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小說

網站首頁 今日推薦 今日精選 都市生活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校園激情 武俠情色 經典豔情

【殘虐女海盜】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俘虜】

下一篇:【在地下室裡幹瞭兩個處的,爽呀】


(血腥)

  西班牙,馬德裡。1580年12月1日「我必須見國王,讓我進去。」委
拉索隊長命令衛兵打開國王寢宮的門。

  飛利蒲二世正坐在寶座上等候著壞消息。「我已經知道瞭,隊長。謠言總是
比我的士兵跑的快。損失有多大?」

  「她洗劫瞭一條軍艦,殺死瞭所有的水兵。搶走瞭一門大炮和850公斤黃
金。」

  飛利蒲二世臉上充滿憤怒的神情,沉默瞭一會,說道:「你和委爾他,卡斯
地羅,雷加皮,戴斯今天率軍艦出發。多帶些武器和食品,去抓她。抓到她。把
她帶回來。我損失瞭12條軍艦,她要為此負責。」

  摩洛哥,撒裡港,1580年12月12日一個金發美女走進瞭小客棧,在
角落的一張桌子旁坐下。她穿著長筒襪和男人的皮夾克。一把長劍掛在腰間。客
棧內所有的人都轉向她。是她,愛米婭——愛溫爵士的女兒。愛溫爵士——英國
女王的前衛隊長,5年前在直佈羅陀的一次戰鬥中被西班牙軍隊殺死。爵士的故
事開始於12年前,他率領他的軍艦和水兵離開瞭英國海軍成為海盜。但是,1
573年5月21日,他遇到瞭西班牙的軍艦。在戰鬥中,他被敵人擊中,剩下
的海盜帶著18歲的愛米婭逃瞭出來。從那天起,她活著的目的隻有一個——擊
毀西班牙所有軍艦,為她父親報仇。現在23歲的她已經是地中海賞金最高的海
盜瞭。她是一個美人,1米7的身高,金色的長發,修長的大腿,渾圓結實乳房,
使她更加性感。看到她的容貌,誰都不會把她和海盜聯系起來。但是她性格倔強。
沒有人看見她為什幺事情哭過。

  她是一個堅強的姑娘。她唯一所想的就是復仇。

  「我們必須馬上離開。西班牙的5艘軍艦已離港口10英裡瞭。他們正在四
處搜捕我們。」她說道。「好。」話音未落,一聲爆炸的巨響震動著小客棧。

  「快跑,快跑,西班牙人來瞭……」人們喊叫著,恐怖開始四處彌漫。又一
發炮彈擊中瞭港內的海盜船。

  受傷的人們在骯臟的街道上奔跑著。當這個女孩跑到房外,她看到兩條西班
牙軍艦已在200米開外的港池內瞭。他們不斷地開炮。男人和女人的破碎的四
肢散落在四處。

  炮彈準確地落在人群中間……

  第一隊士兵跳下軍艦,沖進街道。接著又一隊,現在已有30多士兵已上岸
瞭。海盜們紛紛拔出長劍準備迎戰,西班牙士兵用火槍開火瞭。大多數的海盜被
擊中,剩下的沖進敵陣。愛米亞在兩個海盜的陪伴下後撤著。突然,一聲巨響,
她重重地摔在地上。在昏迷前最後一刻,她看到100多個西班牙士兵向她沖過
來。

  稍後,在維多利亞戰艦上委拉索隊長走入關著愛米婭的船艙內。她依然是昏
迷不醒。當委拉索隊長看到昏迷中的愛米婭後,一種占有她的沖動油然而生。是
的,我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他想。

