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小說

網站首頁 今日推薦 今日精選 都市生活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校園激情 武俠情色 經典豔情

【大主宰同人之小西天界血靈子幹洛璃】【作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大主宰同人之淪陷的清衍靜】【作者:不詳

下一篇:【大主宰同人之魔龍宮幹靈溪】【作者:不詳


作者:不詳
字數:15698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小西天界,洛神宮內,一位身著月白色長裙的絕美女子正被熊熊暗紅色火焰
包圍著,美麗而又單薄的嬌軀未有絲毫怯意,勇敢地面對著先祖賜予的挑戰。

  洛神族人此刻空前的團結,他們的希望此刻全部寄托在瞭他們的女皇洛璃身
上。

  血靈子,這位血神族的上位地至尊,他的兇名在小西天界可以讓小兒止哭。
而此刻,這位兇名赫赫的一方霸主便要將辣手伸向瞭洛神族女皇。

  轟!

  霎時間,血手、血印等諸多手段被血靈族以及身後的五位下位地至尊長老一
股腦地使瞭出來,

  洛河大陣此刻已然波濤洶湧。即便這護族大陣乃是洛神族的底蘊,哪怕是地
至尊大圓滿也無法摧毀,血神族的六大地至尊強者將攻擊全部集中到一點時,也
未免有些力不從心瞭。

  白玉臺中,洛璃以血獻祭,低聲祈禱。

  「先祖,請護佑我洛神族!」

  隨著這輕柔悅耳的聲音傳出,洛璃的鮮血也直接直接是掉進瞭下方翻滾的洛
河之中,仿佛是沉淀進入瞭極深之處……

  轟!

  洛河突兀地如同沸騰起來一般,一片片洛神花在洛璃的身後浮現,組成一道
纖細的絕美光影。一股古老的氣息,自那道光影之上散發出來。

  先祖洛神,大千世界當初的巔峰強者之一,也是洛神族最大的驕傲。

  下方的洛神族人頓時激動萬分,一些族老甚至老淚縱橫。女皇洛璃沒有辜負
他們的期望,竟喚起瞭洛神傳承。假以時日,說不定能成為第二個洛神。

  然而他們憧憬的未來雖然美好,但現實卻依然是殘酷的。原本處於一旁的力
、骨兩大神族再也按耐不住,一齊出手攻向瞭洛璃。

  洛神城中,洛神族的子一個個神情激動,尤其是年輕人們,恨不得為立刻洛
皇拋頭顱灑熱血。於是血神族長老便滿足瞭他們的願望,將他們一個個盡皆化為
血水,灑在瞭白玉臺上。

  隨著三位洛神族皇族分支長老的背叛,洛璃的情況頓時壞到瞭極點。白玉臺
斷裂,墜落在瞭被冰封的洛河中,彷佛隨時都有可能隕落。

  一隻血色長槍刺破空間,向著洛璃的嬌軀狠狠刺去。無數洛神族的子民望著
這一幕,都是不由得發出瞭絕望的嚎哭之聲。

  那白玉臺頓時如遭重擊,劇烈地顫動起來,出現瞭更多的裂紋,彷佛隨時都
有可能徹底碎裂。而其中的洛璃也不由得微微皺起瞭眉頭,但她卻依然動彈不得


  就在這時,一尊兇厲的血煞魔神降臨,正是血靈子,而洛天神則交給瞭骨神
族長對付,力神族長則施加瞭一道道靈力屏障,將洛璃封印在白玉臺內。至於血
靈子,此刻則雙手不斷結印,彷佛在施展什麼咒印。

  時間飛速地流逝著,但洛神城中的無數洛神族子民卻感覺彷佛過去瞭一生。
他們根本摸不清那三位魔神此刻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而洛璃此時則依舊靜靜地盤坐在白玉臺上,接受著洛神傳承。

  聲勢驚人的靈劫降臨。一道道驚天雷霆降臨,但卻沒有一道能進入洛璃身周
百丈之內。在那之前,洛河便主動幫洛璃抵禦瞭靈劫雷霆的攻擊。

  洛河乃是洛神隕落後所化,而此刻的洛璃竟能夠催動洛河的力量幫助自己。
這也就代表著,洛璃已經完全獲得瞭洛神的認同。

  這是何等的驚艷?洛神族子民雖然十分畏懼三大神族族長,但卻還是按耐不
住內心的激動。

  然而奇怪的是,此刻血靈子三人竟然也大笑瞭起來。這讓洛天神等人很是奇
怪。

  他們當然要大笑。洛璃越是驚艷,他們便越是開心。因為這代表著,從此三
大神族將多一個絕美而又驚才艷艷的女奴。

  洛河之水漸漸在洛璃的背後匯聚成瞭一道纖細窈窕的光影。那道光影竟與洛
璃一模一樣。當光影容顏上的神秘河流紋路成形之後,一種無法形容的美麗之感
頓時爆發而出,足以令得天地失色。

  那種美麗,讓得人感覺她就是這天地間最為美麗的寵兒一般。

  「這才是大千世界的第一美人!」無數人沉醉在那種美麗中,然後有人喃喃
自語。

  「洛神法身?!」洛天神以及一些洛神族強者驚愕地喊道。

  「就是現在!動手!」力、骨兩大族長齊聲大吼道。

  與此同時,一道充滿著淫邪之氣的血色咒印從血靈子手中狠狠射向洛璃。這
一擊他蓄謀已久,隻等洛璃完成傳承後將這洛神族女皇一舉拿下

  血奴咒,血靈子所掌握的最強幾大符咒之一,與血魔咒並列。它不會令人受
到任何傷害,隻有奴役他人一個效果。當初,血靈子施展血魔咒令洛天神一直飽
受其害。時隔多年,又輪到瞭洛天神的孫女承受血奴咒之苦。

  血色咒印正中洛神光影飽滿的酥胸。一道道血色紋路立即蔓延開來,與洛河
紋路交纏在一起。以層次而論,洛神法身當然要遠遠高於血奴咒。但洛璃此刻隻
是剛剛突破地至尊罷瞭,連根基都還沒穩定下來。單憑靈力碰撞,怎麼可能敵得
過踏入上位地至尊多年的血靈子?

