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小說

網站首頁 今日推薦 今日精選 都市生活 人妻熟女 家庭亂倫 校園激情 武俠情色 經典豔情

【寶蓮燈之極品沉香】(05)【作者:北鬥星司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裡絲提露的淫蕩自述-月夜響蕩曲淫亂同人】

下一篇:【魔法淫娃】(06)【作者:提其】


作者:北鬥星司
字數:13478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005章、老騷狐貍小玉姥姥

  「娘……我好愛你,我好愛你……」此時,在母親的身體裡發泄完瞭的沉香,
已經興奮地把自己的肉棒從自己親生母親的陰戶內拔瞭出來,整個人呼呼喘息,
看起來非常的爽快。

  等沉香從楊嬋的身體裡面拔出瞭雞巴之後,剛剛經過強烈高潮的三聖母楊嬋,
整個人似乎都要虛脫瞭一樣,無力地癱軟下來,她現在高潮後想要休息,可是她
卻知道,現在並不是休息的時候。

  「彥昌,彥昌……」此時渾身赤裸的三聖母楊嬋,心裡真是羞愧欲死,她本
以為丈夫已經死瞭,可是卻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居然還活著,而且就在這
裡,看到自己跟他的兒子一起做那種事情,這讓此時的楊嬋真恨不得就此立刻死
瞭,也免受到這樣的屈辱。

  此時的楊嬋支撐起自己的身子,就這樣赤裸地奔向自己的丈夫,而此時的劉
彥昌已經目光呆滯,無力地癱坐在地上,看起來剛才的那一幕,對劉彥昌的打擊
那是很大的,要知道,他可是從小讀孔孟聖賢書長大的,這綱常倫理,他可是最
崇拜的,這母子亂倫,簡直是逆天而行,如今這樣的事情居然出現在他面前,劉
彥昌隻覺活著都是那樣的可恥……

  「彥昌,你……你怎麼……怎麼會……」此時的楊嬋眼淚汪汪,撲到瞭自己
的丈夫面前,拉著他,楊嬋的眼淚不住地流淌下來,此時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跟自
己的丈夫說瞭,她覺得對不起丈夫,如今她隻能渴望,在跟丈夫說完前因後果之
後,便立刻自盡,保全節烈……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劉彥昌一下子昏厥過去瞭,而接著,沉香居然也
昏厥過去瞭,這讓楊嬋登時大吃一驚,不知道到底發生瞭什麼事兒。

  「哈哈哈……三聖母楊嬋,看起來今天你和你兒子玩兒得非常爽啊……」此
時此刻,一個讓楊嬋十分痛恨的聲音在屋子裡忽然響起來瞭。

  「是你!」楊嬋立刻認出瞭這個聲音是誰瞭,這分明就是昨天晚上那個逼迫
她幹下這等羞恥之事的那個王八蛋啊!他居然又來瞭!

  果然,在楊嬋喊出瞭「是你」這兩個字的時候,接著一道黑影一下子出現在
瞭楊嬋面前,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昨晚的那個神秘黑衣人。

  「都是你……都是你這個王八蛋……你居然敢這樣害我!」此時的楊嬋憤怒
無比,她也顧不得自己渾身不著寸縷,眼見這個害瞭自己一傢的人居然又出現在
這樣的面前,她立刻起瞭巨大的殺心,便惡狠狠地揮掌打向此時的黑衣人。

  隻可惜,以楊嬋此時的法力,又怎麼可能對付得瞭這個法力強悍的黑衣人?
結果就是黑衣人身前輕而易舉出現瞭一道法力屏障,楊嬋無論如何,也無法打中
黑衣人,讓楊嬋氣憤不已,難以忍受這樣的憤怒。

  「哈哈哈……三聖母,你可不能恩將仇報啊……」此時的黑衣人哈哈大笑,
「如果不是吾的話,你的丈夫怎麼能夠復活呢?現在你最好別激動,否則我立刻
抽走你丈夫的魂魄,直接扔到幽冥十八層地獄去!」

  楊嬋可不會感激這個黑衣人救瞭自己的丈夫,但是後面聽到這個人要把自己
的丈夫的魂魄抽走,扔到十八層地獄去,楊嬋可是嚇得臉都白瞭,叫道:「你…
…你不能不講信用啊,你說過的,隻要我照著劇本做瞭……」

  「是的,我說過,隻要你照著我的劇本做瞭,我就放過你的兒子,但我好像
從來沒說過,我會放過你丈夫啊?」此時的黑衣人哈哈一笑,說道。

  此言一出,楊嬋愣瞭一下,接著才明白確實如此,昨晚自己和黑衣人確實都
沒說過,自己丈夫的事情,這主要還是因為自己的丈夫,她以為已經死瞭,哪裡
知道,居然會是這樣……

  「我……我跟你無冤無仇,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此時的楊嬋隻覺
無比絕望,周身似乎都要垮瞭一樣,難受不已。

  她這一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可惡的人,她也從來沒有這麼恨過一個人,可
是現在,她卻全部遇到瞭啊……

  「哈哈哈……無冤無仇又怎麼樣?這個世界上,無冤無仇的人互相為難對方
的事情,難道還不多嗎?」此時的黑衣人獰笑道,「不想讓你的丈夫死的話,就
乖乖聽吾的話,明白瞭嗎?!否則,吾會讓劉彥昌身不如死,明白嗎?!」

  「你……你還想讓我怎麼樣啊?!」楊嬋此時已經是有氣無力瞭,整個人跟
癱軟瞭一樣,動也動不瞭。

  「嘿嘿嘿……我想怎麼樣?非常簡單啊……」那個黑影哈哈一笑,接著又對
著楊嬋給說出瞭一番話,而這番話一說出來,立刻讓楊嬋更是驚怒交加!

