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小說

網站首頁 今日推薦 今日精選 都市生活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校園激情 武俠情色 經典豔情

【江北之亂】(02)【作者:157695737】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勇者的災難】(05)【作者:xiaoxiao】

下一篇:【樂天淘氣少女 美羽】(07)【作者:athen2012


作者:157695737
字數:6032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二章 另類弟子

    由於形象猥瑣,又不思進取,張忠在幫中的地位每況愈下,更沒有女人願意
接近這位江龍幫的大師兄,致使張忠年近四十尚未取親,每每月末領到薪俸便流
連青樓,那點可憐的薪俸到瞭月初就被揮霍一空,剩下的時間便在自瀆和意淫中
度過,而他意淫的對象便是幫主夫人青鈴,時常幻想著在幫主夫人嬌美的胴體上
馳騁。

  一次情難自禁,張忠溜進幫主房間,拿起青鈴褻衣自瀆被青鈴抓瞭正著,張
忠永遠無法忘記青鈴那驚諤與鄙夷的神情,張忠那猥瑣的神情更加接近老鼠,在
青鈴鄙夷的眼神下灰溜溜的逃走。

  而那鄙夷的眼神成為瞭張忠揮之不去的噩夢,在卓臨青控制江龍幫後,又順
利的占有瞭青鈴,為瞭籠絡張忠,卓臨青將青鈴與張忠分享,張忠才得以一嘗所
願。

  「弟妹,為兄來看你瞭。」猥瑣男人色瞇瞇的看著狐裘上赤裸的美婦。

  美婦雙眼緊閉,臉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千人騎,萬人操的賤貨,還敢給老子臉色,看老子今天不把你賤屄操爛。」
老鼠般猥瑣的男人脫光身上的衣服,精赤的上身瘦得隻剩下皮包骨頭,雙腿瘦得
就像是兩支竹竿,支撐在地上,與身體同樣瘦削的還是男人的象征,那根肉棒細
長,好像筷子一樣豎在兩腿中間。

  到瞭這個地步,青鈴對張忠更加的鄙夷,讓張忠怎能不火冒三丈,他枯瘦的
雙手拉開青鈴修長的雙腿,筷子般細長的肉棒對準美婦的小穴一捅到底。

  「卓長老的采補之術果然瞭得,每次操完這騷貨就像爛泥一樣,沒有一絲反
抗之力。」張忠將美婦雙腿扛在肩上,細長的肉棒在美婦體內肆意的抽插,隻是
那細小的肉棒在美婦的花唇間幾邊不靠,幾乎沒有絲毫的快感,張忠插得索然無
味,張忠索性抽出肉棒,雙手用力的掰開青鈴的玉腿,手掌撫弄著嬌柔的花唇。