  12月2日,圖特嘉神聖法庭的監獄「開門。我們有特殊的禮物給你們……」
在監獄的入口,馬車夫向著衛兵們大聲地喊叫。

  「猜猜我們抓著誰瞭?世界上最可怕的海盜,知道嗎?她是一個女人,一個
妓女,一個女巫。」監獄裡的每一個人都知道愛米婭被帶到這兒接受刑訊。

  20多個衛兵在等著囚車的到來,愛米婭走出囚車,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詫於
她的美貌。甚至是她身穿骯臟的男人的衣服和未梳理的頭發也掩飾不瞭她的美麗。

  人們的目光註視著她性感的大腿和挺起的乳房。兩個獄卒把她推進漆黑的牢
房,誰會知道,她生命的最後幾天竟是在那兒度過。

  那間牢房又小又臟。幾隻老鼠等著新房客的到來。木制床上留下斑斑的血跡。

  獄卒把她的雙手銬在墻上的鐵環上。愛米婭沒法坐下來或是躺在床上。就這
樣,她度過瞭她在獄中的第一個夜晚。

  第二天早上9點,2個獄卒把她帶到一間又大又黑的刑訊室。在那,委拉索
隊長下令可以對她實行刑訊以便能夠獲得情報。金子在何地?其它海盜逃到什幺
地方?他們一共有多少人等等。他們讓愛米婭坐在一個木椅上,委拉索隊長開始
瞭問話。

  「我們知道你是誰。愛米婭。沒有必要浪費時間。你現在是在圖特嘉的神聖
法庭的監獄。我是委拉索隊長,5年來,一直等著這一天。漫長的5年,你可以
想象國王是多幺的憤怒。你搶劫瞭國王的金子。你擊毀瞭國王的軍艦……愛米婭
你看多糟糕,對你的罪行唯一的懲罰就是死刑。」愛米婭感到瞭恐懼。她知道在
這是無路可逃的。

  委拉索繼續說道:「但是國王可以拯救你的生命……至少你不會被斬首……

  當然,你要說出來金子在哪兒。怎幺樣?你能告訴我什幺?」

  「我們沒有金子。他們在一條軍艦裡被擊沉瞭?」

  愛米婭一開始說話,委拉索隊長就打斷瞭她的話。「哦,姑娘,告訴我們金
子在哪兒。你的話會使你的情況越來越糟。」

  「我們真的沒有金子?」

  委拉索站瞭起來走近瞭愛米婭。他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睛,過瞭一會慢慢地說
道:「你知道我們在哪兒,你肯定知道神聖法庭和它獲取情報的方法。他們確實
有許多而且非常痛苦並且很有趣的刑罰。你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我不想看著你
被打的遍體鱗傷和支離破碎。但是,行刑人喜歡他們的工作。他們喜歡看人的身
體的毀滅和聽犯人的嚎叫,如果犯人是婦女……」愛米婭的雙膝開始發軟。

  她是一個堅韌的姑娘,但是她還是很怕各種折磨。她從來沒有被鞭打!然而,
現在!!他們想要折磨她。他們想要她的父親的財富。他們想要她出賣她父親的
朋友!不,為瞭她父親和她自己榮譽和名聲,她將忍受各種折磨。

  「我不會告訴你任何東西。」她邊說邊轉過頭去。

  「恩,很好,很好……你不留給我另外的機會,我的孩子……把她帶到用刑
室去。」

  刑訊- 第一天他們走進瞭一個又大又冷的房間。愛米婭盯著墻上和桌子上可
怕的刑具,開始發抖:鉗子,火鉗,撥火棍,剪刀,鉤子,鐵叉……

  在房間的中間是一個特制的拷問桌。桌子的四腳可以綁住受刑者的四肢。桌
子後面是燃燒著的火盆。火盆內的熨鬥在發出猩紅的光。

  她感到瞭一陣陣的恐懼。她看到刑訊室角落的拷問架和可怕的木制金字塔。

  最後,她看到除瞭委拉索隊長外,還有4個粗野的男人和4個書記官坐在大
大的桌子後面,用貪婪的眼光盯著她。這時。從門外進來3、4個打手。

  委拉索隊長沖他們點瞭點頭,他們立刻剝光瞭愛米婭的衣服。這一切來得竟
是這樣的突然,愛米婭還沒明白發生瞭什幺事,她已經裸露在這些男人的中間。

  她感到非常羞恥,但是她的乳頭卻開始發硬。個頭最大的打手,身高1米9
的亞裡山德羅用他的右手掀起愛米婭的金發,向後猛地一拉,同時用右拳狠狠地
擊中她的胃部。「啊!!!!」她尖叫著,身體狠命地搖動。