  血奴咒的咒紋迅速蔓延,很快便遍及瞭洛璃的全身。原本洛神法身上的紋路
如同河流般清澈,但此時卻彷佛燃起瞭熊熊的淫邪火焰。尤其是在洛璃的胸口和
大腿附近,更是燃燒得尤為熾烈。

  「啊!」一聲清澈悅耳的聲音在靜謐的洛神城上方響起。承受如此劇痛,呻
吟一兩聲本來沒什麼,更何況洛璃還是個柔弱的女子。可現在,在場的所有人卻
全都因為洛璃的呻吟聲而面紅耳赤。就連洛神族那些對洛璃無比忠誠的年輕人們
都不禁內心火熱瞭起來。

  當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在你面前如同發情般地呻吟時,沒有哪個男人會不動心
。哪怕是血靈子等上位地至尊也要受到影響。

  「嗚……啊……嗯……」洛璃的呻吟聲腔調越來越奇怪。有不少定力一般的
年輕人已經不由得下身挺立起來。

  血靈子一邊享受著洛璃甜美誘人的呻吟聲,一邊繼續催動血奴咒奴役洛璃。
區區下位地至尊竟然如此厲害,著實超過瞭他的料想。要知道,他可是相當於在
偷襲洛璃啊,即便是上位地至尊也不過如此瞭吧。

  「轟隆」一聲,血奴咒的威力達到瞭最高峰,洛璃的月白色長袍徹底化為瞭
灰燼,無暇美玉般的動人嬌軀頓時赤裸裸地暴露瞭出來。

  頓時,洛神城內外一片死寂。三大神族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欲望與火熱。洛
神族子民,但卻還是不由得瞪大瞭眼睛,生怕錯過瞭這幕美景。雖然他們一直都
對洛璃女皇充滿瞭崇敬之心,但卻從沒有抱過一絲褻瀆之意。哪怕是洛修和洛青
崖這種對洛璃充滿瞭愛慕之心的年輕俊傑也不敢對洛璃充斥著淫邪想法。可直到
現在他們才發現,自己過去的掩飾是何等愚蠢。

  修成瞭洛神法身之後,洛璃的魅力似乎又提升瞭一個層次。即便是洛天神,
在看到大千世界第一美人洛璃赤身裸體時也忍不住起瞭反應。那可是他的親孫女
啊!這是何等的屈辱?

  「嘿嘿!老洛啊,咱們也算是老相識瞭。聽老弟一句勸,別憋著瞭。你的身
體都老成這副模樣瞭,再憋著傷身指不定就去瞭。真要到瞭那個時候,念在相識
一場,咱們哥幾個會讓你孫女為你送終的。」骨神族長的臉上泛起一絲淫邪之意
,「不過,到時候小洛璃得一邊被我們幹一邊為你守孝。」

  「老夫跟你拼瞭!」洛天神怒急攻心,一時間竟無視瞭血魔咒的折磨,恢復
到瞭巔峰時期,頓時打得骨神族長狼狽不堪。

  「切!老東西,給臉不要臉!」骨神族長怒罵一聲,調息完畢後主動迎上瞭
洛天神的攻勢,「你看看自己孫女現在成什麼樣子瞭吧。」

  此時,在洛璃的赤裸嬌軀上,血色的火焰依然在燃燒,如同為洛璃披上瞭一
件血色長裙。隻不過這件長裙卻沒有絲毫蔽體之效,洛璃的酥胸玉臀等隱私部位
全部赤裸裸地暴露瞭出來,晃得眾人目眩神迷。

  然而最誘人的,還是洛璃雙腿之間的神秘花園。這位洛神女皇的私處,此時
已經微微泛起瞭春水,打濕瞭整齊的黑色毛發。這種淫靡美景吸引住瞭在場絕大
多數人的目光。

  「呵呵!據說修煉洛神法身除瞭絕世容顏與無雙天賦以外,還需要處子之身
。所以我們才等你渡過靈劫後再動手。」血靈子一步步地走近洛璃的赤裸嬌軀,
身上的衣鎧也迅速消退,露出瞭健壯的身軀,「現在,你的處子之身我可就收下
瞭。」

  血靈子身周,洛河泛起瞭一陣陣波濤,但卻並沒有真正傷害血靈子。顯然,
這表示著它的主人洛璃此時正與血靈子的血奴咒進行著不分上下的對抗。

  一根如血海狂龍般怒聳的陽具於血靈子的胯下頂天而立,如同一根小型鐵柱
一般,看得在場許多男人都自慚形穢。而那根陽具也彷佛在故意炫耀一般點瞭點
頭,頂在瞭洛璃的雙腿之間。看得在場包括洛神族在內的所有男人都恨不得立刻
去頂替血靈子,但是他們卻根本沒有那個膽量與信心。

  就在這時,洛璃突然睜開瞭雙眼。平時如秋水般平靜的眸子頓時泛起瞭漣漪
,完美無瑕的嬌顏上也湧起瞭一絲慌張。

  「啊!」洛璃突然嬌吟一聲,隻覺雙腿之間緊緊夾住瞭一根火熱堅硬的柱狀
物。她剛才在慌張中下意識地夾緊瞭雙腿,反而將血靈子的陽具微微送入瞭自己
的雙腿之中。

  洛璃俏臉如同染上瞭紅霞一般,羞憤交加之下立刻便想後退脫身。但血靈子
卻根本不許,霸道地將這位洛皇摟入瞭懷中。

  洛神城內,無數洛神族子民看著自己的女皇赤身裸體地被仇敵摟入懷中,嬌
羞地呻吟著。不由得又是屈辱又是隱隱興奮,尤其是許多男性,更是隻覺下身如
同要爆炸瞭似的。

  洛璃嬌羞之下立刻便想要掙紮。可在接近瞭血靈子的身體後,對方的雄性氣
息彷佛與血奴咒呼應瞭起來,迸發出瞭更大的威力。一時之間她竟然連掙紮的力
氣都沒有瞭,好像她根本無法操控自己的身體似的。