  柔嫩的花瓣間尚有卓臨青噴射的濁白精液,張忠五指並攏成錐形,五指指尖
壓入花瓣間,嬌嫩的肉唇被壓入花瓣。

  青鈴意識到什麼,美目圓睜,露出恐懼的表情,隻是無力的嬌軀無法擺脫張
忠。

  張忠看著青鈴表情,一種報復的快感油然而生,淫笑的臉龐顯得無比猥瑣。

  張忠手臂用力前推,並攏的五指陷入美婦的嫩肉,手指壓入一半,美婦蜜穴
已經被撐至極限,手掌關節最粗大的部分緊緊壓在肉屄入口,卻無法突破這道關
口。

  「張忠,你個畜生。」青鈴虛弱的罵道。

  張忠冷冷一笑說:「我等著你求我。」張忠一隻手輕揉著美婦的乳頭,蜜穴
口的手掌緩緩離開,美婦蜜穴的汁液塗滿張忠並攏的五指。

  美婦感覺到張忠手掌離開下體,暗暗松瞭口氣,緊繃的肉體微微放松。

  張忠在青鈴放松的一瞬間,五指快速前插,幹枯的手掌全力沖進美婦柔嫩的
蜜穴,整個手掌占領青鈴的蜜道。

  「啊」的一聲,忽然一股撕裂的感覺從下體傳來,美婦蒼白手纖手抓緊身下
的狐裘,整個人就像是一條離開水的魚一樣抖動,櫻唇急速的嬌喘。

  肉唇已經撕裂,鮮血不斷的湧出,沾滿瞭張忠的手碗。

  「卓長老的傢夥真他媽大,你這小騷屄被他玩的都能吞進去一隻手瞭。」張
忠來回抽動著手掌,將青鈴的蜜穴帶得整個變形。

  張忠享受這種報復的快感,看著手腕上的鮮血,他手抽動的更加迅速,並擾
的手指猛然撐開,五指緊緊撐住肉穴的內壁,將美婦平坦的小腹撐起一座小丘。

  微冷的空氣中,黃豆般的汗珠不停的從青鈴的額頭滾落,肉屄中劇烈的疼痛
讓她生不如死,嘴邊咒罵的言語變成無力的慘叫。

  「還跟老子在這裝,老子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張忠的另一隻手幾乎要
把青鈴的乳頭捏爆。

  看著青鈴恐懼的淒容和無力的慘哼,張忠內心極大的滿足,他把帶血的手掌
從青鈴蜜道中抽出,在青鈴的面前晃動著手掌,青鈴的肉屄洞口大開,鮮血淋淋,
兩邊肉唇無力的耷拉在兩邊。

  「居然流血瞭,看樣子還是不夠大,要不讓我兩隻手一起幫你撐一下。」張
忠兩手並攏探入青鈴白嫩的大腿間。

  「張忠不要。」想到撕裂的劇痛,青鈴近乎哀求著說。

  「到最後還是要求我。」張忠得意的大笑,帶血的手掌捏弄著美婦的嫩乳,
內心有一種成功的征服感。

  筷子般的肉棒頂在美婦的櫻唇小指粗細的龜頭頂在美婦的紅唇上,在張忠看
來自己稍稍威脅,青鈴就會把肉棍含入口中,卻沒有想到他碰到的卻是青鈴堅決
的眼光,那種眼光告訴張忠無論用什麼手段,青鈴決不會把他肉棒含入口中。

  張忠知道自已並沒有完全征服眼前的美人,在這件事情上武力威脅對青鈴沒
有絲毫的效果。

  「我會讓你見到你的兒子。」張忠細小的肉棒在美婦臉上劃動,感受著皮膚
的嫩滑。

  見到兒子對青鈴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誘惑,她到現在還茍活著就是為瞭兒子,
作為卓臨青的心腹張忠一定知道兒子的下落。

  當張忠的肉棒再入劃過,美婦張開櫻唇接納瞭她口舌中的第一個肉棒,就連
丈夫都沒有進入過的地放。

  「用舌頭舔。」肉棒被溫熱濕滑的口腔包裹,張忠放聲大笑。

*******************************************************************************

  大廳的喧囂聲還在夜空中回蕩,雷振天和山莊弟子,連同他的兩個結拜兄弟
追風箭徐放、滾地雷袁碩還在開懷暢飲。

  山莊後院的一座精致的雅舍中,林月柔將自己蝴蝶雙刀左手刀置於桌案,右
手刀握於掌心,左手拇指輕撫刀峰,冰冷的刀峰觸手生寒。

  「江悍龍此舉是什麼意思??」林月柔撫摸著刀身的字跡暗問自己。

  纖指劃過刀身,刀身上「細作」兩字隱隱微現,字跡粗獷,蒼勁。分明是以
指代筆,是被江悍龍震飛的單刀。

  由江悍龍指力可以看出此人功力極強,隻是細作二字是在提醒自己身邊青月
山莊被安插瞭內奸?江悍龍為何要提醒自己?林月柔理不出頭緒。

  林月柔覺得有必要讓雷振天知道,隻是作為對手江悍龍暗中提醒亦有可能疑
兵之計,如果太在意有可以自亂陣角。

  「夫人,水已備好。」丫環香兒從內房走出來說「嗯,你休息吧,這裡沒你
什麼事。」林月柔說「我在門外守著。」香兒說嫣然一笑,說不出的嫵媚。

  「不用,你去吧。」林月柔看著香兒故意發出的嫵媚心中微微一顫,雙腿間
一股暖意湧動。

  「真的不用?」香兒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小蹄子,還不快走。」林月柔粉面微紅,似是未出閣的少女般矜持。