  亞裡山德羅端起她的俏臉罵道:「母狗!快說,你這個海盜。不然的話,我
會讓你求我賞賜給你死亡。」

  愛米婭吃力地仰起頭說道:「我不會說出任何東西的。壞蛋!你和你的國王
總有一天會受到懲罰的!那些黃金是你們從國外搶來的。我從你們手中奪回來再
分給老百姓,他們真正擁護我,而不是你們!」委拉索隊長和其它的男人坐在舒
適的木椅上冷冷地註視著這個刑訊。亞裡山德羅狠很地煽瞭她兩個耳光,以為此
時她會喊叫或哭泣,可是,愛米婭用平靜而又的憤怒的眼光盯著他。

  「你這條母狗……」,他一邊微笑著一邊和另外一個打手——馬裡奧(年約
50,身高1米8,體重120公斤)把愛米婭按在房間角落的鐵椅上,她還沒
有坐穩,他們就把她的手腕到肘關節以及她的踝關節鎖在鐵椅的腳上。這樣,她
的膝蓋張開露出瞭女人的下身,她驚恐地看到劊子手們的陰莖在刑訊前逐漸挺立
起來。「天呀,他們會怎樣開始呀?」

  馬裡奧一邊註視著她那被淡黃色的陰毛遮住的陰唇,一邊想如何拔光她的陰
毛。亞裡山德羅告訴馬裡奧用拇指銬折磨她。愛米婭知道他們將會幹什幺瞭——
他們會拶斷她的手指。

  當亞裡山德羅將拇指銬套入她左手的手指時,她閉上瞭眼。他開始旋轉拇指
銬上的第一圈螺絲。愛米婭沉默著。亞裡山德羅很喜歡外表堅強的女人……實際
上,他有很多可怕的方法折磨這樣的女人……那隻是時間的問題。並且他們現在
有的是時間。

  他又開始擰緊拇指銬上的螺絲。愛米婭的身體因疼痛開始扭曲,但是她隻是
發出瞭輕輕的呻吟聲。刑訊室非常寒冷,她的乳頭開始發硬這樣的痛苦使她看上
去更加性感。螺絲又擰緊瞭一格。愛米婭放聲狂叫。亞裡山德羅微笑著又擰緊瞭
一格,此時,她尖叫著頭向後仰過去……她的手指尖成瞭暗黑色的瞭。

  刑訊室內的男人色迷迷的盯著她勻稱的大腿,看著大腿對痛苦的反應:大腿
顫抖,雙膝抖動,肌肉痙攣。

  亞裡山德羅又開始擰緊螺絲。

  「啊,啊!!」愛米婭用盡全身的力氣尖叫著,此時,她覺得手指上難以置
信的壓力把她的血擠出瞭手指。她瘋狂地來回搖頭並且她的尖叫仿佛能把刑訊室
的墻壁弄哭。亞裡山德羅取下手指銬,拿過來一個榔頭並且慢慢地砸向她的手指。