  「你……你怎麼能……不!我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兒的!你做夢去吧!」楊嬋
激動地搖著自己的頭,很顯然是堅決不肯答應這個事情的。

  可是這個黑衣人卻似乎已經徹底地掌控瞭楊嬋的弱點,冷笑著看著她,說道:
「既然如此,吾就送你丈夫去十八層地獄,唉,可憐的劉彥昌,如今隻能夠去地
獄生活瞭……」

  「不要!」楊嬋立刻大叫,天啊,她如今已經很是對不起丈夫瞭,因為自己
的私欲,和凡人丈夫在一起,卻沒讓丈夫過上過幾天好日子,如今自己又怎麼能
讓丈夫陷入到地獄當中?!

  可以說楊嬋心裡面非常的絕望,她不想要答應這樣的可恥的事情,可是她又
能怎麼辦呢?

  最終,在黑衣人的威逼利誘之下,此時的楊嬋毫無辦法,隻能夠在屈辱之中,
答應瞭這件令楊嬋感覺到無比痛苦的事情瞭啊……

  黑衣人很明顯很滿足楊嬋的答允,在離開之前補充瞭一句:「吾的法力會讓
劉彥昌不管如何也是無法自盡的,吾也會一直監視著你的,監督你的一切行為的,
哈哈哈……」

  而在黑衣人離開瞭之後,此時的沉香和劉彥昌,也醒瞭過來。

  沉香醒來瞭之後,立刻就撿起地上的衣服給穿好瞭,然後站在一旁,看著自
己的母親和父親,一句話也不說。

  至於楊嬋,也是直接撿起瞭自己的衣服,也一樣給穿好瞭。

  劉彥昌此時憤怒、絕望、難受地站起身來,看著穿戴整齊的楊嬋和沉香,眼
中滿是憤怒之色,然後就氣憤地伸手要去打楊嬋的耳光,他現在就是要把這個淫
婦給打一頓。

  可是他的手掌還沒觸碰到楊嬋的臉頰,就如同撞到瞭一層鐵壁一般,把他的
手震的巨疼。

  「啊!」劉彥昌捂著自己的手,疼得哇哇大叫,沉香一見,立刻上前拉住自
己的父親,關切地說道:「哎呀,爹,您沒事兒吧?」

  楊嬋此時見到自己的丈夫手被震疼瞭,內心自然十分心疼,可是這個事兒也
在剛才那個黑衣人的計算之內,她不能關心自己的丈夫……

  那個黑衣人要她做的事情,就是徹底斷絕和丈夫的關系,從此以後對他態度
強硬,告訴他自己根本看不起他雲雲……

  為瞭保住自己的丈夫,楊嬋隻能這麼做……

  「哈哈哈……劉彥昌,怎麼樣?感覺很疼吧?!」此時的楊嬋為瞭能夠讓丈
夫活下來,所以要演戲瞭,於是立刻冷笑著看著劉彥昌說道。

  「你……你什麼意思?!」劉彥昌此時捂著自己很疼的手掌,忽然聽到楊嬋
用這種很冷酷的言語對自己說話,劉彥昌心裡大吃一驚,因為以前的三聖母,從
來沒有用這樣的語氣跟自己說過話,可是現在……現在怎麼……怎麼……

  楊嬋冷笑著看著劉彥昌,說道:「劉彥昌,我就是……就是跟我的兒子幹瞭
那事兒,你又能把我怎麼樣?你就是一個凡人,當年我一個仙女嫁給你瞭,已經
是委屈我瞭,現在這個宅子是我買的,當年你在華山吃住都是我負責的,你這個
吃軟飯的,有什麼資格指責我?!現在你活著,就由我養你,但你也別想在管我
的事兒,我日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找什麼男人就找什麼男人!你休想管!」

  楊嬋這番話說的此時的劉彥昌聽得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他萬萬想不到,
楊嬋居然會這麼跟他說話,這讓劉彥昌感覺,自己的心裡,已經是徹底地崩潰瞭,
此時的他仿佛是生不如死瞭啊……

  楊嬋看到丈夫絕望的神色,心裡其實也不好受,可是為瞭丈夫的安全,她隻
能忍耐瞭……

  七天以後,沉香對傢裡的情況算是非常的滿意瞭,可以說傢裡的一切現象就
如同他預料的那樣瞭啊……

  當然瞭,黑衣人不過就是陳翔的一個神魂的分身,而他所設想的局面,也已
經成功達成瞭。

  劉彥昌在那天受到瞭致命的打擊之後,就已經徹底消沉瞭,他想要自盡,以
免忍受這種屈辱,可是試驗瞭各種方法,都無法自盡成功。

  他想撞墻,可是要撞到的時候,卻怎麼也觸碰不到墻,被一股法力給阻攔瞭。

  想要跳到池塘裡面去淹死,哪裡知道一跳到池塘裡面就被一股法力帶回來;
想要拿刀自盡,刀子插不進自己的身體裡,一碰就斷;想要到街上買砒霜死,結
果買來的砒霜,剛要放進嘴裡就消失瞭;想要咬舌自盡,可是舌頭上都有阻力,
怎麼也咬不下去;想要讓自己餓死渴死,食物和水居然自動跑進他嘴裡,一點用
也沒有。