  「嗚……啊……」血靈子霸道地吻向瞭洛璃,將少女的紅唇狠狠堵住,並與
洛璃的玉舌狠狠糾纏著,掠奪著其中的瓊漿玉液。

  曾經,也有一個少年多次這麼對她。但那時,洛璃除瞭嬌羞之外,還能感受
到深切的幸福。但此時,她所受到的就隻是屈辱與羞恥瞭。

  「哈!啊……」兩大神族的族長此時在眾目睽睽之下肆意地擁吻著,如同熱
戀中的情侶版忘我,互相交換著自己的體液。

  血靈子的大手同時早已覆蓋上瞭洛璃的完美胴體,並在上面肆意撫摸著。洛
璃挺翹的酥胸玉乳被這位大敵肆意地在手中玩弄著,享受著洛皇柔軟雪白的肌膚


  「啊!」不知過瞭多久,兩人的唇齒終於分開,勾勒出瞭一道淫穢的弧線,
並慢慢垂向洛璃的酥胸。那道弧線緩慢地繼續垂落,滑過瞭少女嬌嫩的乳頭。

  下一刻,血靈子的大手便再度覆蓋瞭過來,將洛璃的玉乳狠狠地握在手中搓
揉玩弄著。同時捏弄著將洛皇嬌嫩的乳尖,讓那裡迅速挺立起來。

  洛璃很想讓身體爭氣起來,用事實反駁血靈子。但現在,她卻連胳膊都抬不
起來,隻能被動承受血靈子的侮辱。

  「看啊!洛皇,你的身體還是很老實的。」血靈子淫笑著挑逗玩弄著洛璃挺
立的乳尖,而後便俯身含住瞭那顆飽滿的蓓蕾,大力吸吮瞭起來。

  「嗚……洛神族人永遠不會向血神族屈服!啊……」洛璃迷茫的眼神突然間
變得清澈瞭起來。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在洛河之上響起。

  若是平時,洛皇的宣言定然能激起洛神族人的人心,讓他們為洛神族赴湯蹈
火。可現在,洛璃正赤身裸體地被血神族長玩弄著,身上香汗淋漓,顯然也沉迷
於其中,就連她發出宣言的聲音也伴隨著呻吟。這樣怎能振奮人心?反倒讓洛神
族人對洛璃的身體更加不掩飾自己的欲望。幾乎所有人都留下瞭洛璃淫戲的取影
,不少男性更是已經對著白玉臺上的洛璃自慰瞭起來。

  血靈子對洛璃的宣言並未評價,而是以實際行動證明著洛璃是多麼愚蠢。他
淫笑著將大手伸向瞭洛璃的大腿內側,一道道血色紋路也隨之湧去。

  「啊!」洛璃頓時感受到瞭一股讓她身體劇烈顫動的快感,並迅速蔓延到瞭
整個身體上。一聲聲甜美的嬌吟再也抑制不住,洛皇就這麼在仇敵的大手下放聲
呻吟瞭起來。

  洛璃的小穴口原本便已濕潤一片,此時一經血靈子玩弄更是不堪,如同決堤
瞭一般不斷湧出春水。血靈子的手指已經深入瞭洛璃的小穴內,靈活地搓揉玩弄
著,甚至不時將少女的陰唇翻弄出來。

  「嗯!不要……嗯……」洛璃恐懼地閉起瞭雙眼。她十分害怕,害怕面對現
實,面對自己被血靈子玩弄的恐怖現實。

  然而逃避是解決不瞭任何問題的。洛璃依然承受著血靈子熟練的玩弄,很快
便在尖叫呻吟聲中被送上瞭高潮。

  大量噴薄而出的春水灑滿瞭血靈子的大手。洛璃的赤裸嬌軀如同被比靈劫還
強無數倍的雷霆劈中瞭似的,劇烈地顫動著。頗為傲人的玉乳不斷顫動,看得圍
觀的眾人很是興奮。

  「呦!這麼多淫水!洛皇的性欲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血靈子嘖嘖贊嘆道
,並吸吮瞭一下自己手指上的洛璃淫水,「莫非當年的天至尊洛神也是這麼淫蕩
?不管瞭,我先來滿足你吧。」

  血靈子突然猛地一推洛璃,將毫無防備的洛璃推入瞭洛河當中。

  嬌呼聲與「噗通」聲同時傳來。然而洛神城中的人們卻沒有一個擔心洛璃。
也不知是因為知道洛璃不會被洛河淹死還是他們的心早已麻木。也許,他們的心
此刻最關心的還是洛璃美麗的赤裸玉體。

  「嘿嘿!你們洛神族不是把洛河當成自己的生命之源嗎?既然你從這裡赤裸
裸地來,那我們就在這裡赤裸裸地生育後代吧。」

  血靈子毫不留情地用言語玷污著聖潔的洛河,直接往裡面一跳,壓在瞭洛璃
的赤裸嬌軀上。

  「喂!血靈子,你可不能太自私啊!」力神族長此時也走瞭過來。由於沒有
對手,他之前一直都是閑著的,一直在等著血靈子完成血奴咒,並眼睜睜地看著
他肆意玩弄著那位高貴的洛皇,心癢難耐。

  然而此時的血靈子卻根本沒有理會力神族長,而是繼續與洛璃熱情地擁吻著
。一隻手不斷劃過洛璃的肌膚,玩弄著洛皇高貴美麗的身體,另一隻手則拖住洛
璃的臀部,將她抱瞭起來。胯下陽具氣勢洶洶地對準著洛璃的小穴,準備破瞭洛
璃的處子之身。

  「啊!」伴隨著疼痛與快樂的呻吟聲在洛河中響起。在這片寂靜的天地中,
洛璃的呻吟聲分外明顯。除瞭過於幼小的孩童以外,哪怕是少年都明白瞭自己的
洛皇怎遭受著怎樣的情況。

  「爸爸,洛皇陛下在幹什麼啊?為什麼光著身體和可怕的血靈子抱在一起哼
哼叫叫的。」洛神城內,一個隻有四五歲的幼童拉著自己父親的手問道。

  父親頓時語塞,不知該如何解釋。對於四五歲的孩子來說,性教育還太早瞭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孩子稚嫩的花生米也已經鼓脹瞭起來,真的好像要爆
炸似的。

  洛河中,血靈子已經將洛璃的嬌軀翻瞭過來,讓她無力地溺於洛河中,如同
落水狗般狼狽。當然,對於血靈子來說,洛璃更像是一隻性奴母狗。

  啪!啪!

