的聲音進入詹尼模糊的意識,眼淚從臉頰
流下,然後她看到搖柄又開始轉動。

  這一次,他沒有使用什麼技巧,發電機比任何時候轉得都快,發出更高頻的
聲音。詹尼。翁得古立即挺起身子,屁股離開凳子,所有人都可以看從她肛門和
陰蒂上引出的兩根電線。她全身顫抖,帶動著整個椅子在水泥地上震動著移動。
她痛苦的嚎叫在整個刑訊室裡回響,讓施刑者們耳朵鳴叫。

  「呀——————啊————————啊——————————啊!」

  這次的痛苦無法忍受,當機器的咆哮聲逐漸低落,詹尼。翁得古已經失去意
識。她的呼吸短促,胡亂地甩頭,飛出鼻涕和眼淚。她的嘴巴脫臼似地大張著,
任由口水持續地落在胸脯和肚子上。

  「解開她,丟到一邊去。」男人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但仍然透露出對
這個女人沒有屈從那個小銀夾子的不滿。「我要她的她的大腿一直張開,準備迎
接下次的快感……塞住她的嘴。」他停瞭一下,看看兩個尚處於性興奮狀態的士
兵和仿佛獲得高潮而滿臉紅色的女警官:「你們可以把那個英國女學生帶來瞭
……也許這張椅子可以撬開不那麼頑固的嘴巴。」

  當門被乒然推開,薩曼塔。劉易斯仍蜷縮在牢房的角落。過去一個多小時裡,
不停傳入她耳中是刑室裡穿偷出來詹尼。翁得古那非人的慘叫……更可怕的是那
叫聲停止瞭。

  「把她拖起來!」

  薩曼塔將頭後扭,緊貼著骯臟的墻壁,驚懼地聽到女人的聲音。她用力縮在
墻角,但伸過來的手很有力,反抗下她的手腕象被鐵鉗夾住。當頭上的罩子被取
開,他可以看到牢房裡擠滿人影。

  「白種女駭……」女人的聲音,語氣強硬而好鬥。

  薩曼塔的金色頭發靠在潮濕的墻上,粘濕,不知道是自己的汗還是墻上的潮
氣:「求- 求你們,你們要做什麼……我隻是一個旅遊者……我星期一才來到這
兒的……機票可以證明,我沒有做任何事情!」

  「總是同樣的故事,不知道任何事情,沒有做任何事情。」那女人冷笑:
「先搜查,脫光!」

  「脫光?什麼?你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自己把全身衣褲脫下來,或者由我的兩個朋友來做,明白瞭嗎?」

  「不,不能這樣,不能讓我……啊!!」

  一個男人扳住她的肩膀,另一隻手抓她的領口,猛力一拉,薩曼塔的上身就
幾乎赤裸瞭。他又抓住她胸罩的邊緣,便暴露出一隻乳房粉紅色的頂端。薩曼塔
的手立即本能地抬起,緊緊捂住罩杯。

  「啪」「啪」「啪」!女人左右開弓,抽瞭薩曼塔3個響亮的耳光:「讓你
的奶頭見鬼去,放下手!」

  屈辱的眼淚從薩曼塔的臉上流下,為避免再被打,她在他們解開牛崽褲扣子
時候沒有動,任由那骯臟的手隔者著內褲在她結實的屁股上摸索。並配合地用手
扶住墻,以使他們將牛崽褲從腳上拖下來。

  「是展示給我們你所藏物事的時候瞭。」女人咯咯笑著,抓住薩曼塔另一個
罩杯扯下,使她的乳房完全暴露。胸罩帶子將薩曼塔的兩個乳房向一起擠,粉色
的小乳頭向前突出。因為日光浴的緣故,胸前明顯兩塊白色的三角形。

  「不,別碰我!」

  男人輕易地挾持著他,笑著看她因羞澀而發紅的臉。女警官在豐滿的球體上
撫摩著,薩曼塔閉著眼,頭扭向一邊。她用指甲在其中一個乳暈輕輕擦著轉圈,
薩曼塔的乳頭很快就勃起,突出象高跟鞋的金屬釘。三個人一起笑瞭。