  「那夫人一會可不要喚香兒瞭」香兒有些失望的離開。

  內房中碩大的浴桶中,熱氣騰騰,纖指輕輕探試,水溫剛好。

  林月柔輕解羅衫,褪掉褻衣,失去衣物的束縛,肥碩的大奶膨脹起來,隨著
走動劇烈的搖晃。

  「唉,真是累人」林月柔伸手托住沉甸甸的乳房,跨入浴桶。

  比成親的時候幾乎大瞭一倍,十八歲成親,那時的林月柔還是纖纖少女,乳
房雖然豐挺,還沒有到現在這般巨碩,那時雷振天三十三歲,幾乎每天都會抱著
這雙美乳進入夢鄉,近年來雷振天潛心武功,甚少接觸愛妻以至於正值虎狼之年
的林月柔夜夜空閨。

  思及當年的夜夜春宵,雷振天雄壯的身軀擠壓著自己,林月柔渾身燥熱,纖
指滑入股間,輕輕撫弄著花唇。

  「嗯……」林月柔微微的呻吟,另一隻手迅速握緊巨乳,指尖捏緊乳峰頂端
嫣紅的蓓蕾。

  燥熱的快感迅速傳遍全身,林月柔加速撫弄。

  「嘻嘻,夫人當真不要香兒?」少女銀玲般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小浪蹄子,就知道你沒走,還不快滾進來。」林月柔佯怒。

  「得勒。」香兒玲瓏有致的嬌軀早已渾身赤裸著從外屋沖瞭進來,一下子跳
入浴桶。

  巨大的水花濺得林月柔滿臉,林月柔伸手沫去臉上的水珠笑罵:「小蹄子,
你倒是穩著點。」「夫人有命,香兒豈敢怠慢。」香兒一下撲到林月柔懷裡,張
嘴把乳頭含入口中。

  作為夫人的貼身丫環,香兒早已輕車熟路,她的手掌沒入水中,纖指撥開嬌
嫩的肉唇,兩指進入夫人的蜜道,拇指挑弄著花唇頂端的肉蕾。

  「啊……你個小……浪蹄。」如電流飄過全身,林月柔雙手緊抓浴桶邊緣放
聲浪叫。

  花唇中香兒細小的手指快速的抽插,舌尖不斷挑逗著巨乳頂端嫣紅的蓓蕾。

  林月柔抓住香兒的手腕,把手指從蜜穴中拉出,同時把玉腿夾緊,防止香兒
再度侵入,另一隻手推在香兒的額頭,把玉乳從香兒口中拉出。

  「先洗幹凈,到床上去。」林月柔嬌喘著。

  香兒無奈的搖頭說:「夫人你要是能遷就下,或許老爺還能經常過來的。」
「你個小丫頭,胡亂說什麼?」林月柔撩起水清洗著自己的肌膚。

  「可不是嘛,老爺每次過來,你都讓他在這浴盆裡洗上半天,還要用鹽把牙
給洗瞭,本來老爺都急火火的過來,硬讓你把火給澆滅瞭。」香兒嘻笑著說。

  「你還說。」林月柔伸手欲打。

  「夫人饒命,香兒不敢瞭。」小姑娘嘻哈著躲閃。

  與香兒的開朗大膽相比林月柔在這小姑娘的面前倒更像是未出閣的少女,處
處謹慎,事事小心,香兒更像的飽經風霜,歷經風塵的女子。

  酒過三巡,大多數人已經面紅耳赤,大廳中吆五喝六,喧鬧聲此起彼伏,震
耳欲聾,雷振天三兄弟首座的桌旁圍滿瞭人,酒至半鼾,正是雷振天興致最高的
時候,一般這個時候他都會把自己與結拜兄弟追風箭徐放、滾地雷袁碩三人縱橫
江北武林的事跡添油加醋的重復一遍,追風劍徐放和滾地雷袁碩也會配合著雷振
天將他們三人的英雄事跡絲絲不露的宣揚一翻。