  最終,劉彥昌放棄瞭所有的自殺行為,改為整天借酒消愁,而楊嬋心裡痛苦,
但是卻不敢在跟丈夫說什麼話瞭,她也不敢自盡,因為黑衣人說瞭,如果楊嬋自
盡,還是會殺瞭劉彥昌,所以為瞭自己的丈夫,楊嬋也隻能活著。

  可以說現在的這一切,都在沉香的計劃當中瞭,嘿嘿嘿……

  而就在今天,沉香卻要去辦一件別的事兒瞭,那就是自己要去找自己最愛的
女人,小玉瞭,他在這個世界重生之後,最想渴望得到的,就是小玉這個美人兒
瞭,嘿嘿嘿……

  小玉如今應該住在萬窟山千狐洞吧?沉香現在就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瞭……

  另外,還有自己的未婚妻丁香,等從萬窟山回來,也該把她娶過門瞭,到時
候把這對前世的對頭弄在一起,床上雙飛,哈哈哈,那才爽呢……

  於是,沉香現在就打算去萬窟山千狐洞,把小玉給弄到手瞭,哈哈哈……

  ……

  萬窟山距離沉香一傢如今住的城鎮有大概千裡的距離,但是以此時的沉香的
法力,要想到達那裡,可以說是不過幾分鐘的事兒,想起瞭那美貌小姑娘小玉,
沉香又如何抵擋得住那樣的誘惑?於是馬上就要前去,嘿嘿嘿……

  數分鐘後,沉香騰雲駕霧以後,就直接來到瞭萬窟山。

  萬窟山前世沉香已經是非常熟悉瞭,千狐洞所在的位置他也很是清楚,此時
沉香直接就降落在瞭千狐洞的附近。

  以沉香此時的法力,外加他很是熟悉小玉的氣息,所以就在千狐洞附近,沉
香立刻就察覺到瞭小玉在什麼地方,她應該是在這附近的一處小溪邊。

  一想到馬上就能見到小玉瞭,沉香心裡激動,當下趕忙朝著那小溪那裡而去。

  轉眼來到小溪邊,沉香卻立刻呆住瞭,因為他登時看到,在小溪之中,一個
美貌女子,正在小溪裡面……沐浴洗澡。

  但見那少女約莫十六七歲年紀,鵝蛋臉蛋,皮膚白皙,容顏嬌美,此時周身
不著寸縷的在溪水中歡笑著戲水,此時她就這樣赤身裸體的站在溪水中,那一對
已經發育的不錯的雪白椒乳,白皙的美腿,渾圓的少女雪臀,還有少女從未被任
何男人看過,摸過的少女牝戶,更是看的一清二楚。

  「小玉的騷屄,真是不錯啊……還有這奶子,大腿……」此時的沉香已經看
出來瞭,在水中戲水的那個赤裸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小玉…


  這還是沉香第一次如此觀看小玉的裸體,自己前世第一次和小玉見面,雖然
也見過小玉的裸體,可是卻沒細看,可以說現在才算是第一次真正見到這個自己
心愛女人的身體。

  小玉的身子十分不錯的,她的皮膚是非常細膩,白嫩的,而一對可人的少女
乳鴿,因為年齡原因還不是特別大,可是沉香能感覺到這還不是這個美麗小狐貍
的最大程度,自己有自信可以把這兩顆玉乳搓揉的更大。

  而相比少女的乳房不大,這小狐貍的屁股還真是不錯,挺翹,豐滿,兩瓣臀
肉也是肉不少,凸的曲線十足,可以說竟然有不亞於那些性感的洋妞的大屁股
(雖然沉香沒見過洋妞),而小玉的下身騷屄陰戶,陰毛不算多,隻有稀疏的幾
根,這樣更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粉紅的私密部位,但見小玉嬌嫩的陰戶緊緊閉合,
一條細縫是如此的誘人,搞的沉香的雞巴都硬的厲害瞭。

  隻是沉香,現在卻不是那麼饑渴瞭,也不會再見到女人就忍不住要上瞭,如
今見到小玉的裸體,雖然十分渴望占有這具自己最想得到的身體,可是卻不會那
麼饑不擇食,而是要講究策略的,因此這個時候他不會撲上去強奸小玉的,嘿嘿
……

  而小玉這個時候可是絲毫沒發現沉香,畢竟以沉香此時的法力,想要讓小玉
這等修為低微的小狐妖無法發現他,可以說有一百種方法……

  小玉在這萬窟山已經生活瞭幾百年瞭,可以說是從小就隻見過自己姥姥一個
人,而這麼多年在山上她都過習慣瞭,所以今天天熱,便來到小溪裡面,脫光瞭
衣服洗澡,她從來也都是這麼習慣瞭,也沒想到會被其他人偷看到。

  其實,就算被人偷看到瞭,以現在小玉的純真,怕也不是特別明白,被一個
男人給看光瞭自己的身子之後,會怎麼樣,不然的話,在前世,也不會被老鴇給
騙到瞭妓院裡去瞭,嘿嘿……

  而現在,在涼快的溪水裡面,小玉歡樂地戲水,卻怎麼也想不到,正有一雙
充滿瞭獸欲的眼睛,在暗處偷看她的迷人少女肉體……

  良久之後,小玉洗的舒服瞭,於是歡笑著上瞭岸,用自己的法力把周身的水
弄幹,然後一邊哼著小曲,就撿起瞭自己放在小溪邊上的衣服,先是穿上肚兜褻
褲,然後再套上外衣,她剛剛沐浴完,體態清新,如出水芙蓉一般的美人兒,是
那樣的誘人啊……