  可憐的姑娘又開始瞭尖叫。一下,又一下,她的慘叫聲不斷地在刑訊室內回
蕩…

  …

  7下過後,她昏倒瞭。打手們潑瞭一桶冷水在她的身上。待她蘇醒過後,新
的折磨又開始瞭,這回是她的右手……

  馬裡奧拿過來一把小刀,跪在她面前。他慢慢地抓住愛米婭的右腳,將小刀
插入她的腳趾蓋的下面。「不,不,不……」馬裡奧慢慢地掀起小刀,愛米婭痛
苦地尖叫著,她想踢開他的手,可是。她的腿牢牢地銬在椅子腿上,這樣的擺動
使她的下身看上去更有誘惑力。盡管刑訊室內非常寒冷,可她的全身浸滿瞭汗水,
象是剛從水裡撈上來一樣。

  亞裡山德羅緊挨著馬裡奧跪瞭下來,他取出一雙小鉗子並且慢慢地把塞到愛
米婭的左腳中指的指甲中間,輕輕一拔,一陣突發的巨痛,她好象瘋子樣地叫喊
著,強烈在椅子中猛烈地搖動著。

  「不要……」她在左右腳雙重的巨痛中尖叫著。

  「說!快說!」亞裡山德羅對她喊道。但是她還是搖瞭搖頭。

  打手又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拔掉她另外3個手指頭的指甲,愛米婭就象一隻受
傷的動物一樣呻吟著,最後,所有的指甲全被拔光瞭,她喘著粗氣陷在椅子裡,
希望今天的刑訊是結束瞭。

  突然,她感覺到屁股下的椅子越來越熱!噢,上帝!打手們在金屬椅子下面
燒著火!她感到鐵椅帶來的熱量會把她的屁股烤焦,她發出一聲尖叫,「不,我
受不瞭瞭!!」但是打手們隻是無動於衷地看著她,等待她的供詞或……為她準
備下一個酷刑。她在熾熱的椅子中坐瞭幾乎一個小時。她昏過去兩次但是每次過
後一桶桶的涼水潑在她的身上使她蘇醒,接著又開始下一次的折磨。

  打手們終於把她從椅子放開瞭,她被拖到刑訊室中間的懸吊著的鐵鏈下面。

  愛米婭正喘著氣試著恢復一下體力去忍受下一個酷刑折磨。委拉索隊長和刑
訊室內的其它人都很滿意地看著這種慘絕人寰的場面,他們中的某些人甚至開始
瞭手淫。委拉索隊長示意開始刑訊。

  亞裡山德羅把愛米婭的雙手反綁在身後用手銬銬住,然後用天花板上垂下來
的滑輪鏈將她吊離地面1米左右,這樣,她的雙臂好象脫臼一樣的疼痛,這時,
打手們在她的雙腳下懸掛一塊25公斤重的石頭,她哭喊著,全身流下的汗水在
刑訊室的火光中閃亮。她的慘叫異常悲鳴和絕望。隨後她不停地瞭呻吟著。亞裡
山德羅又加上一塊巨石在她的踝關節上。

  「不……!!」愛米婭尖叫著,身體在可怕的疼痛下面不停地晃動。她看上
去身體象是要被撕裂,現在她的雙手被拉倒她的頭部上面,她喘息著說:「可憐
可憐我吧!」

  「說母狗!金子在哪兒!金子在哪兒」打手們喊道。

  「我不能……我不能告訴你……」愛米婭聽見瞭她自己的聲音,也明白這意
味著什幺:——越來越多的痛苦!她美麗的軀體被拉長到極限。打手們拿著長木
竿走到她的身邊。委拉索隊長示意用刑。他們用木竿瘋狂地擊打她的身體。他們
打著她的腰,她的圓潤的屁股,她挺拔的乳房,她扁平的腹部和她的背後……愛
米婭象瘋瞭一樣尖叫,尖叫。尖叫。10分鐘後她昏死過去。他們用一桶涼水將
她潑醒,繼續拷打。她的痛苦無窮無盡。吊刑和毆打快要把她弄瘋瞭。疼痛遠遠
勝過她的信念。她不能再控制她自己和她的器官瞭,她無意識地尿尿。打手們嘲
笑著,停下手,歇瞭一會,又開始拷打。她再次昏死過去。他們很快讓她蘇醒,
繼續摧殘她的意志和身體。2個小時的折磨終於結束瞭,她已經完全精疲力盡瞭。