  「老二,還記得咱們夜闖飛天幫的事情嗎?」雷振天高亢的聲音把大廳的雜
音都壓瞭下去。

  「怎麼不記得,飛天幫為禍江北,與魔教勾結意圖控制江北武林,是大哥你
一馬當先,帶老三和我夜闖飛天幫,手刃飛天狼獨孤月痕。」徐放手撫胡須,雙
眼神彩飛揚,似乎又回到那個夜晚。

  「想那獨孤月痕也是一方鳧難,一手風雷劍法獨步武林,在大哥旭日七劍面
前隻擋瞭六招。」滾地雷袁碩激情澎湃,手舞足蹈。

  雷振天哈哈一笑說:「那一次看似輕松,實責兇險無比,若我這七劍盡出未
能傷到獨孤無痕,結果很難預料。」「其實勝負早在預料,放眼江北,乃至整個
江湖能擋得住大哥旭日七劍的又有幾個?」徐放聲音高昂顯然徐放動用瞭內傢直
力,在他雄朗的語調聲下整個大廳如平地焦雷,振的人耳膜發鼓。

  大廳的墻腳的桌子上尚有三個人把酒言歡沒有圍籠過來,這三個人本是青月
山莊最不成材的弟子,又不願意溜須拍馬,處處受冷落,不受待見,別的門人弟
子都識趣的圍著雷振天三人溜須拍馬,裝做很認真的樣子,這三人對雷振天三人
侃侃而談視而不見,依然固我的把酒言歡。

  此時被徐放焦雷般聲音所震攝,感受到徐放眼中攝人的寒光,這才不情願的
放下酒杯圍籠過來。

  見到三人極不情願的樣子,徐放心中來氣,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桌面上三
根筷子利箭一般飛刺三人。

  筷子帶著刺耳的嘯叫,來勢極快,身材高大的張齊森和他身邊的柳平幾乎同
時啊瞭一聲,膝蓋環跳穴被擊中,兩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應該隻擊中瞭兩個?」徐放暗暗吃驚。徐放這一擊可以說用瞭全身的功力,
本想一招擊倒三人,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功力非凡,沒想到竟然有漏網之魚。

  「徐大俠,你的筷子掉瞭。」張海晃著幾乎歇頂的腦袋,把手中的筷子刺向
徐放。

  張海四十三歲瞭,身體肥胖,肚子外突,圓圓的腦袋已經歇頂,僅有的幾縷
頭發隨著半禿的腦袋搖晃。

  「謝瞭」徐放兩指夾住刺來瞭筷子,暗用內勁。

  「啪」的一聲脆響,筷子攔腰折斷,徐放身子向後一晃,臉色微微一紅。

  張海手掌縮於身後,別人看不到,倒地在上的張齊森,柳平卻看到他身後的
手掌微微一顫抖。

  一招一過兩人竟是半斤八兩,山莊的人無不暗暗稱奇,想不到原來平平無奇
的張海竟能與徐放打瞭個平手,就憑這一招足以躋身江北一流高手。

  「哈哈哈,想不到大哥身邊還有這樣高手,竟然沒給兄弟引見。」徐放見這
胖子一身的功力不弱自己,也暗自心驚。

  未等雷振天說話,張海晃著腦袋走過來說:「小的現醜瞭,雕蟲小技怎入得
徐大俠法眼。」張海一臉的麻子,暗紅的酒糟鼻子,在徐放面前搖晃。

  走到身前徐放才發現,張海不僅容貌奇醜,且身上氣味腥臭刺鼻,滿嘴腥臭
的酒氣,徐放一陣反胃,強壓著欲吐的沖動。

  旁邊雷振天皺瞭皺眉頭說:「張海,你去給馬兒喂些草料,我兄弟的房間整
理一下。」「柳平、張齊森,你們兩個到城墻上巡視,謹防江龍幫夜襲,今夜咱
們青月山莊就交給你們二人瞭。」雷振天交待兩人。

  等三人離開,雷振天搖頭說:「沒有長進,整天泡在酒碗裡,遲早要廢瞭。」
「就是整天無所事事,喝酒的時候比誰都積極。」一個聰明的弟子隨聲附和。

  其它弟子也附和著雷振天,另有弟子迫不急待的追問夜闖飛天幫,血洗車水
居的事跡。

  雷振天三人眉飛色舞,神彩飛揚,徐放更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袁碩酒意
上頭,有些支撐不住,向雷振天告退。