  「看起來時間也不早啊瞭,也該回傢瞭啊……」此時的小玉看瞭看太陽,感
覺時間也不早瞭,於是就準備要回傢瞭。

  誰知道才剛走幾步,忽然,一個人擋在瞭小玉的面前,一下子把小玉給嚇瞭
一跳。

  而這個人,自然就是沉香瞭,他現在這樣,自然就是所謂的搭訕瞭,嘿嘿嘿
……

  「哎呀……你是誰啊?!」小玉長這麼大,除瞭自己的姥姥以外,還沒見過
其他人,誰知道忽然冒出這麼一個人來,登時把她給嚇住瞭。

  「那個,姑娘你好……」沉香此時嘿嘿一笑,對著小玉拱瞭拱手,說道,
「我來這山上遊玩兒,如今腹中饑餓,外加天色已晚,還希望可以到姑娘傢裡面
借宿一宿,不知道可否?」

  「去我傢……借宿?」小玉愣瞭一下,接著趕忙擺瞭擺手,叫道,「不行不
行,我姥姥說瞭,不能帶別人去傢裡的……」

  「我知道……可是,你可以先帶我去啊……我有辦法讓你姥姥同意我借宿…
…」沉香嘿嘿一笑,說道,「我可是認識你姥姥的啊……」

  「啊?」小玉沒想到,沉香居然說他認識自己的姥姥,這下小玉可真是呆住
瞭,「你說你認識我姥姥?」

  「怎麼?不相信嗎?」沉香這話可是絕對沒說謊,隻是她姥姥不認識他而已,
不過這個時候還是要好好騙騙這個小丫頭才行,「你帶我去你傢,你就知道我和
你姥姥認不認識瞭,嘿嘿嘿……」

  「那……那好吧,那你跟我來吧……」眼見沉香這麼說,小玉心地善良,也
不怎麼會拒絕人,於是當然隻好答應帶沉香去自己的傢瞭。

  可憐的小玉還不知道,剛才的這個男人偷看瞭自己洗澡,而且把這頭色狼帶
回傢,也會徹底改變她和她姥姥的命運,嘿嘿嘿……

  千狐洞就在這小溪邊的不遠處,此時小玉帶著沉香,很快來到瞭千狐洞,剛
走進去,小玉就能感覺到姥姥正在洞裡,於是立刻叫道:「姥姥,我回來瞭……」

  「小玉,你帶誰回來瞭啊?」很快的,裡洞傳來瞭一個嚴肅的女聲,沉香聽
到這個聲音就知道瞭,這就是小玉的姥姥。

  說實在的,小玉姥姥在沉香的記憶裡可還算深刻,他可是記得這個老騷狐貍
的姿色還是很不錯的,嘿嘿,沉香記憶裡,這個老騷狐貍,可是把自己那個便宜
師父豬八戒給睡瞭,媽的,那頭死肥豬都可以睡,他沉香為何睡不得?!

  因此,沉香還真想和那頭老騷狐貍來一手,這才說是小玉姥姥的朋友。

  「姥姥,那個,有個你的朋友來瞭……」小玉猶豫瞭一下,還是這麼說道。

  「我的朋友?」洞穴裡的小玉姥姥明顯愣瞭一下,而此時的小玉已經把沉香
給帶瞭進來。

  沉香隻見洞穴裡面,一命身穿深紫色衣袍的艷婦正盤膝打坐,外貌約莫三十
來歲年紀,眉目艷麗,乃是個極其漂亮的美婦,而她濃妝抹艷,身材雖然裹在保
守的紫衣中,可是卻也隱隱可見豐滿之態,正是那小玉的姥姥瞭。

  「想不到這老騷狐貍長的這麼美,前世我年紀還不大,還沒看出她這麼性感
啊……」此時的小玉姥姥的成熟嫵媚,可以說是極大的吸引瞭沉香的欲望。

  小玉此時見到姥姥,趕忙上前說道:「姥姥,這位……這位哥哥說,他是你
的朋友,想要見您……」

  「嗯?」小玉姥姥看瞭一眼沉香,發現不認識,心裡疑惑,正要發問,可是
忽然,她聽到瞭一個聲音:「小玉姥姥是吧?你想不想練成劈天神掌,為你女兒
報仇?如果想的話,那我們可以談談,我可以幫助你修煉成功劈天神掌……」

  聽到這句話,小玉姥姥發現小玉並無異狀,立刻就知道,是眼前的這個少年,
用傳音入密之內的法術在對自己說話,而小玉姥姥卻很吃驚,對方竟然知道自己
在修煉劈天神掌,這讓她很吃驚。

  自從當年,自己的女兒狐妹被孫悟空給打死之後,小玉姥姥為瞭給自己的女
兒報仇,就一直在修煉劈天神掌,可是這麼多年瞭,她卻一直無法修煉成功,因
為她手上的劈天神掌的秘笈所學不全,不如自己的女兒女婿手上得自闡教十二金
仙之一的玉鼎真人手上的那本,因此如果其體內的法力不足,是無法修煉成功的。

  如果她不修煉成劈天神掌的話,那是無法殺死孫悟空,為女兒報仇的,正因
為如此,她這麼多年一直在修煉,可是一直沒成功。

  現在聽到沉香說,他可以幫助自己修煉成功劈天神掌,一方面小玉姥姥吃驚
於沉香居然知道自己在修煉劈天神掌,另一方面,小玉姥姥更是對沉香說可以幫
自己練成劈天神掌,感覺到很是詫異。