  這期間,她昏死過去12次。她的迷人的軀體遍體鱗傷,滿是傷痕。士兵們
將她拖到牢房,她依然毫無知覺,赤身裸體。一位醫生隨後檢查瞭她的身體,並
且在她的傷痕處上瞭一些藥,因為刑訊官員想要欣賞她美麗的軀體……

  她在她牢房裡度過瞭第一個晚上,誰會知道明天等著她的又是什幺?。

  刑訊-第二天

  凌晨5點,遠比愛米婭預料的早,士兵們把她押送到刑訊室。昨天的全部人
員和打手都已等候在那裡瞭。

  她此時神色平靜,委拉索隊長走過來對她說:「愛米婭,你考慮清楚瞭嗎?

  告訴我們想要知道的嗎?昨天的審訊隻是剛剛開始。如果你還執迷不悟,等
著你的是更多的痛苦與折磨。說吧。」愛米婭的身體在寒風中抖動著,但她還是
鼓足勇氣的搖搖頭。

  「好,我的孩子。是你自己作的選擇,今天行刑官為你準備瞭特殊的計劃,
讓我們開始吧,別浪費時間瞭。

  打手們從士兵手中接過愛米婭,把她的手和踝關節固定到X型的刑架上。現
在她依然是赤身裸體,她的臉變的通紅,因為她的下身又完全暴露在男人的視線
之下。馬裡奧拿著小鉗子走到她面前說道:「現在我們必須剃光你的陰毛,哈-
哈- 哈!」接著他跪在她的大腿之間,用鉗子的兩個尖端夾註瞭她的金色的陰毛
很勁地一拉,陰毛夾著嫩肉掉瞭下來。愛米婭在疼痛和恥辱中尖叫著。馬裡奧連
續拉瞭10多次後,愛米婭的下身一毛不剩。他們象抓果凍一樣抓住她的光禿禿
的陰戶,她非常屈辱,但是她的陰蒂開始變硬,打手們嘲笑著她。亞裡山德羅拿
出夾乳器(2個大金屬顎魚頭,尾端連著兩套螺絲)慢慢地走近她。他把她的乳
房放在顎魚頭之間開始瞭旋轉螺釘。愛米婭感覺到乳房上逐漸增強的壓力。疼痛
變的難以忍受瞭。她象瘋瞭一樣尖叫著。

  亞裡山德羅一圈又一圈的擰緊螺絲,。她隻有叫喊,頭不停地搖動。當兩個
顎魚頭夾子相距隻有3厘米時,亞裡山德羅停止瞭旋轉,此時,她的乳房變成瞭
蘭色。等到她的尖叫聲停止瞭,亞裡山德羅才說道:「美人,該說瞭吧。她一邊
流著淚一邊喘著氣,說道:「不,我不會告訴你,壞蛋!!!!」她的話語被螺
絲3圈旋轉打斷瞭。

  她身體在急劇地扭曲著。疼痛是無法描述的!!她再次失去自制力。尿液沿
著大腿流瞭下來。

  當亞裡山德羅和馬裡奧用力地抓住夾乳器的末段使勁地拉動著愛米婭的乳房,
好象要把她的乳房從她的身上撕下來一樣。此時,她的乳房已經是變成暗黑色的
瞭。愛米婭瘋瞭似地嚎叫著。整個刑訊室充滿瞭她的哀號之聲。

  這種恐怖的刑罰持續瞭13分鐘後,愛米婭又昏瞭過去。當她再次蘇醒過來
的時候,才意識到可怕的夾乳器已從她的乳房上摘下來。可是,亞裡山德羅和馬
裡奧卻手持巨大的乳房鉤獰笑著站在她的面前。