  女警官在薩曼塔前邊蹲下,兩手扯住綿內褲兩邊帶子。

  「哦,是的……」她的聲音因激動而沙啞:「看那,男孩們,象嬰兒的裂縫
……完全無毛,很嫩……」

  三雙眼睛貪婪地盯住19歲女孩的陰部,那裡修刮的幹幹凈凈,陰埠豐滿,
陰唇象撅起的小嘴。警官把內褲脫下,用手掌捂在女孩腿間。

  「啊……別……別這樣……別……不,……啊」

  一個手指蜿蜒著在陰唇間蠕動,慢慢撐開薩曼塔的陰道口,讓女孩抬起腳掌
躲避這種難堪的入侵。

  「已經被人幹過瞭,是不是?」問題伴隨著手指突然的猛刺,讓薩曼塔的腿
立即直挺。

  「啊!————是……別……不!不!」

  「那好,我們將再次來個小小的談話,我想你已經準備取悅於我們瞭。」指
頭在陰道壁裡抽差著,刮擦著。

  「不,求求你,求你讓我走……我沒有隱藏什麼,任何東西。」

  「迪迪,把這個弄去。」她抽出潮濕的指頭,在薩曼塔翻起來的乳罩上擦瞭
擦。

  乳罩很快掉地上。

  士兵押著全裸的女孩穿過發出回音的走廊,進入到白水泥墻的刑訊室。兩個
男人挾持著她,讓她在看到朋友不至於癱軟下去。

  詹尼。翁得古被靠墻吊著,兩手捆在一起,繩子穿過頂上的鋼環栓住手腕。
她的雙腿最大限度地分開著,由兩個固定在地上的金屬環卡住。就象薩曼塔一樣,
她全身赤裸,閃亮的汗水和口水混合著流在胸部和腹部。她胸膛挺起,努力呼吸
——因為她嘴裡塞著一個紅色的橡皮球,中間穿著黑色尼龍帶子捆在腦後。

  「哦,不!詹尼,哦,上帝呀,他們對你做瞭什麼?」薩曼塔呼喊著,她現
在已經可以看清楚酷刑作用在她朋友身上的記號:嘴角流出的血絲、她的奶頭看
上去是如此腫大……她朋友的陰唇和陰蒂象吹過氣般突出在大腿間!

  「翁得古女士的愚蠢讓她不肯合作。」薩曼塔看到喬納斯。齊彭己坐在一張
塑料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吸著雪茄煙。他站起來,走到發抖的女學生旁邊:
「幾分鐘後,你將發現,為什麼她的歌聲會這麼響亮。」

  「不,求你們,無論你們是誰,這是一個錯誤,一個可怕的錯誤……我沒有
做任何事情……任何事情,我告訴她瞭。」薩曼塔朝女警官胡亂地點著頭:「我
已經告訴她我來這裡隻有兩天時間……我怎麼會知道什麼事情!」

  「那好,隻能為你感到同情瞭。翁得古女士現在的視力也許不太好,可是應
該能認出你這個朋友,我的小說服工具來勸說你,也許可以改變她的想法。」

  「你……你……你這個私生子……你不能這樣做……你……不能!」

  「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她將雪茄還在燃燒的煙頭壓到薩曼塔的左邊乳房
上。

  「啊————————!」

  「看見瞭,任何事情。仔細聽著,我的人將把你弄到那張椅子上,分開你的
腿,把你的手捆到椅子後邊,然後我們開始談話……就象你朋友那樣。準備好開
始瞭嗎?」

  當士兵帶著她走過去,薩曼塔甩動著她受傷的乳房,掙紮著,緊盯著那張木
椅子。喬納斯。齊彭己微笑著,將雪茄在詹尼腫脹的右奶頭上捻著。突然爆發自
棕色身體沉悶的喊叫掩蓋瞭燒焦皮肉發出的「茲茲」聲。

  「你自己坐上去……或者讓我繼續?」

  「哦,上帝呀!不要這樣,不要傷害我們,求你……」

                茲——

  「這是另一個奶頭……是否需要我再次燒它們?或者……其它地方?」詹尼
狂亂地搖著頭,向後退縮著身體,試圖躲避燒紅的煙頭。

  「不!別,別,我將按你的要求辦,不要再傷害她瞭……」

  薩曼塔慢慢地爬上椅子坐下,不情願地將手背到背後。「還有腿,劉易斯小
姐。」劉易斯分開腿,幾乎貼到凳子腳。

  「不——————伍——————」這次的噪音發自詹尼被塞住的嘴,齊彭
己的煙頭準確地壓在瞭詹尼可憐的陰蒂上,讓她在翻騰的痛苦下將繩子扯得咯吱
響。

  「不,不,我說的是再分開點……把腿搭到扶手上」

  經主管的點頭示意,兩個士兵用瞭不到一分鐘時間就將薩曼塔用繩子結實地
捆到瞭椅子上,保持著他們所要求的恥辱姿勢,雙手在背後拉緊,胸部挺起,橢
圓型的陰部展示給施刑者。兩條寬皮帶熱心地將19歲女孩的大腿分開,保證無
法閉攏。恩達加警官做瞭最後一道工序——用皮帶穿過女孩的上腹將她的上身緊
貼到椅子背上。

  「現在,劉易斯小姐……我們要給你提供點比翁得古女士更痛苦些的教訓
……」

  薩曼塔的眼睛緊盯著尾部連著黑色電線,閃閃發光的鍍鉻電極,——不,這
是不會發生的,這種夢魘般的事情不應該發生在她身上……她在椅子上使力掙紮,
而女警官不耐煩地用指尖探著她下體突出的裂縫。哦上帝,這是真事情,這個女
人將把電夾子夾到她身上,然後……