  *****************************************************************************

  「海哥,你說莊主是不是故意刁難咱們兄弟三人?」柳平剛一出門就追著張
海問「你不廢話嗎!別人都知道莊主要吹牛瞭,都跑過去拍馬屁,就咱們三人還
在喝酒,你說莊主能不刁難咱們。」張海嘿嘿一笑說。

  「莊主要海哥你夜裡喂馬,虧海哥你還笑得出來,要我說有你海哥這身功夫
到哪也能受到優待,何必在這裡受莊主刁難?」柳平不解的看著張海。

  「就是,這時候馬都睡瞭,莊主可真是咱們兄弟當馬夫瞭。」張齊森也十分
氣惱。

  「兄弟莫要羞惱,跟著海哥,你會發現受刁難有受刁難的好處。」張海搖頭
晃腦的說著。

  「還刁難的好處,海哥,你就別吹瞭,去喂瞭馬給徐大劍鋪床疊被吧你。」
柳平和張齊森向山莊墻邊走去。

  「唉,我說你們倆幹嘛去?」張海叫住二人。

  「海哥,鋪你的床去吧,莊主讓俺們倆巡視,守夜。」張齊森回答說。

  「守什麼夜,就這青月山莊的機關,十個江龍幫攻進來瞭也是死路一條,你
倆幫我喂馬得瞭,一會我帶你們去看好東西。」張海神秘的說。

  「屁的好東西,海哥你自己看吧,咱兄弟倆可不給人鋪床疊被。」柳平說完
和張齊森快速離開。

  「可別說我沒告訴你們」張海哼著小曲走向馬房。

  看著張海離開,張齊森小聲說:「平哥,你說老張說什麼好看的東西。」
「你小子吃他的虧還少?幫他幹瞭多少冤枉活?」柳平有些恨鐵不成剛說。

  「我覺得老張不像是說慌的樣子。」張齊森還是不甘心。

  「那有什麼?一會咱們到城墻上轉一圈,然後跟著老張那小子不成瞭。」柳
平也覺得張齊森說的有點道理,想到張海說的那些話事情,柳平不禁心跳加速。

  兩個到城墻上像征性的看瞭看,然後快速走到馬房,平兩人遠遠的暗中盯著
張海。

  張海哼著小曲慢悠悠的加著草料,時不時的還抬頭看看夜空,兩個小小的料
槽,張海加瞭半個時辰,柳平兩個盯得不耐煩,幾次想要離開,張海還在晃悠悠
的加著,加完瞭料槽,張海再次看瞭看夜空,然後垂頭掰著手指,嘴裡喃喃處語。

  「老張這小子在看星星。」張齊森不由的嘆氣。

  「他應該是在算時辰,看樣子時辰到瞭。」柳平解釋說。

  遠處張海快速移動到馬房的暗處,遠遠的隻看到幾頭駿馬,張海像是消失瞭
一樣。

  「平哥,我們過去。」張齊森想要追上。

  「不用,馬房隻是一個出口,咱們在這等,他一會就出來。」柳平攔住張齊
森。

  「他要是從後窗跑瞭?」張齊森問「跑個屁,你們傢馬房有後窗?」柳平氣
得幾乎罵人。

  「還真和你說的一樣,他還真出來瞭,好像衣服換瞭。」張齊森憨聲說。

  顯然是剛才在暗處換瞭衣服,張海走出來時身著黑色夜行衣,一塊黑色方巾
對角折起,遮住鼻唇,系在腦後,然後一個躍身快速飛奔。

  「老張這小子輕功也挺厲害。」柳平暗想,同時也展開身形遠遠的跟著張海
身後。

  「老張要去後院。」張齊森靠在柳平耳邊說。

  「別說話,跟著就是。」柳平有些後悔帶著張齊森累贅。


上一篇:【勇者的災難】(05)【作者:xiaoxiao】

下一篇:【樂天淘氣少女 美羽】(07)【作者:athen2012


本站專注于成情激年豔言黃性誘級圖文小說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花椒小說 www.hj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