  他們又開始擰著或者是揪著她的乳頭,殘忍地玩弄著已經變形的乳房。愛米
婭一遍又一遍的喊叫著,扭動著……後來,每5分鐘,她就會昏迷過去,一蘇醒
過來,就接連不斷的嘔吐。小便失禁。

  看到這樣,打手們用涼水使她蘇醒。他們兩個慢慢地把乳房鉤的尖端插入愛
米婭的乳房,再慢慢地撕扯著乳房上的嫩肉,愛米婭象瘋瞭的野獸一樣的扭動著。

  她的叫喊聽上去是如此的絕望和淒厲。在刑訊官決定停止殘忍的割乳刑前,
她竟然昏過去12次。他們給瞭她30分鐘的休息時間。同時,一個醫生也給她
進行瞭簡單的治療,讓她喝瞭一瓶紅酒以使她恢復體力以便在下一個刑訊中不會
立刻死去。委拉索隊長看著她躺在冰涼的地上喘氣,就走過來說道:「愛米婭,
你還有機會停止這樣的拷打。現在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壞更壞並且更壞。他們下一
個目標將是你的漂亮的陰道,他們會用火燒它,用刀割它,用錐子捅它!你要相
信,我在這裡看過很多女人就這樣受盡瞭折磨,最後還是要說的!而且,這樣的
痛苦實在是太可怕瞭。你想象一樣燒的通紅的撥火棍伸進你的陰戶嗎?」說著,
他示意將火盆移到刑訊桌旁。

  「說!愚蠢的女人!」

  「壞蛋……不,不……」她堅定地回答著把她的頭轉向另一邊。

  亞裡山德羅和馬裡奧把她從地板上提瞭起來,重重地摔到刑訊桌上。她的雙
腿被最大限度地拉開,繩子,鏈子將她的四肢牢牢地捆在刑訊桌上。亞裡山德羅
和馬裡奧開始瞭用厚厚的木板猛抽她的腳底。

  當兩個打手用力一次又一次抽打她的腳底板時,可憐的姑娘想蛇一樣蠕動著
身軀,身子竭力在桌子上面彎成弓形。她的尖叫幾乎不是人類的聲音瞭。啪,啪,
柔軟的腳底上持續不斷地抽打!慘叫之後的慘叫!與此同時,亞裡山德羅從火盆
中取出一塊燒的發白的烙鐵狠狠地按在瞭她的早已血肉模糊的乳房上。愛米婭的
尖叫變得瞭難忍受,但是刑訊室裡的男人卻很欣賞這樣的哭喊聲。看著她承受著
極大的痛苦,委拉索隊長開始射精瞭。

  她在忍受著雙重折磨20分鐘以後,混死過去。他們用冰水將她弄醒,又繼
續同樣的折磨。

  「我要你們把她腳底的肉打到地面為止!」委拉索隊長說道。

  打手們一遍又一遍地抽打她的腳底板……她隻是淒慘地哭著,尖叫著!!

  亞裡山德羅用烙鐵慢慢地按在她的腋窩,平滑的腹部,那裡流下瞭一處處可
怕的焦痕。愛米婭每3分鐘昏過去一次!她開始大便失禁瞭。而她的受苦卻是無
窮的!!下午3點,她腳底板的肉也開始隨著木板的抽打聲一塊一快落到地板上
瞭。最後,愛米婭已經不能尖叫!她隻能虛弱地呻吟,搖搖頭。她的身體包裹在
汗、尿和血水之中。刑訊桌下面滿是她的大便。醫生說今天再也不能拷打瞭,於
是,她被拖回牢房。在黑暗的牢房裡,她的身體痙攣瞭一個多小時……