  「你什麼意思?」在這一瞬間,小玉姥姥也用上傳音入密,詢問沉香。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找一個房間,把小玉支開,我們單獨談談,好不
好?關於你劈天神掌的問題……」此時的沉香用傳音入密繼續說道。

  小玉姥姥知道沉香想要和自己單獨說話,雖然她不知道沉香是誰,可是假如
這個人真的可以讓自己練成劈天神掌的話,自己還是有必要和沉香談談的。

  「小玉,你先下去休息,我有些事兒……想和,想和這位小哥單獨談談……」
小玉姥姥深吸瞭一口氣,說道。

  「哦,好,姥姥,我知道瞭……」小玉此時已經確定,看起來這位哥哥真的
認識姥姥瞭,否則姥姥也不會和他單獨談話,其實小玉的心裡還是很好奇的,不
知道這位哥哥想跟姥姥說些什麼,但是她是個乖孩子,可不敢偷聽。

  於是,小玉姥姥直接把沉香帶到瞭自己的房間裡。

  「把門關上吧,我有些話不想被人聽到……」沉香微笑道。

  「好吧……」小玉姥姥在涉及到劈天神掌的問題上可不敢馬虎,所以現在還
是要滿足沉香的,於是就順手關上瞭門,接著陰沉著臉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說的劈天神掌又是什麼怎麼回事兒?」

  沉香微笑道:「我知道,小玉姥姥,你這麼多年來修煉劈天神掌,就是想要
給你的女兒報仇吧?隻可惜你得到的劈天神掌秘笈不全,缺少內功心法,所以你
必須要修煉出萬年的法力,才可以練成劈天神掌,而你現在可是還遠遠不夠,是
吧?」

  「……你怎麼知道的?」小玉姥姥沉默瞭一下,接著開口說道,很明顯是默
認瞭。

  「我是怎麼知道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給你這個……」說到這裡的
時候,沉香憑空變出幾頁紙張,將它遞給瞭此時的一臉疑惑的小玉姥姥。

  「這是什麼?」小玉姥姥心裡疑惑,拿過那幾張紙一看,卻登時大驚失色,
「這……這是劈天神掌第一式的……的……」她修煉劈天神掌已久,雖然還沒練
成,可是對這路掌法卻是非常熟悉,此時一眼就認出來瞭,這就是劈天神掌第一
式的完整內功心法。

  劈天神掌總共九式,其中每一式都有獨特的內功心法,隻要有內功心法加以
輔助,就可以很容易練成,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必須要有萬年的法力,才可以修
煉成功。

  隻是這劈天神掌乃是玉虛宮的絕學,小玉姥姥當年還隻是從女兒那裡得到瞭
外功的修煉之法,想要學到內功卻已經等不到瞭,因為女兒被打死瞭,而她更不
可能去玉虛宮偷秘笈,所以她一直無法練成。

  而現在,這個少年居然拿出瞭這第一招的內功心法,這讓小玉姥姥很是驚訝。

  「你……這是什麼意思?!」小玉姥姥的一雙手此時正微微發抖,而她看著
沉香,陰沉著臉說道。

  「這你還不明白嗎?」此時的沉香嘿嘿一笑,說道,「我手上可是有劈天神
掌完整的內功心法的秘笈,嘿嘿嘿……」沉香此時法力已經達到瞭聖人級別,天
下給派的心法要訣在他面前已經是沒什麼秘密瞭,所以沉香可以輕而易舉地拿出
劈天神掌的內功心法來。

  此時的小玉姥姥聽到沉香這麼說,不禁內心驚喜無比,如果有瞭這些內功心
法,她就可以很快地練成劈天神掌,為自己的女兒報仇瞭。

  「那……你就把秘笈都交出來吧……」此時的小玉姥姥眼中浮現出一絲狠戾
之色,說道。

  沉香看這老狐貍的語氣,似乎是威逼之色,已經看出瞭這老狐貍有要強迫自
己交出秘笈的意思,當下他笑道:「如果我不交給你,卻又怎麼樣啊?!」

  聽到沉香居然這麼說,小玉姥姥冷笑一聲,一雙媚眼中顯露出瞭巨大的殺意:
「你最好別不識抬舉!」說著,這老狐貍揮動著長長的指甲爪子,就攻向沉香,
要把他擒住,逼他交出秘笈。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小玉姥姥忽然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威壓傳來,這股威壓一
下子就把小玉姥姥的身體和神魂似乎都是一下子給定住瞭一樣,讓她根本無法動
彈。

  這一刻,小玉姥姥心裡大為震撼,她在這一瞬間,就立刻察覺到瞭,這個威
壓就是對方發出來的的,而對方的法力之強,絕對不是她可以比擬的,因為對方
還沒出手,隻是以威壓的形式,就讓自己動彈不得瞭,由此可見,對方實力遠遠
勝過自己。

  「怎麼樣?姥姥,你還想要用強嗎?」沉香微笑著輕松地收回瞭威壓,小玉
姥姥呼呼穿瞭幾口氣,倒退兩步,嘴上不說話,心裡卻是知道瞭,想要用強的話,
是不行瞭啊……

  但是,小玉姥姥不能用強,卻是不願意就此放過這次機會,她咬瞭咬牙,說
道:「你說說,你有什麼條件,要怎麼樣才能把秘笈給我?!」

  小玉姥姥可是非常精明的千年老妖,此時已經明白瞭,之所以沉香要拿出這
第一式的秘笈,就是要和自己講條件,否則也不會在這裡跟自己說這些廢話、也
不會把這個第一式的秘笈給自己看,因此,現在小玉姥姥,就想要知道,沉香到
底有什麼條件。