  兩大族長之戰在洛河中上演,血靈子毫不留情地將洛璃雪白的翹臀打得通紅
,將洛璃在洛河中追擊得很是狼狽。可在血奴咒的作用下,洛璃卻提不起一絲力
氣反抗,隻能扭動著白皙誘人的赤裸胴體,狼狽地躲避著血靈子的巴掌。

  血靈子大笑著欺身從後面壓住洛璃的嬌軀,如同兩隻獸類交媾似的糾纏在一
起,而後他便摟住瞭洛璃性感纖細的腰肢,將陽具抵在洛璃的小穴口再度狠狠地
插入瞭進去。

  洛璃雙腿間的濕潤與處子之血早已被洛河之水沖刷得不怎麼明顯,然而還是
有著大量的春水不斷從兩人的交合處流入洛河,再被洛河沖刷幹凈。血靈子樂此
不疲地快速抽動著陽具,狠狠地用腰腹撞擊著洛璃豐滿的翹臀,彷佛在與洛河較
著勁。

  「啊!嗚!嗯!啊!」動人的呻吟聲不斷從洛河中傳出。「啪啪」的腰臀撞
擊聲不斷響起。雖然洛河的奔湧之聲很大,但在場的皆非凡人,哪怕是幼童也至
少擁有感應境的修為。洛皇的呻吟聲以及兩人交合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分外明顯


  當著自己子民的面,被仇敵在洛河中擺成母狗的姿勢淫辱玩弄,這讓洛璃感
到極為屈辱。但她卻還是無力回天,反倒因此受到瞭深深的羞恥刺激,小穴也變
得更加興奮瞭。

  「嗚!夾得好緊!你這個淫蕩的洛皇,果然還是當著自己的子民被幹比較容
易興奮吧?」血靈子壓在洛璃的嬌軀上,欺身輕舔著洛璃的耳垂說道。

  「嗚!住口!啊……你這……混蛋……啊!」洛璃已經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
不出來瞭,很快便又被口中的呻吟聲蓋過。

  「你這種女孩傢,修煉又有什麼用?還不是用來做強者的爐鼎?」血靈子一
邊羞辱著洛璃,一邊享受著這位大千世界第一美人緊致溫熱的小穴,「你唯一能
為子民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美麗出賣身體,尋求強者庇護。但現在,你已經沒這
個機會瞭,你已經成瞭破鞋瞭。」

  「哦!啊!」洛璃緊閉著美目,胸前一團美乳在波濤洶湧的洛河中同樣晃動
得波濤洶湧。

  「對不起!牧塵!」洛璃的眼角隱隱有一點淚珠劃過。她終究還是沒能等到
牧塵。

  身為上位地至尊,血靈子的觀察力何等敏銳?他第一時間便發現瞭洛璃的淚
珠。雖然他不知道這位一向以堅強聞名小西天界的洛神族女皇為何會崩潰流淚,
但他至少可以肯定,自己的敵人流淚便是自己的喜事。

  玩弄著身下美麗曼妙的赤裸胴體,血靈子不由得愈發興奮,心中的淫虐之氣
大起。看著洛璃晃蕩著誘人弧線的玉乳,他忍不住狠狠地握在瞭手中揉弄,彷佛
要把那兩團柔軟捏爆似的。這自然又令洛璃痛呼呻吟瞭好久。

  兩人淫靡的盛宴在神聖的洛河中持續瞭許久,血靈子才終於忍受不住,胯下
血龍如同噴薄天地精氣般射瞭出來。這可是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啊!能堅持這麼久
血靈子當真算是天賦異稟。

  不過,身為上位地至尊,血靈子同樣也不一般。他刻意地沒有壓制自己的力
量,射出時也具有極強的力量。真要說起來,這一射至少能重創一個下位地至尊
。洛璃雖然並非一般的下位地至尊,但畢竟剛剛突破,根基未穩,此時更是要用
脆弱的小穴來承受這一擊。

  原本,洛璃應當被這可怕的沖擊力直接射飛出去,但血靈子卻及時抓住瞭洛
璃的雙乳,定住瞭她的身體。以地至尊的肉身強悍,洛璃自不會因此而被撕裂,
但她的雙乳卻不得不承受撕裂般的疼痛瞭。

  「啊啊啊!」洛璃痛苦地呻吟著。見到這樣一位絕世美人受到如此痛楚,男
人應當心疼嘆息才對。可現在,圍觀的男人們卻隻覺既心疼又興奮,下身高高挺
立著。

  「哈哈!好!不愧是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值!」血靈子仰天大笑,將洛璃的
嬌軀翻瞭過來,騎在瞭她的嬌軀上。而後腰間一挺,將微微疲軟的陽具塞入瞭洛
璃飽滿的酥胸之間夾住,並繼續向前,直頂到洛璃的唇邊。

  迷糊中的洛璃下意識地伸出香舌舔瞭一下嘴邊的東西,發覺那是血靈子的陽
具後才猛然醒悟過來,羞憤著想要偏過頭去。但血靈子卻已經按住瞭洛璃的腦袋
,強迫著她為自己同時做著乳交和口交。

  有大千世界第一美人為自己乳交和口交,血靈子剛剛射出大量精液的陽具很
快便再度堅挺瞭起來,如同一根火熱的鐵棒立在洛璃的雙乳間。

  洛河邊上,力神族長見血靈子根本不理會自己,反而玩弄洛璃玩得越來越起
興,隻得憤憤地親自動身,如同超級兇獸出行。

  可誰知,當力神族長踏入洛河的一瞬間,那先前隻有空吼之力的洛河卻突然
迸發出瞭巨大的靈力波動。力神族長猝不及防之下頓時被洛河的反擊擊退。

  「咳!」即便是肉體強橫的力神族長也被震得大口吐血,不由得憤恨地罵道
:「血靈子,你敢陰我?!」

  「力兄可莫要冤枉瞭老夫。老夫又沒有動手,是這洛河不歡迎你啊!」血靈
子放過洛璃的紅唇,開口說道。同時,他抱著全身赤裸的裸體慢慢走向洛河岸邊
,並不斷地玩弄著洛璃飽滿的玉乳,如同在炫耀一邊。

  「你!」力神族長頓時被氣得又吐瞭幾口鮮血。

  眾人這才明白血靈子為何突然要把洛璃推入洛河中,原來竟是想借洛河之力
保護自己。洛河已經完全認可瞭洛璃,自不會傷害她。而給洛璃種下瞭血奴印的
血靈子幾乎相當於洛璃的主人,洛河竟也因此認可瞭血靈子。