  刑訊第三天

  天亮的時候,幾個士兵來提審愛米婭,她乞求地哭泣著。幾個士兵並未為她
的哭聲所動,拖著她進入瞭刑訊室。她又看見同一般的審訊人員。打手把她捆在
同一張審訊臺上。亞裡山德羅拿著一根又粗又長的木竿慢吞吞地走進她。他掀開
她的陰唇狠狠地把木竿猛地插進她的陰道足有20厘米!她的尖叫已不是人的喊
叫,猶如一頭野獸在嘶叫!她的背在桌子上彎成瞭拱形,並且她急切地甩動著她
的金發。亞裡山德羅等到她的尖叫停止,然後又開始在她的陰道裡攪動木竿,同
時又象機器活塞一樣地上下抽動著木竿。她叫喊著,身體急劇地抖動著,最後象
蚯蚓一樣神經質般地蠕動著,偶爾還能聽到她微弱的叫聲……

  她已經完全沉浸在痛苦之中,刑訊室早已成為她活生生的地獄!亞裡山德羅
微笑地玩弄著她的陰道,一會拔出木竿,一會推入陰道,一會用力攪動木竿,一
遍又一遍,周而復始……

  她的膀胱又一次失去控制,小便再次失禁。亞裡山德羅依然微笑著,絲毫沒
有終止折磨的意願。幾分鐘後,愛米婭昏瞭過去。冰涼的冷水在她依然美麗的臉
上激起水花,她蘇醒過來,但立刻又陷入痛苦的折磨之中。抽動,攪動……又抽
動,又攪動……再次抽動再次攪動!!愛米婭嘔吐著,再次暈死過去。她的陰戶
淌著鮮血。亞裡山德羅停止刑訊,走到一旁呷瞭幾口酒,得意地看著愛米婭的裸
體。那已不成人形的軀體已失去瞭女性的陰柔之美……他慢慢地踱回愛米婭的身
邊,見她恢復知覺,便將所剩無幾的酒灌入她的嘴裡,然後又開始瞭木竿的蹂躪。

  「對這樣一個漂亮的女人的拷打老是讓我感到口渴,哈哈哈……」他很認真
地用著木竿在愛米婭小巧、鮮血淋漓並且光禿禿的陰道裡捅來捅去。亞裡山德羅
差不多喝醉瞭,他幾乎註意不到愛米婭已經昏死過去。現在差不多每2分鐘她就
要昏迷一次!經過70分鐘的摧殘,亞裡山德羅拔除瞭木竿。同時也把愛米婭的
陰蒂硬生生地翻出陰道,亞裡山德羅用手指戳著愛米婭的陰蒂,等到它發硬的時
候,突然從刑訊桌上拿過來一個巨大的木制榔頭狠狠地擊打著她的陰蒂。一下,
兩下,三下……在第3下擊打之後,愛米婭口吐白沫又一次暈倒瞭。馬裡奧用涼
水澆醒瞭她。亞裡山德羅繼續可怕的刑訊,最後,愛米婭的陰蒂成瞭一個血團,
亞裡山德羅又把目標轉向她的陰唇。她的臉在最可怕的痛苦下急劇地扭曲著!她
的聲音從尖叫到嘶啞,再到呻吟。亞裡山德羅繼續用木榔頭對她進行瞭半個小時
的折磨,然後,給她休息一下。愛米婭此時隻能在刑訊桌上緩緩地蠕動……

  委拉索隊長坐在椅子上思考著下一個刑具。他們必須讓她開口,否則的話,
他就會掉腦袋。他招呼亞裡山德羅過來,說道:「亞裡山德羅,你是我們唯一的
希望。讓她開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讓她說!!!" 「是,隊長,不要著急,
如果我繼續動手,沒有女人可以不招的。」亞裡山德羅微笑著走回愛米婭的身邊。

  他給愛米婭灌瞭幾口酒以使她能夠恢復一點體力,接著,他從房間角落的一
張桌子上取出一個梨型的陰道擴張器。這個儀器也叫恐怖梨。一端可以旋轉,就
象梨子的把,另一端則是梨子的底,又粗又寬,梨把一旋轉,梨底就可以自動打
開,梨底一深入肛門或陰道口,隻要慢慢旋轉梨把,犯人的兩個口子就會慢慢地
撕開。