  為瞭劈天神掌的秘笈,小玉姥姥可以說,願意付出一切的代價。

  「呵呵……看起來,姥姥你是個聰明人,知道我是有條件的,嘿嘿嘿……」
沉香此時眼見小玉姥姥說出瞭這種話,嘿嘿一笑,然後慢慢走上前,接著一把講
小玉姥姥的腰肢摟住,一雙手摸到瞭小玉姥姥的翹臀上,瞬間就狠狠地將她豐腴
的臀部揉住。

  「啊……」小玉姥姥倒是沒想到,沉香居然會來這一手,她那千年來從未被
任何男人摸過的部位,如今卻被這個男人給摸住,可是小玉姥姥卻並未掙紮,她
看著此時眼前的沉香眼中露出的那種男人色迷迷的獸欲,立刻明白瞭沉香想要做
什麼。

  「你……想要老身?!」感受到自己的臀部正被沉香揉捏著,小玉姥姥身子
隻覺一熱,多年來沒有被男人愛撫過的身子,卻在這一刻似乎有瞭枯木逢春的快
感,這讓小玉姥姥此時也不怎麼願意掙紮,畢竟她不是什麼小姑娘瞭,而是修煉
千年的狐貍精,也很喜歡男人的。

  此時近距離和這隻老騷狐貍接觸,感受到她豐滿的屁股上的柔軟,嗅到她身
上的騷味,沉香已經是情難自禁,她淫笑著一把將小玉姥姥推倒在一旁的石床上,
淫笑著一把撲到她的身上,笑道:「姥姥,我自從見到你,我就想和你風流,答
應我,這第一式我送給你,你在陪我八次,每陪我一次,我就多給你一式,你看
怎麼樣……」一邊說,沉香一邊用手隔著小玉姥姥的衣服按捏她的胸部,觸手隻
覺十分豐滿,看起來這老騷貨的身材很不錯。

  「啊……」敏感的部位被身具魔種之力的沉香摸到,小玉姥姥臉上大熱,周
身似乎都有瞭感覺,聽到沉香這般說,她情不自禁地抱住瞭他,嗔道,「你說真
的……人傢……人傢陪你睡上八次,你就……你就把秘笈都給我……」

  「那是當然……我說話算數……」沉香嘿嘿笑道。

  「你這壞蛋……」小玉姥姥嫵媚一笑,然後主動湊上瞭自己那香嫩的嘴唇,
沉香也是不客氣,迎合而上,這對狗男女立刻就狂熱地親吻在一起,瘋狂地纏綿。

  沉香如今也已經算是此道高手瞭,而小玉姥姥是修行千年的騷狐貍,這床上
技術也已經是十分熟練,二人接吻親嘴,已經不需要摸索什麼,唇舌纏綿,仰頭
擺首,沉香和小玉姥姥的雙手都在互相地撫摸對方,而此時沉香身上的衣服自動
消失瞭,他年輕的身體立刻就全裸瞭,巨大的肉棒已經極速勃起,頂在瞭小玉姥
姥的腹部上。

  「你的衣服……」小玉姥姥此時察覺到瞭沉香已經脫光瞭,有些吃驚,一雙
纖纖玉手下意識地按在沉香的臀部,有些羞恥地將小嘴從沉香的嘴唇邊移開,低
聲道,「怎麼這麼急色……你怎麼不把我的衣服也變沒瞭……」

  脫光瞭的沉香嘿嘿笑道:「因為在和女人風流中,給女人脫衣服,也是一件
很爽的事情……」沉香一邊說一邊拉住小玉姥姥的衣裳,也沒有用什麼寬衣解帶
的招術,而是暴力破除,將小玉姥姥的衣裳一把用力,撕扯幹凈,外衣破除後,
小玉姥姥的熟婦肉體便暴露出來,此時她身上僅僅留下貼身小衣,雖然還沒有完
全脫光,可是在沉香觀察下,卻已經能看出這老騷狐貍肉體豐滿,妖艷十足。

  沉香這麼暴力地將她的衣服脫掉,小玉姥姥不但不覺得羞恥,反而有一種很
強烈的快感,自從自己的丈夫死瞭以後,小玉姥姥還從來沒和任何男人親熱過,
如今被男人這麼暴力地破衣,而她又能感覺到沉香身上的青年男子的強烈氣息,
小腹更感到沉香那根粗大的巨物地強壯,這老騷貨已經動情,此時輕輕喘氣,豐
滿的肉體在沉香身下輕輕擺動著。

  「你的身材真棒……」沉香此時輕而易舉就將小玉姥姥的貼身小衣給脫掉瞭,
但見小衣下的嬌嫩玉體,是那樣的誘人,小玉姥姥在神魔妖類當中已經算是年紀
很大的妖物瞭,可是長期修煉,其身材保養的猶如三十多歲的人類少婦一樣,周
身雪白,膚如凝脂,而胸前那對雪白的乳房,更是飽滿巨大,而且沒有因為年級
原因有下垂感,更兼備瞭少女沒有的圓潤感,而這兩顆肉彈上的乳頭,雖然有些
變的咖啡色,但是配合上小玉姥姥的騷媚成熟的女人味,卻別有一種風味。

  這女人的身材屬於那種豐腴美人,這正符合唐朝美女的審美觀,她的玉體肉
感十足,頗有楊貴妃之美,一雙大腿不算長,可是大腿肉多,卻不顯臃腫難看,
而是最能激發少男熟女控欲望的那種絕美豐腿,此時被除去瞭褻褲之後,這騷狐
貍的大白屁股也已經清晰可見,雖然此時小玉姥姥是正面對著沉香,沉香不能近
距離地觀看小玉姥姥的大白屁股,但以他現在的經驗,卻足以感覺到這個女人擁
有很美的臀部。