  諷刺的是,這洛神族的護族祖河此時竟然保護起瞭屠戮洛神族人最多的兇手
。洛河所任何的新一位洛神此刻還與他在洛河中交合。

  「好好好!好你個血靈子!我就不信你不從洛河出來!到時候,你血神族就
是我們兩大神族的敵人」力神族長怒極反笑,惡狠狠地威脅道。

  「哈哈!力神族長不必在意。這淫賤的洛皇胃口可不小,我血神族一族可未
必喂得飽。一定會輪到其他神族的朋友。」血靈子趕忙笑著回道。雖然他現在已
經奴役瞭洛璃,但卻也沒有把握同時對付兩大神族。更何況現在洛神族還沒有被
完全消滅,到時三大神族一起針對他,再來一個血神族也擋不住。因此隻能服軟


  「少廢話!趕緊按照約定,把血奴咒的操控咒印分成三份,分給我與骨神族
長。」力神族長冷聲說道,不給血靈子絲毫回轉的餘地,「咱們都是老夥計瞭,
當年你用血奴咒奴役九彩孔雀族的公主時我們都是見過的。後來人傢族裡來人救
回公主捏碎血奴印的時候我們也在場。我們辨得出來真偽,別想糊弄我們。」

  「好說!好說!老夫怎麼可能欺騙兩位兄弟呢。」血靈子笑瞇瞇地說道,同
時心中不斷暗罵兩位族長。

  可他終究還是無可奈何,隻得在洛璃的口中射出後立刻抱起洛璃赤裸的身體
,慢慢走出洛河。今日他得到的好處已經夠多瞭,三神族不但多瞭一尊絕美而又
潛力驚人的性奴,還得瞭大千世界第一美人的元陰。單從潛力上來說,這和幹瞭
洛神都沒太大的差別瞭。當然,這隻是一種比方罷瞭,如果他真的能與洛神雙修
的話,實際好處自然要比這強多瞭。不過即便如此,洛璃的元陰也給他留下瞭巨
大的好處,假以時日說不定能夠突破到地至尊大圓滿,等到那時候就真的是一舉
沖天瞭。

  一邊幻想著美好的未來,血靈子一邊與其他兩大族長一起飛上空中最顯眼的
位置。

  「四神族的兄弟姐妹們!我小西天界,數千年來一直處於戰亂當中,令四神
族均是遭受瞭慘重的損失,同時也結下瞭很深的仇怨。」血靈子大聲說道,同時
將洛璃的雙腿分開,如同給小孩把尿一般摟抱著尊貴的洛皇,將洛璃的充滿著淫
靡液體的私處暴露給在場的所有人看。

  準確地說,是小西天界的所有人。因為與此同時,血靈子已經將這裡的景象
投影到瞭小西天界的每一個角落。

  「但是,天下沒有化解不開的仇怨。仇恨隻能增加仇恨,不會有任何意義。
因此,我呼籲四神族於今日整合為一體,成為一個更強大、更團結、沒有仇怨的
聯盟。」血靈子正義凜然地大聲說道,但他的手指卻也在同時不斷地在洛璃的小
穴內抽動,很快便又將這位尊貴的洛皇玩弄得淫水直流。

  「而聯盟的紐帶,便是洛神族女皇洛璃。洛神族的先祖洛神乃是大千世界第
一美人,同時也是西天大陸曾經的統治者。而洛璃女皇,則是洛神的傳人,是新
的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她有足夠的資格成為聯盟的紐帶。」血靈子將洛璃的一雙
修長玉腿大幅度分開,並將陽具頂在瞭洛璃的小穴口,「從今日起,洛璃女皇便
是小西天界公用的性奴,並擔任守護小西天界之責。從此以後,洛璃女皇將作為
性奴分別呆在四神族的皇城中,供小西天界的各位同胞們享用。當然,享用前得
完成聯盟的任務,按勞分配。等到來日,洛璃女皇突破天至尊後,我小西天界便
擁有瞭整個大千世界都少有的天至尊級別的女奴。」

  「而操控洛璃女皇的血奴印,則由我們三大族長共同執掌。」血靈子將心痛
掩蓋瞭起來,用手指深入洛璃的小穴內攪動瞭一番,慢慢抽出。隨之一起抽出的
,除瞭洛璃雙腿間的淫水以外,還有一道血紅色的咒印。

  這道咒印一分為三,公平公正地由三大族長各執掌一份。

  「即便是對洛神族,我們也將放下往日恩怨,讓他們成為聯盟的一部分。可
以自由享用洛璃女皇的身體。」血靈子帶著嘲諷之色說道,「並且,我們將賦予
洛神族充分的自主權。每月前二十四天,洛璃女皇分別呆在我們三大神族八天,
剩下的六七天,則待在洛神城內。」

  「此等福利,放眼整個大千世界都再也尋不到瞭。因為,我們的洛皇陛下可
是大千世界的第一美人哦!」血靈子將洛璃的赤裸玉體高高舉起,彷佛在炫耀似
的,而後猛地將洛璃的身體往下扔去,用自己的陽具狠狠地貫入瞭洛璃的小穴,
直抵花心。

  「不過,如果洛神族不願凌辱洛璃女皇的話,那就是拒絕小西天界公有的性
奴,也就是在拒絕整個小西天界的善意。那麼,我們就隻能將洛神族抹殺瞭。」
血靈子話鋒一轉,蘊含著森冷殺機說道。

  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放過洛神族。洛神族的未來隻有兩條路,要麼被滅
亡,要麼凌辱自己的女皇,放棄所有的尊嚴。

  「啊!」洛璃既痛苦又快樂地呻吟一聲。口中殘留的精液頓時灑落下來,灑
在瞭她雪白的酥胸上。

  「結盟萬歲!」血靈子帶頭高呼道。

  「結盟萬歲!!」力、骨兩大族長隨之高呼。

  「結盟萬歲!!!」三神族的人及時地配合高呼道。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高呼「結盟萬歲」,吼聲震天動地。令洛璃既羞恥,
又無奈,身體忍受不住又高潮瞭一次。就連三位地至尊長老都開始高呼起來,唯
一安靜的地方就隻有洛神城內瞭。

  「結盟萬歲!」洛神城內,突然有人應聲喊道。頓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
瞭那個人身上。