  亞裡山德羅一言不發,他掀開她的鮮血淋漓的陰唇,並且使勁地將恐怖梨紮
進她的陰戶。他開始旋轉梨把,一圈,兩圈,三圈……5圈的旋轉,亞裡山德羅
停下手中的恐怖梨。愛米婭在桌上翻騰著,忍受著這可怕而又難以言狀的痛苦。

  此時,愛米婭的陰道口的直徑已經有12厘米。愛米婭的陰唇開始撕裂瞭,
此時她隻會象瘋瞭一樣地尖叫。亞裡山德羅並沒有立刻拔掉恐怖梨,而是走到一
旁又拿出那個浸滿愛米婭鮮血的木榔頭,「說吧,小姐。」

  愛米婭哀鳴著,突然,亞裡山德羅舉起榔頭對著恐怖梨把狠命地敲著,一股
劇痛沖向愛米婭的子宮頸。愛米婭的意志在這難以描述的痛苦中開始崩潰,此時,
她再也無法發出人類的聲音,隻是機械痛苦地扭曲著美麗的軀體,臉上的器官發
生著錯位。亞裡山德羅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同樣的動作,把愛米婭送入地獄的深
淵。

  愛米婭大便再一次失禁,再一次昏死過去。「臭婊子,你還想大便?讓我看
看裡面還有什幺……" 亞裡山德羅一邊喊著,一邊將恐怖梨插入她的肛門,直頂
著她的直腸,同時最大限度地打開恐怖梨,將愛米婭的肛門撕開瞭20厘米。此
時,愛米婭的陰道和肛門流著鮮血,她徒勞地在刑訊桌上掙紮,拼著最後一點力
氣,她微弱地說著:「我,要……招瞭……嗚,快停下……來。」亞裡山德羅停
止繼續張開恐怖梨,扭頭對委拉索隊長說:「隊長,我們要聽她的招供嗎?」

  " 是的,亞裡山德羅。她招瞭以後,她就是你的瞭……幹掉她。」

  愛米婭一邊哭著一邊喘著氣,敘說著金子的掩埋地,她差不多化瞭20多分
鐘才說完這短短的幾句話,最後,她問道:「你們現在該放我走瞭吧?」

  「噢,不,親愛的,我們為你美麗的身體還有更美麗的計劃!」,亞裡山德
羅一邊說一邊從火盆取出燒的發白的烙鐵,慢慢地伸向她那光禿禿的陰唇……

[ 本帖最後由 abcd_zzz 於 2009-8-7 14:08 編輯 ]真的..
很血腥
差點看不完瞭
可是還是謝謝樓主的分享牛人一個這都寫得來,看不完,不過還是要贊下樓主太強悍太暴力瞭,確實很血腥,看到後來有點惡心的感覺。有點OVER瞭..還是接受不瞭太SM得..有點小惡心有點太血腥瞭,這麼個美女也應該先奸後殺吧,直接動刑不太好應該寫完嗎,不要用省略號
我很期待,如果後面能把那個怎麼把女海盜折磨死的寫出來就好瞭。
不過寫的非常的好,很是精彩,才會有沒寫完的失落感。很血腥,很暴力,樓主對於這類的刑訊逼供很瞭解啊,很喜歡這個類型的,感謝樓主果然有夠血腥,寫的人也真是夠強悍的。不過可惜瞭這個美女太暴力瞭,太 血腥瞭,看瞭喲點受不瞭,真是可惜瞭這美女瞭


上一篇:【俘虜】

下一篇:【在地下室裡幹瞭兩個處的,爽呀】


本站專注于成情激年豔言黃性誘級圖文小說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花椒小說 www.hja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