  恩達加警官小心地分開女孩突出的大陰唇,然後舔著另一隻手的指頭,將潤
濕傳遞到女孩的小陰唇上,觀察著受害者的反應。她再次舔濕指頭,輕磨著女孩
逐漸腫脹起來的小陰唇,繼續著她老練的手淫。最終,當薩曼塔的屁股開始扭動,
一個指尖便開始環繞著女孩膨脹起來的陰蒂進行專業的刺激,讓薩曼塔最敏感的
位置受到愛撫,發出無法控制、不能掩飾的呻吟。

  「不——求求——不——啊,啊,啊……」

  「哦,你真正喜歡!」嘲笑的聲音:「現在,讓我看看你是否喜歡我的電陰
莖……」當警官將球型頭部的電極滑行在女孩潮濕的陰溝裡,薩曼塔的身體向前
用力拉著。她用閃亮的頭部在裂縫裡上下滑動,每次經過緊閉的陰道口時就逐漸
加力。「來,讓小男人進去……」

  「啊!!!不……把它拿出去,求你拿出去,我不需要……啊!!!!」

  警官的手腕突然使力,金屬球頸穿越瞭括約肌,深深埋進女孩的肉體。「哦,
滑動性很好……似乎你已經準備好接受一次強烈性交瞭!」

  當探針完全插入,警官站起身來,走到小桌子邊。她戴上一隻黑色的橡膠手
套然後揀起紅色電線。這次不是夾子,而是一根4英寸長的粗電線,其中1英寸
的絕緣皮沒有剝去。她返回來,在椅子前邊跪下,戴著手套的右手小心地捏著電
線。

  女孩看不見詹尼和其他士兵,她恐懼地喘息著,不知道即將到來的是什麼。
她自然也看見順著電線連接到的那個木頭盒子,上面的極柱是黃銅做的。

  「對翁得古女士已經做瞭一些,對薩曼塔小姐應該展示一下另外的技巧,我
想。不然,她會感到厭煩的。」喬納斯。齊彭己看著翁得古被固定成「人」字的
身體。

  他搖起發電機,讓令人恐懼的聲音再次響起。當機器啟動,恩達加警官用赤
裸的線頭接觸女孩陰裂的突出部分,並精巧地滑進陰裂裡。19歲的女孩在身體
向後弓起前,鼻子裡發出一陣咕嚕的噪音。與詹尼。翁得古一樣,她的屁股抬起,
骨盆顫動著,象在與一個看不見的愛人性交。黑線在椅子面上甩動,發出「啪嗒」
聲,痙攣的陰道緊握住金屬棒反倒將之更吸入。警官始終保持著紅色電線所連電
極跟隨著女孩陰部顫動,讓每一圈的搖動提供的電流都在她生殖器上灼燒。她脖
子上的筋突起得象一根根電纜,眼睛瞪著天花板發出痛苦的喊叫。

  「意呀!——————呀!啊……啊……啊————————————!」

  在齊彭己示意下,警官將電線離開女孩的陰部,讓她跌落在捆縛上喘息著。
發電機也停瞭下來。

  「迪迪,在劉易斯小姐恢復正常呼吸期間,你去將翁得古女士的嘴巴解開,
讓我們聽一下是否有不同的見解瞭。」

  「強盜……狗日的強盜……告訴你……沒有……她……隻是一個……旅…
…旅遊者……在……飛機上……遇到。讓她走……你這個狗強盜!」翁得古的塞
口器剛取走,她就憤怒地尖叫著。

  「啊——仍然是同樣的噪音,你真關心你朋友嗎?警官,吸引一下年輕小姐
的註意力。」

  「啪!」「啪!」

  「啊——,哦上帝,不,不要這樣!!」女警官帶著膠手套的右手在空中劃
起弧線,一正一反地扇在女孩兩個豐滿乳房上,讓雪白的皮膚很快起瞭大面積的
紅印。薩曼塔後仰的頭猛地抬起,嘴裡發出痛苦的叫喊。

  齊彭己在腦海裡自語著:我對這種遊戲已經厭煩瞭,翁得古女士,除非你告
訴我點什麼,否則,這女孩的尿道將受到考驗……她會發現這是一種獨特的痛苦,
是任何女人都不願意遭受的。

  「囈——————啊!」

  女孩的身體突然緊張,當女警官的手指再次分開她毫無遮攔的陰唇。她尖聲
叫起來,努力躲避著裸銅線頭對她尿道口的侵入。警官老練地轉動著電線,在狹
窄而極度敏感的尿道壁裡越插越深,讓薩曼塔發出奇特的慘叫。