  帶頭背叛的人名叫洛狼,九品巔峰修為,洛神衛的統領之一,同時也是洛璃
的一個愛慕者。隻不過,比起洛修和洛青崖的暗戀,洛狼要直白得多,曾多次向
女皇洛璃表達過自己的愛意。但尊貴的洛皇卻隻將洛皇的一片心意一笑而過。

  他之前並沒有背叛洛神族,而是像所有洛神族的年輕一輩那樣為瞭洛皇而戰
。然而當洛皇被擒,並被血靈子當眾奸污凌辱後,洛璃已經不再是他的女神瞭。
洛神族已必敗無疑,與其在心中留有對冷傲女神的幻想,還不如親自去把高貴的
洛皇從皇位上拉下來,扒光她的衣服凌辱她。這樣,至少自己還不虧。

  洛狼麾下的軍隊本便是一支虎狼之師,見統領表態更是按耐不住,第一時間
高呼瞭起來。一時間,洛神城內竟顯得人聲鼎沸。

  「洛狼!你這頭狡詐的惡狼!」洛青崖對這個叛徒沒有絲毫容忍,九品圓滿
的強橫靈力頓時爆發。

  然而,洛狼也非尋常之輩。雖然九品巔峰與九品圓滿的差距頗為巨大,但洛
狼曾在歷練中進入過一位天至尊的遺跡,雖然未獲得那裡的傳承,但也得瞭不少
好處,手段眾多。雖然敵不過洛修,但竟然在數倍的靈力差距下抵擋住瞭洛修的
殺意。

  「洛修,與我一起斃瞭這無恥的惡狼!」洛修見自己一人一時半會奈何不得
洛狼立刻便向好兄弟尋求幫助。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洛修竟然沒有如他料想中的那樣憤然出手,反而一
臉失神。

  「唉!算瞭吧。」洛修長嘆一聲,彷佛帶著無盡疲倦之一,無奈地喊出:「
結盟萬歲!」

  洛修麾下的軍隊見統領亦如此表態,也隻得既心痛又興奮地跟著高呼瞭起來
。兩支軍隊齊聲高呼「結盟萬歲」,倒是的確顯得聲勢壯觀。

  「你瘋瞭嗎!」洛青崖氣得忍不住一巴掌扇向好兄弟的臉。

  這一掌毫不留情,用上瞭靈力。洛青崖也沒指望抽中洛修,已做好瞭激戰的
準備。可沒想到洛修竟然不閃不避開,連靈力都沒有使用,硬生生地挨瞭洛青崖
一巴掌,立刻被抽翻在地。

  「咳!打完瞭嗎?冷靜下來瞭?」洛青崖擦瞭擦嘴角的血,慢慢爬瞭起來。

  「沒有!」洛修頓時又補上瞭一拳,這一拳已經帶有殺意瞭。他很痛恨洛青
崖這種無所謂的態度。

  面對這樣的一拳,洛青崖隻得出手抵擋,要不然他真得被打死瞭。

  「你冷靜一點!這樣堅持又有什麼意義?洛神族的衰亡大勢已定,就連洛璃
女皇都被對方擒住瞭凌辱。你再反抗還有什麼意義?」

  「難道我們要靠凌辱心中愛慕的女皇來維持生存嗎?這樣毫無尊嚴的種族,
不存在也罷。」洛青崖憤然說道。

  「青崖兄,這我可就要說你兩句瞭。」洛狼在一旁開口嘲諷道,「比起種族
的延續,所謂的尊嚴是可以在必要時候丟棄的。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嘛。更何況,凌辱大千世界第一美人,這對男人來說可是最大的成就哦!難道
你不喜歡洛璃女皇嗎?」

  「去死!」洛青崖從來都不喜歡洛狼這個人。可也沒想到身為族中年輕一輩
的佼佼者,洛狼竟會如此不堪,甚至就連好友洛修也就此淪陷。

  這一次,洛修終於出手瞭,他可不能坐視洛神族的核心力量之一被摧毀。兩
大統領聯手之下,洛修頓時被壓制住,被封印瞭一身靈力丟在一旁。

  「青崖兄啊青崖兄,你這又是何苦呢?難道是為瞭那個已經被血靈子操得淫
水直流的洛皇嗎?」洛狼趁洛修前去動員其他軍隊時,又前來嘲諷起瞭洛青崖。

  「無恥鼠輩!」洛青崖冷冷地回應道。

  「哈哈!隨你怎麼罵吧,你再怎麼罵也改變不瞭殘酷的現實。放心,大傢同
僚一場,我一定會與洛皇陛下在你面前表演一出精彩的淫戲!」洛狼哈哈大笑著
離開,全然不懼洛青崖那彷佛想將他撕碎的眼神。

  軍隊中大多數人都仰慕甚至愛慕著洛皇。看著洛璃赤身裸體地被血靈子凌辱
,雖然他們很是憤怒,但卻也早已有些欲火焚身,希望是自己在玩弄洛皇。正常
情況下,他們絕不可能接近洛璃的身體,但現在,結盟卻給瞭他們可以肆意玩弄
洛璃身體的機會。因此,隨著兩位洛神衛核心人物的叛變,越來越多的軍隊開始
倒戈。

  終於洛神城內所有的男性都高呼瞭起來。就連洛青崖麾下的軍隊都高呼瞭起
來,不再顧及統領的想法。至於洛青崖一個人的意見,也就顯得無足輕重瞭。

  二十七天後,洛神城內,洛皇宮中。宮殿還是那個皇宮,人還是那個女皇,
隻是現在的情況卻完全改變瞭。

  洛璃身著一身華麗的紫色長裙,高高在上地端坐於皇座之上,看上去尊貴而
優雅。不過,現在的她卻俏臉一片通紅,嬌軀不自然地扭動著。

  皇座之下,有三個男人。正是洛神衛的三位年輕統領,洛修、洛青崖與洛狼
。不過,三人的表情卻各不相同。洛修的表情十分復雜,夾雜著愧疚與不安,但
更多的還是緊張與興奮。洛清崖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隻是他的表情也不是
很自然,似乎在竭力忍耐著什麼。至於洛狼就要坦然多瞭,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
火熱,盯著洛璃紫色長裙下凹凸有致的玲瓏嬌軀。