  「你的身子真是美麗……哈哈哈……好棒啊,姥姥,我愛死你瞭……」沉香
雖然已經玩兒過自己的母親和四姨母,可是她們雖然姿色不亞於甚至超過小玉姥
姥,可是小玉姥姥身上那股子成熟艷味兒,或者說是騷勁兒,卻是她們無論如何
也比不上的,沉香看的愛不釋手。

  此時的小玉姥姥,將自己那隻有死去瞭的丈夫才看過的身體,暴露在瞭此時
的沉香面前,她並不感覺到羞恥,反而是極度興奮,她伸手,抓住瞭沉香那根粗
大的陽物,觸感粗硬,巨大猙獰,小玉姥姥還真沒見過這麼大的雞巴,就算是自
己的丈夫,似乎也遜色幾分,她這千年狐妖性子本淫,隻是因為對亡夫情深,外
加要加緊修煉,為女兒報仇,所以這些年才沒出去找男人,而現在,在這年輕的
男子身下,她也情不自禁瞭。

  「啊……小哥哥……你的這個也是好大啊……啊……真棒……啊……」小玉
姥姥一方面為瞭要盡力服侍好沉香,以此得到劈天神掌的秘笈,另一方面也是想
自己好好享受一把欲望的歡樂,因此現在表現的異常淫蕩。

  「哈哈哈……那當然瞭,哥這個可是天下最棒的……你這老騷狐貍……」小
玉姥姥用手為沉香擼著雞巴,而沉香則是立刻展開自己的風流手段,對著這艷麗
動人的熟婦騷狐貍玩弄挑逗,他最先攻擊地就是小玉姥姥那對熟女的乳房,他極
度饑渴地用嘴舔著、親著、啃著小玉姥姥的一對豐滿肉彈,尤其是這老騷貨的乳
頭,更是不住地用舌頭咀、吮、含,左手更配合著不住地對著這老騷貨的另一邊
肉彈進行激動地揉搓。

  「啊……哎呀……啊……你……你摸的好大力……哎呀……好棒……舒服死
瞭……」

  沉香的魔種本身就是任何女人的克星,更何況狐性本淫,此時遇到沉香強烈
地挑逗,小玉姥姥的肉體已經徹底燃起瞭巨大的欲火,被沉香挑逗之下,小玉姥
姥的肉體泛現出從未有過的極樂感,讓她如癡如醉,如果說一開始,小玉姥姥和
沉香幹這種事兒還有交易的味道,現在的她,卻已經是心甘情願,想要和這個小
子行樂瞭。

  沉香親吻著小玉姥姥的乳房,享受她嫵媚的肉體,內心的滿足感,那是無法
用言語來形容的個,他親夠瞭小玉姥姥的乳房,又往下進攻,親吻而下,轉眼便
襲擊到瞭小玉姥姥的下身,此時這老騷貨被沉香這麼親密挑逗,已經不由自主地
張開瞭自己的大腿,沉香輕而易舉地就能看到這老騷貨的騷屄。

  「媽的……毛可真多啊……」沉香看到這老狐貍的下身,一大叢烏黑的陰毛,
又長又密,就如同黑黑的森林一樣,沉香還真是沒見過陰毛這麼多的女人,而烏
黑的黑毛下,看到的是狐貍粉紅的肉穴,此時已經被沉香給弄濕瞭,他哈哈一笑,
說道:「姥姥,你的下面都濕瞭啊……來,我吃一口……」說著,沉香就伸出舌
頭去舔小玉姥姥的下身。

  「啊啊!不要……那裡不可以……不可以舔……」當沉香的舌頭舔到瞭小玉
姥姥那千年都沒被別人觸摸過的部位,尤其是沉香是用舔的方式進攻,立刻一股
難以想象的劇烈刺激,令小玉姥姥渾身幾乎都要爆炸瞭一般,她嘴裡下意識地喊
出瞭不要。

  可是嘴裡喊著不要,這個女人的肉體卻沒有不要,而是在被沉香淫蕩地舔著
那下身的陰戶的時候,一股股騷味十足的春水從這老狐貍的陰道內流出來,沉香
此時給女人舔下身,又是這樣成熟美艷的老騷貨,雖然她的騷屄味兒不是很好,
很腥,可是沉香覺得非常刺激,畢竟這可是小玉的親姥姥啊,那種禁忌亂倫的快
感,讓他極度興奮,他是一邊舔這老狐貍的騷屄,一邊還在她的乳房,纖腰,大
腿等部位肆意撫摸。

  「啊啊……你舔死我瞭……啊……別……別……啊……我要死瞭……啊啊…
…」

  被沉香這麼挑逗,這老騷狐貍的性欲已經徹底點燃,如此不知所措,欲仙欲
死,身體完全投降瞭。

  說真的,這老狐貍可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當年和自己丈夫做愛的時候,都
沒有被自己的男狐貍丈夫所壓制過,可是現在,遇到瞭沉香,她卻如同一個可人
的小少婦一樣,完全被征服瞭。

  此時的沉香已經把小玉姥姥給舔的水漫金山,他的雞巴也已經硬的厲害瞭,
現在迫切地想嘗嘗看這老騷貨到底是啥味道,於是他淫笑著抬起身子,抖動著自
己的大肉棒,嘿嘿笑道:「怎麼樣啊?姥姥,想不想讓我幹你的狐貍騷屄啊?」