  「仔細看好,翁得古女士,這次是尿道刑罰。幾分鐘後,你將獲得同樣待遇
……」齊彭己發出虐待狂般的微笑,開始搖動發電機。他讓轉速穩定,欣賞著女
孩動物般的嚎叫聲。恩達加警官則仔細地調節著電線插入尿道的深度,尋找電流
作用的最痛苦點。每一圈小小的轉動,都給女孩帶來新的痛苦和更高的慘叫聲,
象一個木偶般在刑椅上抽搐和跳動。又一次,她的臀部在這種非人的折磨下挺起,
象正在經歷性高潮。

  恩達加警官突然抽出電線,酷刑暫時終止瞭。薩曼塔。劉易斯的膀胱早已失
去控制,尿液不可抑制地流出,流過凳子面,滲到地下,和她朋友剛才的尿混到
一起。

  發電機又恢復瞭活力!

  「碰幾下她的陰蒂,警官!我想,這樣效果更好。一會兒你可以再將電線插
進那個不聽話的小洞,或者下邊的菊花心,當然,我們不太願意見到大便噴出來,
味道不好……」

  殘忍的微笑,恩達加警官用電線接觸到女孩粉紅色的陰蒂頭。

  「啊——————————」

  立即,女孩弓起身體,僵直。竟帶動著椅子在水泥地上向後移動瞭一個腳掌
的距離。恩達加警官等她松懈下來……隻片刻,再次電擊她的陰蒂。

  「呀——————————————」

  電流一次又一次地親吻著女孩身上最敏感的神經束,每次都讓她全身肌肉痙
攣。

  「保持在那兒……我們將看到如果加快轉速她會多麼激動。」

  發電機的速度加快瞭,警官前傾,將裸電線頭壓到薩曼塔的陰蒂上保持著。
這次,女孩開始瘋狂地抽搐,頭部亂甩,屁股震顫,大張著嘴,甚至叫不出聲音
來。

  「不——!不,停止,你這狗娘養的,立刻停下來!!!!……我願意…
…」翁得古的聲音甚至蓋過瞭受刑者的刺耳的慘叫。

  發電機慢慢停瞭下來,整個刑訊室裡隻有19歲女孩粗重的喘息聲,她嘴角
流著泡沫,整個人完全灘倒在刑椅裡。

  「好,好,翁得古女士……這正是我要做的,讓我們聽聽你的高見。」

  喬納斯。齊彭己點燃另外一隻香煙,走道被繩子栓住的女人面前。他彈瞭彈
女人腫脹且已經起瞭水泡的乳頭,微笑的表情突然變得猙獰:「不要浪費我的時
間……你的朋友還在椅子上,除非我對你的回答滿意,否則我這裡還有很多器具,
比如專門刺探女人G點和子宮的電極。如果她暈過去瞭,我會讓警官嘗試你同樣
地方……明白瞭嗎?」

  翁得古點瞭點頭,她的眼睛看著刑訊者明亮的雪茄煙頭。

  隔壁房間內,兩個士兵內褲下的陽具已經勃起得很難受瞭,很快,它們將插
入白種女孩的下身——陰道或者肛門。這是對他們工作的額外獎賞。

[ 本帖最後由 吾夜 於 2009-2-10 09:06 編輯 ]2樓趕緊找管理員道歉,在sis是不可以這樣使用符號的,違反版規。請你去看教學貼http://www.sexinsex.net/forum/thread-1569889-1-1.html,先去新手區逛一逛吧這篇作品真是入木三分呀,堪稱經典,雖然這麼多年來電擊都讓人寫爛瞭,但是這篇文章還是把人的胃口掉的足足的,主要是因為作品雖然短小但是故事有背景人物有性格,看起來象真的,不像有的作品上來就被綁架,完後沒啥原因就是一頓虐,根本沒看頭。另外女主呻吟的時候符號用得少,也是優點。

[ 本帖最後由 蒼藍火焰 於 2009-2-24 21:53 編輯 ]翻譯的?感覺劇情不怎麼樣啊 激情片段不夠多難得的精彩好文,現在的原創作品越來越少,想看一篇好作品非常的難瞭!文章很精彩,就是內容霸道一些,讓我有些受不瞭。很不錯的虐待文章,電擊的反應寫的很有感覺,很有虐待的快感電擊系列永遠都是我關註的對象!這篇文章對電擊人的細節描寫的很細致!可以說,這篇中篇虐文是花瞭一些心機的,就沖這一點,就值得鼓勵!文筆很細致,題材新奇,電擊細節處理恨仔細,很有看頭和興奮點支持一下  樓主辛苦瞭


上一篇:【緊身幻夢】

下一篇:【捉奸帶來的樂趣】(又名《醫院裡的情婦》


本站專注于成情激年豔言黃性誘級圖文小說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花椒小說 www.hj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