  「大傢都是男人,就不要再遮遮掩掩的瞭。」洛狼開口道,儼然彷佛已經成
為瞭三位統領的領袖人物。他快步走到瞭洛璃的皇座前,一把摟住瞭少女纖細柔
軟的柳腰。

  貼身的衣裙下,有著飽滿而誘人的曲線,精致的容顏讓人流連忘返,輕風吹
拂而來,猶如銀河般的長發飄揚起來,令得此時的她,有著一種驚心動魄般的美
感。

  洛狼的手並沒有停頓,而是狠狠揉捏瞭幾把洛璃的翹臀,而後沿著洛璃的腰
臀處不斷撫摸向上,隔著紫色長裙抓住瞭洛璃胸前的玉乳。

  二十多天過去瞭,洛璃胸前的雙峰比起當日被血靈子玩弄時似乎又壯闊瞭幾
分,顯然這段時日裡被開發瞭不少時間。

  面對著洛狼的輕薄,洛璃的俏臉緋紅,條件發射般就要退後。但洛狼卻根本
不許,反而欺身上前,將洛璃一把抱起,自己坐在瞭洛神族的皇座上。

  「洛狼,你也不要太放肆瞭!洛神族的皇座豈能容你如此欺侮?」連洛修都
有些忍不住洛狼的放肆瞭。他本便是洛神族皇族的分支,雖然從小生活在最底層
,但對洛皇依然抱著尊崇之心。哪怕洛璃已經不再受他尊敬,他的內心依然在下
意識地保護洛神皇位。

  「那又怎麼瞭?如今哪還有什麼洛神族?整個小西天界,甚至是整個西天大
陸都在嘲笑我們。恐怕他們唯一感謝我們的就是我族給他們提供瞭一個大千世界
最美麗的性奴。」洛狼狠狠地揉捏著洛璃紫色長裙下的飽滿雙乳,彷佛要將所有
的怨氣發泄到洛璃身上似的。

  「啊!輕……輕點……」洛璃俏臉緋紅地嬌聲說道。似乎是有些受不瞭洛狼
的粗暴。

  「這就受不瞭瞭?吾皇,您可別開玩笑瞭。誰不知道,您可是整個小西天界
最美麗、最淫蕩的女奴啊。除瞭您,小西天界還有誰能在二十多日內被三大神族
所有人用精液灌滿身上的每一個地方?」洛狼一邊惡狠狠地說著,一邊隔著衣裙
搓揉著洛璃的乳頭。

  「啊!別!別說瞭……」洛璃緊密著美目,愈發羞憤。

  漸漸地,洛璃的胸前竟然微微濕潤瞭起來,被白色的液體潤濕。

  「看吶!這麼快就流乳汁瞭,您還有什麼好辯解的?」洛狼不懷好意地嘲笑
道,一把將洛璃胸前的衣物撕開,露出瞭已然被乳汁浸濕的上半身。也許是為瞭
方便玩弄,洛狼根本沒有給洛璃穿上內衣。

  這是在力神族時遭受的不幸。力神族精修肉體,對肉體的研究造詣也頗高。
力神族長當初又在洛河上吃瞭大虧,當洛璃輪到力神族後二話不說便將洛璃的身
體改造瞭一番,令洛璃的雙乳可以快速高效地分泌乳汁。這十多天來,洛璃曾經
高貴的美乳已經不知被多少人嘗瞭個遍。

  洛神女皇俏臉通紅地被洛神衛統領玩弄,乳汁還在不斷從粉紅色的粉嫩乳尖
上滴落,看得下方的兩位統領頓時硬瞭起來,哪怕是一向「堅貞不屈」的洛青崖
也不例外。

  洛狼一邊揉弄著洛璃的雙乳,一邊將洛璃已經半裸的玉體換瞭個姿勢,將她
的雙腿大幅分開,令洛璃如同小女孩如廁一樣坐在自己的懷裡。寬大的皇座有足
夠的空間供洛狼淫辱洛璃,洛狼的下身早已堅硬如鐵,頂在瞭洛璃的雙腿間。

  洛狼邪笑著將洛璃的紫色長裙褪下,露出瞭少女美麗的下半身。洛璃雪白誘
人的赤裸玉體立刻展現在瞭三位統領的面前,而在她雙腿間的黑森林中,正在不
斷泛著春水,顯得極為淫靡。

  然而,最令人欲火澎湃的卻是洛璃的腰間,有著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正」字
,全都是以靈力寫成的,數不清有多少。其中也顏色不一,有血神族的血色,也
有力神族與骨神族的。除此之外,小西天界其他一些勢力的大人物,甚至是西天
大陸上慕名而來的其他強者留下的靈力也有。就連其他大陸的人也有被吸引過來
的,據說其中還有洛璃女皇的舊識,如那白色靈力就是一個名叫姬玄的大少爺留
下來的。

  當然,最諷刺的卻是最後的三筆。那是正宗的洛神族靈力,是由洛神族的最
大叛徒,那三位洛神族皇族分支的三位下位地至尊留下的。洛璃剛一輪到洛神族
,那三位長老便霸道地將洛璃收入瞭房中,自己玩弄瞭一半時間才放出來。

  然而,雖然洛璃的身體已經被玩弄改造瞭不知多少次,但地至尊的肉體依然
讓洛璃的身體美麗如初。除瞭那些靈力正字無法除去和沒有瞭處子之身以外,他
們幹洛璃時與幹處子之身的洛皇幾乎沒有兩樣。