  「你……你這壞蛋……啊……」此時聽到沉香這麼說,小玉姥姥不禁有些氣
急敗壞,「你……你我都這樣瞭……啊……都什麼都幹瞭……你還說這個,快…
…快插進來……啊……我要……要你的那個……快點,我好難受……啊……」這
老狐貍本身也沒有什麼貞操節烈的觀念,否則寶蓮燈原著也不會和豬八戒這種貨
色上床瞭,現在被沉香挑逗的枯木逢春,多年沒有燃起的性欲,此時被徹底地挑
逗起來,她很想要很爽地來一炮激烈的性愛,所以現在,她毫不知廉恥地開口求
歡。

  看到這老騷狐貍,如此的淫蕩,沉香十分得意,掰開她豐滿的大腿,笑道:
「姥姥,你們狐族女子不愧是著名的淫婦,前有蘇妲己,現有你小玉姥姥,今天
我也嘗嘗看騷味……」

  邊說,沉香一邊把自己已經欲火十足的肉棒,對準瞭小玉姥姥的騷屄就狠狠
地幹瞭進去,這老騷貨下身已經是濕潤無比,潤滑十足,因此沉香很容易就把自
己的大雞巴插進去瞭。

  多年來,從未被任何東西插入過的小騷穴,此時再一次進入瞭一位新客人,
而這位客人,是那樣的粗大,強壯,小玉姥姥隻覺一陣陣巨大強烈的歡樂快慰,
在這一刻一下子蔓延到瞭她的周身,令她幾乎要瘋狂瞭。

  「啊啊啊……好棒啊……啊……快樂死瞭……啊啊……我要死瞭……啊……」

  小玉姥姥從未品嘗過這麼大、這麼硬、這麼粗、這麼完美的肉棒,現在她都
要爽死瞭,而沉香一插進去,就一手抓著她的乳房,一邊揉搓,一邊開始劇烈地
震動沖刺,開始大力地幹她這個老騷貨瞭。

  沉香的力氣可是很大的,配合上粗大的肉棒,以極強、極快地力量和速度沖
刺著她的身體,帶給沉香姥姥的快感,那是一陣強於一陣,一波猛於一波。

  可以說,現在的小玉姥姥,已經被沉香玩兒的欲仙欲死,徹底瘋狂瞭。

  看到這個女人在自己的身下淫態百出,欲仙欲死,在自己的沖刺玩弄中還不
住浪叫,正在享受著這老騷狐貍肉體的沉香心裡的滿足感、征服感那是不住加強
的,此時小玉姥姥的大腿張開,沉香跪在她中間進行沖刺,雙手同時捏揉她一對
彈跳的乳房,邊幹邊摸。

  「啊啊……姥姥……你的下面水好多……啊……肉穴好緊……幹起來真的好
棒啊……啊……好舒服……」沉香淫笑著幹著,小玉姥姥被操著很爽,沉香也快
樂,這老騷狐貍雖然早年曾經生過小玉的母親狐妹,可是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
情瞭,這麼多年沒做愛的她,小穴肉洞已經是緊湊無比,享受這樣一個老騷貨的
身子,沉香覺得真是極樂無比。

  尤其是小玉姥姥在床上不但淫蕩,而且十分懂得技巧,沉香的沖刺,她能夠
以很嫻熟的技巧進行迎合,這樣的絕代尤物,玩兒起來絕對比小姑娘刺激的多。

  此時的小玉正在自己的房間裡面看書,同時也好奇,自己的姥姥到底是在和
沉香在做什麼,談什麼,可是她這個單純的女孩子,卻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姥
姥和沉香,居然在一起脫光衣服幹那種事情。

  此時屋子裡面的大戰已經到瞭最緊要的關頭瞭,沉香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小
玉的姥姥在沉香纏綿著魔種之力的雞巴的沖擊下,已經是雲雨難收,快樂要死,
距離高潮也是越來越近。

  「啊啊……姥姥……你……你以後還讓我幹你嗎……能一直幹你嗎……」沉
香此時大戰良久,也即將達到極樂巔峰,他一邊用力抽送一邊淫蕩笑道。

  完全被沉香給控制住瞭的小玉姥姥自然是非常熱情地回應著沉香:「啊啊…
…啊……我……我要你操……啊……一直操我……啊啊……你……人傢要跟你做
長久夫妻……啊啊……我爽死瞭……」這可是此時小玉姥姥在極樂下的真實想法,
她真的好愛這種如登仙境的快樂,真希望一輩子都被玩弄。

  二人在激烈地纏綿中,瘋狂地呻吟、喘息,肌肉不住碰撞,纏綿,最終,沉
香和這老騷狐貍在雙雙歡樂中,互相高潮,小玉姥姥這老騷貨在沉香精液的沖刷
下,春水狂噴,渾身力氣似乎都沒瞭,而沉香也在小玉姥姥高潮中,享受著射精
的快樂。

  纏綿之後的兩個人一起摟抱著,小玉姥姥無力地癱軟在沉香懷裡休息,而沉
香摸著摟著這個成熟艷婦,心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媽的……這個老狐貍真是
太騷瞭,老子接下來非把她和小玉一起弄到床上玩兒不可,嘿嘿……」


上一篇:【裡絲提露的淫蕩自述-月夜響蕩曲淫亂同人】

下一篇:【魔法淫娃】(06)【作者:提其】


本站專注于成情激年豔言黃性誘級圖文小說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花椒小說 www.hjats.com