  洛狼的手指靈活地伸入瞭洛璃的小穴內撥弄瞭起來,靈活的技巧很快便令洛
璃敏感的身體淫水直流。

  「不!不要!啊!」洛璃很快便又在尖叫聲中陷入瞭高潮,噴出瞭大量的陰
精淫水,浸濕瞭洛神族神聖的皇座。乍看之下就好像洛璃失禁尿在瞭皇座上似的


  「都已經被玩弄過那麼多次瞭,還裝什麼清高?」洛狼拍瞭拍洛璃挺翹的玉
臀,又狠狠地揉捏瞭幾把,「這麼淫蕩,你真的是我們愛慕的那個冷傲的洛皇嗎
?」

  洛狼抓住洛璃潔白的腳踝,將洛璃的玉足放在瞭皇座的扶手上,並用靈力鎖
鏈固定住。而後,洛狼便頂起瞭洛璃雪白的臀瓣,將洛璃的身體直接頂起後又松
開瞭手。

  「哦!」洛璃的玉臀頓時重重地往下落去,隻是她的腳踝依然被固定在皇座
上動彈不得,因此隻有下半身落瞭下去罷瞭。

  洛狼早已解開瞭衣褲,挺立的陽具正等著洛璃的小穴主動吞入自己的陽具。

  「啊!好痛!不要!」洛璃掙紮著發出呻吟聲,但掙紮的玉手卻被洛狼抓住
縛在瞭身後。胸前的雪白雙乳波濤洶湧般地搖晃著,還不斷地滲出乳汁。

  洛狼那如同銀河般璀璨的銀色長發早已披散下來,俏臉迷離地呻吟著,雪白
赤裸的玉體上泛起一陣緋紅,如同女騎士般騎乘著洛狼晃動,胸前滲著乳汁的雪
白玉乳分外晃眼,看得下方的洛修和洛青崖幾乎下一刻便想打破原先的安排,一
起淫辱洛皇。

  雖然洛璃赤身裸體地坐在洛狼的身上,但洛狼卻還是像一個征服者那樣征服
著洛璃的赤裸玉體。兩人下身的交合處淫靡不堪,黑色的毛發早已被洛璃的春水
潤濕。

  「啊啊!」洛璃尖叫著又泄瞭出來。這一次高潮比上次還要猛烈,直接潤濕
瞭皇座的一大片范圍。

  堂堂洛皇,就這麼在自己的皇座上被自己麾下的統領玩弄,淫辱到瞭高潮。

  洛狼微微湊到洛璃的耳邊,輕舔著洛皇的耳垂說道:「怎麼樣?洛神族的子
民與那些其他幹你的人相比如何?」

  高潮之後的洛璃俏臉緋紅一片,散發著無限美麗的餘韻。這位大千世界第一
美人微微嬌喘呻吟著,似乎已經說不上話來瞭。

  而洛狼則依然喋喋不休:「與三神族的族長相比如何?與血神族的四大皇子
相比如何?與三位長老,與姬玄相比呢?嗯?」

  洛狼說的每一個人都是曾經與洛璃糾纏頗深的人。他們有的是愛慕過洛璃,
有的是試圖與洛璃聯姻,還有的是為瞭擒住洛璃凌辱當時的洛神族皇女。但現在
,他們都算是做到瞭,他們都成功地享用瞭洛璃的身體,在洛璃女皇的身上肆意
馳騁。

  這位年輕的洛神衛統領不斷用言語羞辱著高貴的洛皇,並不停地在皇座上抽
插著洛璃的小穴。雙手肆意地玩弄著洛璃的美乳,被洛璃的乳汁完全潤濕瞭。

  「啊!啊!嗯!嗚!啊!」洛璃的呻吟聲越來越激烈。在與洛狼激烈的性愛
中,洛璃被一次次送上高潮。除瞭被力神族改造得身體敏感以外,這其中也有洛
狼不斷用語言羞辱的因素在。

  「啊!」終於,在愈發猛烈的抽插中,洛璃又高潮泄身瞭。

  激動的洛狼也終於忍受不住,射瞭出來。一股火熱的濃精狠狠地澆灌在瞭洛
璃的子宮內,將洛璃的赤裸玉體射得一陣顫動。

  「啊!」洛璃軟軟地躺倒在洛狼的身上,享受著洛狼在她身上不斷遊走的大
手與靈活地愛撫。很快,她的小穴與乳頭就又滲出瞭液體。經過瞭二十多天的調
教之後,洛璃的身體也已經十分適應激烈的性愛瞭,很快便能再戰。

  「好瞭,該我瞭!」洛修激動地走上洛神皇座,一邊脫下自己的衣物。

  「嗚!哦!」洛璃又止不住地呻吟瞭起來,在洛修的玩弄中身體再次高潮迭
起。

  這一刻,她忘記瞭洛神族,忘記瞭自己的責任,甚至忘記瞭牧塵。但她依然
記得自己是誰,這是她唯一清楚的東西瞭。

  她是小西天界的守護性奴,供小西天界的每一個人玩弄淫辱。同時,也永遠
忠於三大神族的族長。還要努力修煉,早日成為洛神先祖那樣的天至尊強者,為
小西天界獲得更多的利益,以及女奴。

  說到牧塵,那可就頗為倒黴瞭。他在前往洛神族的路上碰到瞭凜冬老人,並
與之發生瞭沖突。畢竟這麼浩浩蕩蕩的一支隊伍怎麼看都像是來找事的,很顯然
不把西天戰殿的規則放在眼中。更何況,其中還潛藏瞭一位地至尊大圓滿強者。

  於是,一番沖突之後,凜冬老人叫來瞭西天戰殿的幫手,以特殊陣法困住瞭
牧塵一行人。由於一開始並沒有出現天至尊,牧塵大意之下並沒有直接向炎帝武
祖求救。畢竟一個地至尊大圓滿,在牧塵看來可著實不值得如此。等到他想用時
,卻為時已晚。

  如此,牧府的頂尖高層就這麼被關押在瞭西天戰殿的大牢中。唯有曼荼羅受
到瞭特殊待遇,被一些長老抓去雙修采補,戀童癖的雙修長老西天戰殿可不是沒
有。不久,大夏皇朝便聽聞瞭消息,並聯合聖魔宮餘孽向牧府展開瞭報復。隻有
一位下位地至尊坐鎮的牧府當然抵擋不住,這麼一個朝氣勃勃,擁有無限未來的
新興勢力便這麼於轉瞬間覆滅瞭。當真是世事無常啊!

  至於大羅天域的一眾美人則順理成章地被夏弘皇子收入瞭後宮中。可憐九幽
,在天羅大陸極西之地逃過瞭夏弘的魔掌,呆在瞭北界卻反而落到瞭夏弘手中,
在夏弘的手下被肆意凌辱。直到林靜前來大夏皇朝討那一億至尊靈液的債務,事
情才發生瞭轉變。

  不過,那又是另外的故事瞭。

[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2017-11-26 08:33 編輯 ]


上一篇:【大主宰同人之淪陷的清衍靜】【作者:不詳

下一篇:【大主宰同人之魔龍宮幹靈溪】【作者:不詳


本站專注于成情激年豔言黃性誘級圖文小說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花椒小說 www.hj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